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来自星星的皇后 > 029蝉兵

029蝉兵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la,最快更新来自星星的皇后 !

    刘昭和余妈妈都在忙,洛星云虽然是来做客的,却觉得光看着不好,便问:“我能做什么吗?”

    刘昭本想让她在屋里等着吃饭,但看她对什么都有兴趣的样子,便说:“你不如去菜地里摘几片大白菜回来。”

    洛星云领命而去,提着裙子在菜田里挑来挑去,等刘昭的鱼下锅了,她果然摘了“几片”大白菜回来。

    刘昭扶额,重新领着她回到菜地,把整棵大白菜从地里拔起来:“这个是这样摘的……”

    洛星云脸红红的,对于农事来说,她真的是不能更小白。

    “我……我以后就知道了!”说罢,就去拔另外一棵被她摘了叶子的大白菜,可是田里的大白菜长的又圆又大十分结实,她使了使力,怎么都拔不动。

    刘昭看她逞强的样子,暗暗偷笑,见她真的拔不动,便准备上前帮忙。刚走到她身后,她突然一个用力,大白菜被连根拔起,她不由自主的后退,幸而撞到了刘昭怀里,她才没有倒地。

    她擦擦额头上的汗:“天呐,真的是力气活,不干不知道,干了才知道我这么没用。”

    晶莹的汗珠细细的浮在她的额头和鼻尖,娇嫩的脸透出一抹自然红,显得她十分生动。刘昭低头看着怀中的女孩儿,心中不由的慌了一下,扶着她腰身的手也不由自主的抖了抖。

    洛星云并未发觉,主要是她被拔大白菜这种新事物吸引了注意力,再则往日她与刘昭同骑惯了,一般的接触,她并没有往旁处想。

    洛星云将那几颗都被她摘了叶子的大白菜拔出来,抱了满怀,心满意足的与刘昭一起回厨房下面。

    刘昭看着她满身泥土,摇头道:“你这样子,等你回家,洛家人该拿我是问了。”

    洛星云尴尬的笑了笑,说:“洗洗就干净了嘛。”

    刘昭将大白菜洗干净,取了菜心跟手工面条一起下锅,然后再浇上鱼汤,一碗香喷喷的三鲜鱼面便完成了。

    洛星云抱着白瓷大碗吃的过瘾,大呼味道棒极了。

    见她吃的这么香,连刘昭也觉得今天做的鱼面似乎比往日的好吃一些。

    吃饱喝足,外面午阳正晒,没有地方可去,两人便在窗边的藤床上坐着说话。洛星云看着绿油油的菜地,听着远处鸡鸭传来的叫声,说:“若是不打仗,这样闲适的过日子,也挺舒心的。”

    刘昭问道:“你便只有这点追求?”

    洛星云说:“这种追求可不低,首先,得天下安定,没有硝烟战火,才能有安稳的日子。其次,得先赚足了钱,才能整天闲着侍弄田地花草,不然会饿死的。再次,还得有势力,不然什么恶霸看上了咱们的田地,要强占了也麻烦。”

    见她一本正经的说着“闲散度日”的三要素,刘昭呵呵笑了,心里却认真想了想,果然要过安稳日子,实力最重要。

    说着话,洛星云便有点困了,呵欠连天。

    刘昭说:“你在藤床上眯一会儿,等你午休起来了,我带你上山摘果子。”

    洛星云咕隆道:“好啊,有什么果子?”

    还未听到刘昭的回话,她已经歪在藤床上睡着了。

    刘昭找了毯子给她盖上,而后掩上门走出屋去。

    厨房那边,余妈妈做了饭正跟洛家的侍女们一起吃饭,他便绕到了屋后,站了一会儿,便有两名男子从农庄外潜了进来,在他面前垂首站好。

    这两名男子穿着普通,似寻常农夫,但站姿标准,精气神十足,有眼力的人便能看出这绝不是一般的农夫,应是军旅出身之人。

    刘昭低声问道:“追到了吗?”

