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来自星星的皇后 > 032反间

032反间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la,最快更新来自星星的皇后 !

    洛玉彦是个在金玉堆里长大的少年,却因为父亲去世早,他将自己定位在“照顾母亲和姐姐的男子汉”的位置上,所以虽然有贵公子的一些习气,却没有半分纨绔的废气。

    洛星云交代他打听荣家的事,他隔天就约了荣历去丰飨阁喝酒,名曰庆祝他成功解除禁足。

    荣历赴约时,神色有些憔悴,看到洛玉彦时话也没往日多了。

    洛玉彦装出一副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嬉笑说道:“你这是怎么啦?看看我俩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当是你被禁足了,怎么这么没精打采的?”

    荣历半坐半躺的歪在太师椅中,揉着太阳穴说:“我家里一堆乱七八糟的事,你还不知道吗,哪里能有什么好精神。先不说我了,你是怎么回事?你娘那么疼你,还会禁你的足?”

    洛玉彦给他倒了一杯酒,说:“我姐被赐婚的事你听说了吧?你说气人不气人,我姐是什么样的美人,我们家是什么样的人家,更始帝竟然把我姐赐婚给刘昭那个兵痞!更可恶的是,家里的长辈竟然还接受了这门亲事,头几天请刘昭到家里做客,我心里不舒坦,就想用一匹烈马戏耍他一下,谁知事后被我娘禁足了,真是气死我了,我可是为了我姐着想!”

    听洛玉彦大吐苦水,荣历也跟着气愤道:“我前些日子离开了南阳一阵,回来就听说云公子被赐婚了,我早就想找你问这件事,但因其他要紧事耽搁了,这门婚事难道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了?”

    洛玉彦摊手道:“可不是,也不知那个刘昭有什么好,我姐看上他了,谁说也没用。”

    荣历有些不平,道:“我追求你姐姐数年,她都未正眼看我一看,我原本想着,若是输给别的显贵子弟,我也就认了,可为什么是刘昭?刘昭虽说因昆阳之战名声鹊起,但出身贫寒,如今又无实权,怎么都是配不上她的。”

    洛玉彦眼神一亮,追问道:“听你这意思,你在知道我姐赐婚前就已经打退堂鼓了?怎么?还有谁看上我姐姐了,我怎么不知道?”

    荣历不料自己失言被洛玉彦听出端倪,沉默了一会儿,饮了一杯酒后说:“说个人,你不一定认识,他是汉帝的侄儿,端侯世子刘君煜。我前不久出城,正是见他去了,我在他那里看到了你姐姐的画像,吃惊之下问了一句,原来云公子跟端侯世子有些前缘,刘君煜正在找她。端侯世子乃是旧朝上下首屈一指的人杰,我当时便想,我必定是争不过他了,也就死心了,但回来就听说你姐姐被赐婚的事,十分纳闷。”

    洛玉彦心里也纳闷,刘君煜怎么会跟洛云颜有前缘?他姐姐若是认识刘君煜,他怎会不知道?

    不过眼下不是深究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又给荣历倒了一杯酒,说道:“我虽不认识刘君煜,却是听过他的名头,似乎是挺厉害的一个人,连几个皇子都不如他.不过如今新朝势如破竹,旧朝日子不好过,我可不想我姐跟旧朝的人扯上什么关系。你也是,你怎么会跟端侯世子有了来往?”

    荣历笼统道:“我府上新来的一位先生,以前在他府上做过事,便介绍我们认识了。”

    洛玉彦了解的点点头,问:“你特地出城去见他,不会是想跟他一起干什么大事吧?如今乱世,咱们这样的家世,可不好随便出头的,等着时局明朗了,再做抉择也不迟。好歹你上头还有你父亲,荣家该何去何从,你也不用操那个心。你听我一句劝,别跟旧朝的人来往。”

    荣历听他如此说,冷笑连连,仰头灌了一大口酒,阴仄仄的说:“父亲……正是因为我父亲,我才要迫不及待的给自己找一条生路!”

    洛玉彦追问:“荣城主和你后娘又怎么你了?”

    荣历的话匣子已经打开,且喝了几杯酒后,情绪有些冲动,他道:“我的婚事还没有着落,家中从无人过问,他们反倒给荣桀安排了一门好亲事,要给他娶朱长舒的小女儿。那朱长舒是什么人?是宛城的城主,是更始帝一等一信任的人,荣桀若娶了朱长舒的女儿,家中哪里还有我的立足之地?”

    荣桀就是荣历的弟弟,他后娘的亲子。

    洛玉彦点头道:“这事是有点麻烦,你若想要压得过荣桀,就只能娶公主了,可是更始帝的女儿都已经出嫁了。”

    荣历冷哼道:“我已经厌倦了这种常来常往的过招,我要从根本上解决后患!”

    洛玉彦心惊,他果然起了弑父之心。

    他试探问道:“荣桀要取新朝权贵之女,你却背道而驰跟旧朝端侯世子来往,难不成端侯世子能帮你解决你的家事?”

    荣历飞快的看了洛玉彦一眼,有些心虚,沉默半晌,不承认也不否认,只说:“我只是想给自己找一条生路。”

    洛玉彦听闻,索性直接问道:“刘君煜若帮你解决问题,要你如何回报他?”

    荣历近日心中十分慌乱,想找个人商量,却谁也不敢说,现在见他已窥探其中隐秘,索性把心事说了出来:“刘君煜说他能帮我坐上南阳城主之位,与之相对的,南阳以后得归附旧朝。”

    洛玉彦便知道会这样,不由得说:“如今的形势,南阳如何能归附旧朝,周围宛城、昆阳、定陵、阳关等十二城皆是新朝势力,你若倒戈,岂不是众矢之的?”

    荣历急忙解释道:“这个我自然知道,端侯世子也知道。他的意思是,我假意归附新朝,但是暗地里听他安排。他会诱敌北上,到时候由我断敌后路,新军必定会大败。只要旧朝重新平定天下,他许我公侯之爵位。”

    “好个刘君煜,竟然使出这等奸计。”洛玉彦自幼读书颇多,知道反间计,但一般的细作显然已经不入刘君煜的眼了,他竟然敢用一座城池来进行他的反间之策。

    洛玉彦听着不由得有些心动,劝说的话便保守了一些,说:“刘君煜有这等才智,也不失为一个有前途的靠山,反观更始帝,大业还未成,就先着急的把刘玄给杀了,这等小心眼的人,未必靠得住。只是你若真要追随刘君煜,你就要做好在刀尖上过日子的准备,不然这事万一被别人知道,你焉有活路?”

    听洛玉彦是支持自己的,荣历激动不已,说:“好弟弟,还是你懂我。这事除了刘君煜和我先生,只有你我二人知道,我会小心行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