千千小说网 > 我的清纯校花老婆 > 第2446章 是同一个人吗?

第2446章 是同一个人吗?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la,最快更新我的清纯校花老婆最新章节!

    “哦?”徐秋水一惊,“竟有这事?那你的生身父母呢?为什么会把你寄养在别人家?”

    慕容芸黯然摇摇头,“他们也不知道,他们说,是听到门外哭声,这才发现我的,襁褓中还藏有很多极品灵石和一封书信。”

    “嗯……”徐秋水点点头,“看样子,你的生身父母应该是富贵之人,否则不会放那些灵石的。”“我父母也这么说,他们把信交给了我,还有半枚玉佩,说是以后寻找我生身父母的信物。那些灵石他们到现在只用了一块,要把剩下的给我,我没肯要,都留给他们了…

    …”慕容芸见徐秋水的目光有些飘忽,沉默着不说话,不由得有些奇怪,轻唤道,“师父,师父……”

    徐秋水一愣,淡淡一笑,说道:“有件一直想不通的事情,今日方有了答案。”

    “师父,是什么事?”“怪不得你的资质如此优秀,但是……”徐秋水说道,“十几年前,我下山办事的时候也去过你家,想看看你的幼弟资质如何,如果也像你这般优秀,那就给他介绍个宗门,

    让他也踏上修炼一道。可惜,他却资质全无,记得你兄长和你姐姐也都没有修炼天赋,真是让我好生奇怪……今天你说你并非慕容家亲生,我才明白。”

    被徐秋水这么一带,慕容芸心中那些怅然之意也淡了不少,她收了收心神,说道:“师父,这茫茫天下,我……我应该去找我的生身父母吗?”

    徐秋水静静的看着慕容芸,叹了口气,说道:“孩子,这种事,要看缘分的……”

    ……又和慕容芸说了会儿话,徐秋水便让慕容芸回去休息,等到慕容芸出去,徐秋水又拿出摘星的信,从头到尾看了一遍,这封信里没说太多别的,只是简单说了说慕容芸的

    修炼情况,但是却特别提到了宇文夏。摘星在信中说道,他看出慕容芸似乎对宇文夏有些情愫,或许慕容芸自己没有意识到,但是她对宇文夏确实是特别关心。不过宇文夏这个人,背景相当复杂,而且其人性

    情坚忍,心思缜密,处事圆滑,对人对己都够狠,远非常人能及。

    虽然他的绝对修为不如慕容芸,若是擂台上堂堂正正比武,慕容芸会强于宇文夏,但若是性命相搏,三个慕容芸也不是宇文夏的对手。

    不但修为不及,智慧也不及。如果说在修为上三个慕容芸打不过宇文夏,那么在智慧上,十个慕容芸加起来也会被他耍的团团转。

    摘星最后说,念在故人之谊,他特意来信提醒,究竟如何举措,希望徐秋水自己斟酌。

    看完了信,徐秋水忍不住轻哼一声,嘀咕道:“真是的……居然说十个芸儿都会被他耍的团团转?你当我徒儿是傻子呢?”在信中,摘星没有提到他打算如何对待宇文夏,不过从他的字里行间,徐秋水看出他对宇文夏其实是颇有欣赏之意,再结合慕容芸说的情况,徐秋水猜测,或许摘星真的

    是打算教这个宇文夏剑法的。徐秋水和摘星确实是旧识,千年前两人就认识。徐秋水知道,摘星并不是不收徒弟,而是眼光太高,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弟子。这一回摘星竟然将那个宇文夏留在摘星阁

    ,莫非他真要收徒了?那个宇文夏,资质竟然如此之好,不但心如、芸儿她们对他赞不绝口,就连摘星那样的人都忍不住动心了?一时间,徐秋水对宇文夏这个人充满了好奇。这个年轻人,在心如、芸儿她们口中是这也好那也好,可是在自己的师妹孙剑云口中却是那么不堪,现在摘星的信上又是这

    么说,差别这么大,他们真的是在说同一个人吗?难道那宇文夏是个特别聪明却又特别会骗女孩子的浪子?可是他总不能把这么多女孩子都给骗了吧?上次是心如她们七个,这回又是芸儿,尤其是芸儿,一直在天下汇历

    练,江湖经验可不少,不是那么容易被骗的呀!看来,下次如果有机会,自己还真要见见这个叫做宇文夏的年轻人,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又琢磨了一会儿,徐秋水方才轻叹一声,提起笔,开始给摘星回信。

    “摘星吾兄,见信如晤……”

    ……

    慕容芸去见徐秋水的时候,赵心如,叶浅末和叶紫紫三人正在屋中说话。

    叶浅末一付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对叶紫紫说道:“你这丫头,想问就自己去问,非要拉着我和赵师姐干什么?”

    叶紫紫噘嘴道:“我……我不知道怎么开口嘛!再说……宇文大哥对咱们都有恩,你们难道不想问?”

    赵心如笑了笑,“紫紫说得对,说起来,咱们这几个姐妹都应该关心一下,紫紫不说,我也要去问的!”

    “还是心如姐好!”叶紫紫笑道,“不知道芸师姐和师伯说完话没有,你说,芸师姐会知道宇文大哥的消息吗?”

    “应该会知道一些吧……”赵心如说道,“芸师姐的消息一向很灵通的。”

    叶浅末撇撇嘴,“不知道宇文夏是怎么想的,怎么能去当杂役呢?就算是摘星阁的杂役,那也是杂役呀!”

    “姐姐,你别相信姬白羽说的,他和宇文大哥关系不好!”叶紫紫说道。

    叶浅末哼了一声,“谁知道那个宇文夏是怎么回事,姬白羽说的那么肯定,想来他在摘星阁当杂役是错不了的。”

    “宇文大哥做事肯定有道理,可能……可能……唉……还是问问芸师姐吧!”

    话说到这里,慕容芸正好推门而入,笑道:“心如,浅末,紫紫,你们在这里呀,我正找你们呢,紫紫有什么事问我?”

    “芸师姐好。”

    三人赶紧行礼。

    慕容芸微微一笑,说道:“不用多礼了,紫紫,想问我什么事?”“啊……”叶紫紫脸一红,蚊子一样的声音,说道,“是我姐姐和心如姐都要问的,是……姐,心如姐,你们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