    一男子回话道:“是的,将军,刘君煜出城之后逃往宛城去了,今晚就能查出谁在暗地里帮他。”

    刘昭点头,说:“小心行事。”

    两男子悄声退下,刘昭却站在那里久不动身。

    今天上午在南阳城内偶遇刘君煜,让他十分吃惊,刘君煜对新汉军的了解,以及在南阳的进出自由,让他起了疑心,刘君煜能做到这种程度,绝对有内应相助。

    他兄长被杀不过几天,他被放出来也才三天,但刘君煜如同局内人一般,对这些了如指掌,而他刺杀南阳城主失败之后,带着人不是逃出新军的地界,反而往宛城逃去,这种选择,让刘昭有理由怀疑,刘君煜跟宛城中的某个有权势之人,有着不一般的联系。

    刘玄的死,是刘昭心头的痛,虽然主要原因是更始帝起了疑心无法容忍刘玄对他皇位的威胁,但更始帝为何在大战刚歇就迫不及待的动手?刘昭相信一定有人在推波助澜,他不仅要找更始帝报仇,背后之人,一样一个也不能放过!

    自他兄长被杀之后,刘玄多年经营的人马,分为几波都跟他联系过,其中自然有不理解他隐忍的人,从此跟他分道扬镳,但也有知道此时必须蛰伏的人,从此追随他,等待时机为刘玄报仇。

    刚刚为他查探情报的“蝉兵”,便是刘玄为他留下的财产之一。

    缕了一下心头牵挂的事,刘昭回到洛星云午休的房间。

    夏风习习,从窗中吹入,拂在洛星云的脸上,吹起缕缕发丝。她睡的很沉,刘昭站在床边看着她,心中蓦然觉得心疼。

    那样一个衣食无忧的姑娘,被他带到战乱纷飞的世界,还要弥补他的过错替洛云颜嫁给自己,不管怎么想,刘昭都觉得愧对她。

    “你想要的闲适生活,我一定给你。”刘昭低声承诺着。

    洛星云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等她醒来时,屋中静悄悄的,她揉着眼睛四周张望,见窗外的阳光已经弱了,不由得道:“太阳都快下山了,我怎么睡了这么久……”

    她起身下床去找刘昭,刚拉开房门就见刘昭坐在门外的倚栏上,手中正在雕一块木头。

    刘昭听到动静,抬头看她:“睡醒了?”

    洛星云点头道:“嗯,你在做什么?”

    刘昭说:“闲来无事,看到有块木纹很漂亮,雕个玩意儿给你玩。”

    洛星云好奇的走上去看,他手中的木头的确很好看,颜色是深褐色的,却有雪白的纹路,如流水一般。

    “雕的是什么?”

    “哨子,马上就好了。”

    见他刻刀手起刀落,一个上头圆下面细的哨子就做好了,说是哨子,却更像一个简易的笛子,还有三个风孔。

    刘昭试了一试,果然能吹出三个音调,声音不算清脆,但唔鸣声很有质感。

    “让我来吹的看看。”洛星云迫不及待的拿过哨子,呜呜的吹了起来。

    见她喜欢,刘昭眼底都是笑,本是儿时的玩具,不想洛星云却跟宝贝似的爱不释手。

    把弄着哨子,洛星云还不忘问道:“你先前是不是说要带我去摘果子?”

    刘昭说:“嗯,可是现在已经快傍晚了,再上山可来不及,我该送你回家了。”

    洛星云看着天边的红霞,略有些失望:“你该早些喊我起来的。”

    刘昭笑道:“我们改天再去就是,上山的话,人多一点比较好玩,下次把洛玉彦也喊上。”

    洛星云眼神一转,问:“玉彦总是找你麻烦,你还愿意带他玩啊?”

    刘昭说:“我怎么会跟小孩子计较,再说,他那样的刺头小子很容易收服,让他吃一两次亏,再让他尝一两次甜头,过不了几天,他就会把我当亲大哥了。”

    洛星云对刘昭伸出大拇指说:“高,实在是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