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合租医仙 > 第五千六百四十九章 老者的怨念

第五千六百四十九章 老者的怨念

作者:白纸一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la ,最快更新合租医仙最新章节!

    “这就觉得不可思议了吗?”

    唐羽笑笑,盘坐在这棋盘的一边,笑笑,说道:“没有什么不可思议的。而真正不可思议的事情,其实还在后头。等着我将净灵神水带走,而且全身而退,你再感觉到震撼也不迟。”

    “我相信,你是可以做的到的。”

    老者点了点头,苦笑道:“现在宗门的那些人,应该留不下你。毕竟,我们神王并不在这里。当然,不是他们实力不行,而是说你那个也不是本体,就算他们发现了你,他们也奈何不了你。拿着海藏神王的儿子的性命换你一道假身一条命,这显然是亏本的买卖,他们绝对不会那么做的。”

    唐羽看着老者,忍不住笑道:“你还是很有眼光的。其实,你很不错,我欣赏你。如果有机会,我倒是希望你能够跟着我干,最起码你的眼光是十分独到的。

    虽然未必是一个很好的战斗者,但是却可以是一个很好的老师,更是一个很好的领导者和策划者。当然,你能够教导这海藏神王的儿子,也就证明了这一点。不过,这小子你教的却不怎么样,最起码他可不像你。”

    老者摇了摇头,叹息一声:“他虽然尊我老师,但是终究是海藏神王的儿子,也是有着自己的傲气和想法,很多事情不愿意照着我说的去做,自然会吃亏。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无法让他凡事都听从我的,我又不是他的父亲,只能够教导他一些道理而已。”

    “知道他为什么不愿意听你的话吗?”

    唐羽笑着说道:“其实并非只是他的傲气,而是因为他现在翅膀硬了。他的境界和你一样,都是天神境。但是,他却比你年轻太多太多,未来有着太多的可能。而你呢?你现在已然垂垂老矣,你觉得你以后进阶主神的几率有多大?”

    “几乎是零。”

    老者微微沉默,开口道。

    “是啊。”

    唐羽笑道:“在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之中,实力强,就可以得到一切,说的话也都是真理,你为什么会觉得对方会听你的?单打独斗,那小子可能认为你现在已经基本上不是他的对手了,所以自然也不会将你放在眼中。

    他是海藏神王的儿子,以后甚至可能继承大统,他怎么可能会将放在眼里?叫你一声老师,已然是给你面子了。而同样的,你同样也没有真的将这个海藏神王的儿子完全放在心上。”

    “你这是什么意思?”

    老者看着唐羽,沉声问道。

    “你不用否认,且听我将话说完。”

    唐羽接着说道:“如果你真的将海藏神王的儿子放在心上的话,我之前问你的话,你也就不会那么回答了。我曾问你,你觉得对方价值几何?若是你真的觉得对方真重要,将对方当成了自己最珍爱的学生的话,你会觉得他很无价,也会直接说出来,并非会投机取巧说那样的话。

    虽然那样的话确实很高明,但也证实了你和这海藏神王的儿子其实没有什么感情。准确的来说,就是他是海藏神王的儿子,你不能亲眼看着他在你眼前被杀,所以你一定要救。如果可以,你甚至不会冒险去救,是这个意思吧?”

    此话一出,老者的脸色疯狂的变换着。

    许久,终于舒了口气,恢复正常,却低下了头,默认道:“这是我的职责。而且,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想,任何人都是如此,真的遇到了这样的危险的话,首先想到的应该是保住自己的性命,然后才会去想其他的事情。”

    “你说的没错,但是却不是所有人都会只为自己,也有人会奉献的。”

    唐羽笑道:“作为一个老师,要教会学生的,应该是风险,而不是只为自己的自私行为。

    好了,废话不说了。我确实很欣赏你,若是你能够将自己的思想观念加以调整,我想你会更好。我的羽凝商会,恰恰缺少一个你这样的老师,可以教会大家一种做人的道理和底线。虽然我也可以教他们,但是我却不能一直去这么做,只能够潜移默化的去影响一群人。同样,我也没时间。但是你却不一样,你作为一个老师,可以教会大家很多东西的。”

    “如果海藏神王能够有你这样的想法,那么现在我也不至于如此。”

    老者打开了话匣子,说道:“而且,你应该能够看到,我在这里把手,就证明了一切。”

    “好歹,海藏神王的儿子不也在这里么?”

    唐羽笑着说道。

    “是,但是你可知道海藏神王的那个儿子为什么会在这里吗?他好歹是海藏神王的儿子,你以为海藏神王的儿子真的会在这里看大门吗?”

    老者沉声说道:“只是很为海藏神王的儿子之前惹了祸,将一个称号主神的女儿给祸害了,对方都找上了门来。没办法,那小子被海藏神王给惩罚,让他在这里看守边界反省自己。因为怕他儿子自己孤单,所以将我也下放了过来。

    当然,若是整个势力之中的天神境高手都是如此,轮流在这里值守,那么也无可厚非,我自然不会觉得不满。但是...你可知道我来这里,海藏神王是如何说的吗?”

    “让我猜猜。”

    唐羽眼睛一眯,笑道:“你这么生气,我想海藏神王的态度绝对不是很好,甚至是可能针对你了。正所谓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我想,应该是责怪你没有将他管教好吧,才让他做了这样的事情吧?”

    此话一出,老者心下猛地一震,看着唐羽,许久,才叹息一声:“你真是一个厉害的人物,这也能猜得到。没错,海藏神王就是这么说的,所以将我下放到了这里,断绝一切的福利,算是对我的惩罚。

    我一直想不通,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居然连这个都可以怪罪到我的头上。他是海藏神王的儿子?难道让我动手?难道让我去谩骂?对方不听,难道我管就听了?他这个当爹的管教都不听,我一个做老师的话他就能听吗?这简直就是荒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