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来自星星的皇后 > 03四千里耳

03四千里耳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la,最快更新来自星星的皇后 !

    笑着收下玉璧,洛星云问道:“看来荣公子与刘君煜相交匪浅,上次一块去听戏,这次帮他传递礼物,你该不会请他一道来赴宴了吧?这里可是他的是非之地,进来了可不好走哦。”

    荣历的脸色僵硬了一瞬,立即笑着说:“怎会?他可不敢来这里抛头露面。”

    洛星云似信非信的笑了笑,说:“他胆子可大的很。”

    荣历干笑了一下,为了转移话题,荣历故意提到刘昭,说:“这次本打算请刘将军一道赴宴,但是问过之后我才知他已前去宛城了,实在可惜。”

    洛星云并不追问刘君煜的所在,笑着与荣历聊天:“是呀,突然接到圣旨就赶去宛城了,你的心意我见到他之后会替你转达的。”

    荣历琢磨着问道:“你……是真的要嫁给他吗?”

    洛星云点头道:“婚事岂是儿戏,自然是真的。”

    荣历唏嘘道:“云公子别怪我多嘴,这天下多的是好男儿想娶你,你为何单单看上刘昭将军?不说旁的,端侯世子可就比刘昭强多了,我几次三番听到端侯世子问起你的事。”

    洛星云疑惑道:“他问我做什么?我跟他不过两面之缘,并无过多交集。”

    荣历说:“端侯世子说你处事不惊,与旁的女子都不同,他对你十分上心,只可惜未能早早遇到你,找到你时你已被赐婚。不过更始帝的赐婚对端侯世子来说只是一纸废书,只要云公子有意……”

    洛星云果断打断他的话,说:“我并非端侯世子的良配。我洛家祖上虽也是名望权贵,但到如今,也只是钱比别人多一些,端侯世子需要的妻子是一方诸侯的女儿,是拥有千兵万马,可以帮他定天下的妻族。”

    她这样直率露骨的话将荣历说的一愣,在他还未反应过来时,洛星云已说:“类似刚刚那样的话,荣公子不要再说了,不管你如何想,我毕竟是马上要嫁人了,传出去,于我可不好。”

    荣历满怀歉意的说:“是我胡言乱语了。”

    洛星云并不是真的在意,只是表明自己的态度。

    既然荣历已经道歉,她便转开话题问道:“对啦,朱夫人可已到了岛上?我与刘将军的婚事还要多谢朱司马从中牵线,我娘打算去谢谢她呢。”

    荣历点头道:“嗯,来了,住在湖心的烟波楼中。”

    洛星云冲他告辞道:“那我先回去同我娘说一声,我们回头再聊。”

    洛星云转身离去,走进拱门之后,她驻足回望,在她看不到的拱门外,刚刚的小荷船边,刘君煜一袭白袍缓缓走到荣历身边。

    洛星云早在跟荣历说话时就因耳力非凡而听到旁边的芦苇丛中有动静,怀疑刘君煜就在附近。

    她离开时候,刘君煜果然出现了。

    她远远的听着刘君煜对荣历说:“她说她不是我的良配,她果然有点意思,是不是?”

    声音听不出语气如何。

    荣历尴尬的说:“世子不要放在心上,云公子不识抬举罢了。”

    刘君煜摇头道:“不,她不是不识抬举,而是从未把我放在眼中。我倒觉得有趣,那刘昭哪里就强得过我,让她事事上心了。”

    只听荣历说:“您已略施小计,让更始帝将刘昭困在宛城,没有刘昭的阻碍,凭借世子的手段,云公子未必就不会改变心意。”

    洛星云诧异不已,刘昭受封前去宛城,竟然跟刘君煜还有关系?刘君煜如何能影响更始帝的行为?

    刘君煜笑了两声,说:“其实她刚刚所言也非虚,我若与诸侯之女联姻,不仅可以坐收数座城池,还能扭转战况局势,实在是件不能更好的事。只是我不愿受妻族掣肘,再者……从她刚刚所说的话也可看出,她是个聪慧的女子,这么聪明特别的女孩儿,我还真是不愿错过。”

    荣历想起一事,说:“我听说,山东郭世通早就有意将她女儿嫁于您啊,郭世通拥有山东八城十五万兵马,世子不可不考虑啊。”

    刘君煜不想与他详谈这方面的事,说:“你出来有段时间了,快去你父亲身边吧,当心被人察觉。”

    荣历答应道:“那世子你自己在岛上多加小心,我们后日再联系。”

    听见荣历要走过来,洛星云赶紧离开,心中微微有些心惊,听他们的话,像是后天要做什么事一般。

    “好大的胆子啊,他这次又想做什么?”洛星云皱起眉头,刘君煜难不成要在荣家的岛上刺杀荣城主不成?真是胆大包天啊!

    回到迤逦院,二夫人和雪娘正在翻带来的行李,从箱笼里找参加晚宴的衣服。

    看到洛星云回来,雪娘招手道:“出去这一会儿,怎么晒的脸红红的?快坐下喝点水,别被暑气热到了。”

    洛星云刚刚走快了一点,有些喘气,她喝了一杯水之后说:“听荣历说,朱夫人住在烟波楼,我们是晚宴之前去拜访,还是晚宴之后去呢?”

    二夫人想了想说:“晚宴之前去吧,不然晚宴散了人多嘈杂,不好说话。”

    突然,二夫人看到洛星云手上的净白玉璧,吃了一惊,说:“这是荣历送给你的?你如今订婚了,再收其他人的礼物可不好!”

    洛星云没想到二夫人如此眼尖,又不能解释说是刘君煜赔礼送的,只好尴尬的笑笑不说话。

    谁知二夫人果断没收了洛星云的玉璧,还教训道:“虽然刘昭并不是十分的尽人意,但是既然已经决定嫁给她,我洛家的女儿就必须恪守妇道,荣历送你的玉璧我替你保管,你不可再收这样的礼物。”

    洛星云擦擦额头的汗,尴尬的说:“是,女儿谨遵母亲教诲。”

    不太愉快的换了衣服,二夫人和雪娘带着洛星云去拜访朱夫人。

    朱夫人的烟波楼内,安安静静的,朱家自己带来的婢女都守在屋外,并不让荣家的人近身服侍。

    经过通报,朱夫人在一楼的花厅接待他们,两家人头次见面,互报身份,说了下来意,免不了一番客气寒暄。

    朱夫人推辞着雪娘送出的那一斛珍珠,说:“洛夫人何必如此客气,我家大人能够撮合您家女公子和刘将军的婚事,这是一桩美谈,何用谢礼,当不起,当不起。”

    二夫人笑着说:“听闻您家女公子也好事将近,这一斛珍珠就当是提前给她的贺礼,朱夫人快收下,不要再推辞啦。”

    说起这个,朱夫人才满面笑容,谦和的把珍珠收下。

    “那就多谢您的美意。”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