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来自星星的皇后 > 036孟浪

036孟浪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la,最快更新来自星星的皇后 !

    这件事果然没完,还不知荣家和朱家私下怎么沟通的,洛家这边就先出了事。

    洛玉彦晚上回屋的时候,被人敲晕了。

    二夫人、洛星云和雪娘得到消息之后,急忙赶去,只见洛玉彦揉着脖子趴在床上,面上的表情又羞又怒。

    洛二夫人最是担心,疾步上前喊道:“我的儿啊,玉儿,你感觉怎么样了?”

    洛玉彦鼓着腮帮,倔强的说:“没事儿。”

    洛星云跟着上去看,看到洛玉彦后脖子上有一道明显的淤痕,便去拨了一下他的衣领:“真没事儿?”

    衣服碰到淤痕,洛玉彦痛的倒吸一口冷气说:“别动,疼……”

    洛星云便说:“那你还说没事儿?你到底是怎么被敲晕的,快说说当时的情况。”

    洛二夫人也着急,跟着问起来。

    洛玉彦见亲人那么焦急,便说:“我觉得屋里闷,出去在湖边走了走,回来的时候就被人一掌劈到脖子上,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屋里了,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

    众人听完互相看看,申请都有些莫名。

    雪娘说:“这事儿稀奇,有人突然袭击了你,但既没有打劫你,也没有打你,更没有绑架你,只是把你敲晕了,这是为什么?”

    大家都想不明白,洛玉彦却说:“肯定是荣桀,我先前揍了他两拳,他故意找人报仇来着。”

    洛二夫人觉得有理,当即就要去和荣家对峙。

    洛星云急忙把洛二夫人拦住,说:“娘,咱们又没有证据,就算是荣家做的,也不会承认,只会闹的不愉快。”

    洛二夫人不开心,说:“那玉儿就这么白白被打了?”

    洛星云一手环抱,一手托下巴仔细看了看洛玉彦,问:“玉彦,你才戴在身上的那块白玉璧去哪儿了?”

    洛玉彦侧身一摸,说:“诶?怎么不见了?”

    他被袭击之后,只检查了身上的惯用物品和钱财,那块白玉璧因为是刚得的,被他忘了。

    洛星云便对二夫人说:“不如跟荣家说咱们住在这里丢了东西,让他们查一查,到时候找到了白玉璧,自然就知道是谁打了弟弟,总好过直接说是荣桀打的,万一错怪了,倒成了我们的不是。”

    洛二夫人听她说的有道理,便跟雪娘找荣家的人去了。

    剩下洛星云单独跟洛玉彦在屋里,洛星云坐到床边,又问道:“你真没看到有什么可以的人?”

    洛玉彦有些烦躁的说:“真的不知道,动作太快了,我连脚步声都没听到,就被敲晕了。”

    洛星云说:“你好歹也是学了功夫的,你一点动静也没听到,那这样说来,袭击你的人还是个高高手,搜索的范围便更小了。”

    洛玉彦点头说:“是的,那人功夫肯定了得。”

    他想了想,神情认真的说:“姐,你之前让我跟刘将军学武,可还算数?”

    洛星云低头笑看着他,问道:“你终于想通啦?”

    洛玉彦有些别扭的说:“动不动就被人从后面袭击,太郁闷了。”

    他是指先前被荣桀从背后揣了一脚,现在又被人从背后敲晕,他的自尊心受到了侵犯。

    “那好,我回头跟他说,一定要他仔细教你一些真本事。”

    荣家得知洛玉彦被袭击,还丢失了玉璧,由荣历亲自带人到处搜查,却一无所获。

    对于这个结果,洛星云表示在预料之中,她心中有点怀疑是刘君煜干的,也许是他发现自己送出的玉璧戴在了洛玉彦身上,不乐意了,所以自己动手取了回去。不过这些都是她心里的推测,她没见到刘君煜,更不能当面问一问。

    待到第二天,洛家本打算返程,但洛玉彦被人打的有点重,睡了一晚反而开始头晕了,洛二夫人匆匆去照看他,行程暂时搁下。

    洛星云在屋里带着侍女收拾行李,忽然听到传报,说荣桀前来拜见她。

    洛星云有些犹豫,一来是她对荣桀昨天爬墙头和打洛玉彦的行为很不满,再则她想起了史录中的一段文字。

    荣桀这种人,原本是不够资格被载入历史的,但在《汉史录·云后传》中,有一段云后的杂闻跟荣家相关。

    史录里写道:“南阳城主荣肖之幼子,见云后容丽绝伦,弃朱司马之女而求娶云后……”

    想着史录里写的东西,洛星云心中更是膈应,想到昨天的事,大概就是这段记录的源头。

    她正想着,荣桀已经熟门熟路的找了进来,这里毕竟是荣家的地盘,她不想见他,有点难度。

    荣桀甫一见到洛星云,便弓着身子赔礼道:“昨日不知你是洛家云公子,多有冒犯,请公子见谅。”

    洛星云神情冷淡,说:“荣二公子不问一声便把我错认为朱家的女公子,的确有些太可笑了。”

    荣桀并不因她的冷淡而改**度,而是谄笑着说:“我自知荒唐可笑,实在是因我在朱家的烟波楼中见了云公子一眼,便想着若你是我未婚妻,那真是太好了,所以也未细查。”

    洛星云冷哼道:“荣二公子说话注意些吧。”

    荣桀立刻不敢再造次,收敛了几分,道:“是、是,我昨天还失手打了玉公子,实在对不住。我今天一早原本打算去看望玉公子,但又听人传闻,说昨夜玉公子被人敲晕是我报复所为,这实在是太冤枉我啦,所以我特意来找云公子解释一下,我可不是做那种事的人啊!”

    洛星云道:“你何必找我解释?昨天你在宴会前打我弟弟,但我弟弟后来也打了你,算是两清。至于昨夜究竟是谁害我弟弟,查明之后另有说法。您要解释也应该是去找朱家之人解释,毕竟朱公子是你未来的妻子,你们尚未谋面,便让她受这样的委屈,得好好请罪才行。”

    荣桀面露难堪,说:“我……我父亲昨夜就带我去给朱家之人请罪了,可那朱公子状似小儿,根本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实在让人苦恼。”

    洛星云端茶道:“那便是你的家事啦,我这里正在收拾箱笼,不便久聊,先告退了。”

    洛星云起身,荣桀亦跟着起身,但他并不告辞,而是说:“云公子为何着急今天走,玉公子还要多休息几天,不如你们就多住些日子好了。”

    他说话的时候,身子不断靠前,让洛星云十分厌烦,洛星云皱眉道:“若无他事,荣二公子自便吧。”

    转身离去时,洛星云手中的丝帕飘起,荣桀突然伸手一抓,将这方丝帕扯走,旋即便说:“那我就先告辞了。”

    洛星云目瞪口呆的看着荣桀仓皇离去的背影,实在不敢相信这人如此孟浪,竟然敢直接从她手中扯走她的丝帕!

    她本人对丝帕这种随身物件没有什么特殊的重视,但她知道这对当下环境中的女子,是个非常重要的物品,她不得不追回,于是提裙追了出去。

    ===============

    昨天在飞机上,没来得及更新,这一章是补昨天的章节,稍晚一点更新今天的章节。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