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来自星星的皇后 > 024下马威

024下马威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la,最快更新来自星星的皇后 !

    姐弟俩在屋里坐着说着话,雪娘来了。

    她告诉洛星云和洛玉彦:“大老爷说明日宴请刘将军,一是为祝贺刘将军封了忠武侯,再则是为你们的订婚正个名。”

    洛星云担忧道:“他刚刚死了哥哥,心情应该不好,这个时候为他庆祝,是不是不合适?”

    雪娘点头道:“放心,大老爷考虑到这一点了,明天请的人不仅是他,还有他的姐姐、姐夫和小妹,说是庆功,其实只是个家宴,也会在家宴上缅怀司马刘公的。”

    如此的话,稍妥一些。

    这时,洛玉彦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疾步走了出去,连洛星云喊他都未听到。

    到了隔日,洛星云一大早就起床,由侍女服侍着穿衣梳洗。因今天的宴会算是某种意义上的“订婚宴”,虽然低调,却意义重大,于是侍女给她挑了桃红的喜庆衣服。

    她坐在床沿看着衣服摇头道:“要换素颜色的衣服,现在不合适穿这么鲜艳的衣服。”

    刘家的家主才含冤而死,她体贴的照顾着对方的心情。

    侍女执拗不过她,只好重新选了米白色的繁星花的长裙,这件衣服虽然颜色素净花样简单,但是样式隆重,是有两尺拖曳裙裾的广袖礼服,从另一个角度来表达对这个宴席的重视。

    洛星云还是待嫁之女,头发并未盘髻,齐齐的头发帘盖在额头上,只用两支花卡别在鬓旁,过腰的长发整齐的垂在身后,静坐的样子宛如画中的侍女。

    雪娘早早布置完外面的事情,来到房间中,看到女儿如此美丽,高兴的合不拢嘴。以前她很疼爱洛云颜,但现在眼前的是洛星云,是她亲生女儿,感觉毕竟不同。

    她站到洛星云背后,从镜中望着她干净的脸,说:“刘将军由他姐夫伴着,跟你大伯父在外厅坐着,他的姐姐和妹妹已经在花厅坐下了,二夫人陪着。你该出去见刘家女眷了,紧张吗?”

    洛星云眨巴了一下眼睛,摇头道:“不紧张。”

    雪娘有些怅然若失,女儿对刘昭并无儿女私情,所以见他的家人也没有特殊感觉,这种感觉和经历的缺失,让她不知说什么好。

    “那我们便出去吧,不要叫客人久等。”

    洛星云随着母亲往花厅走去,她耳朵灵敏,隔着两条走廊和镂空的窗户,她就听到一个年轻的女子万分愧疚和感谢的说:“……本该由我们张罗宴席提亲送礼,却因家中出了状况,反倒要夫人款待我们,妾身实在愧疚,替弟弟向您赔不是了。”

    洛星云猜,这说话的应该是刘昭的姐姐。

    他姐姐说完话之后,并没有听到二夫人的应答,二夫人不满意这门亲事,想必还拿着架子不想搭理他们家人。

    刘昭的大姐不顾冷场的尴尬又说:“我们家接到圣旨赐婚,万分惊讶,能娶您家女儿为媳,那是我弟弟三世修来的福分。现在虽未成婚,但是我这个做长姐的敢向夫人保证,若我弟弟敢对云公子半点不好,我们家里人都不会饶过他。”

    二夫人这才开口道:“你们家出了那样的事,我家本不愿同你家有什么关系,但我女儿心肠好,不仅不怕沾惹是非,还一手救下刘昭的命,若他敢负她,实在该挖出心肝喂狗吃了。”

    她这话说的一点也不客气,洛星云听了只觉得替刘家着急,但刘昭的姐姐还是一味的应承,想来是对洛家发自真情实意的感激。

    洛星云对雪娘道:“妈妈,二夫人这样的态度,多尴尬呀。”

    雪娘安慰道:“她当你是洛云颜,要自己亲生女儿嫁一个不般配的人家,她定然心里不舒服了,若不是我知道刘昭日后有大成就,我也不愿意,她这是爱你,你要理解。”

    洛星云点头,又可怜道:“其实我心里觉得对不起二夫人,她还不知道她的女儿死了,我骗了她……”

    雪娘无可奈何道:“她不知道,也许还是一件好事。”

    两人小声说话,来到了花厅。

    刘家姐妹两人见到洛星云进厅,立即站起来迎接,洛星云不敢拿大,一个是她未来大姑,一个是未来小姑,于是向她们见礼。

    刘昭的姐姐和妹妹年龄相差较大,瞧着像母女。大姑穿着隆重的暗红褙子,连忙来搀扶洛星云,小姑则一脸稚气未脱的模样,好奇的望着她。

    刘昭的姐姐说:“云公子不可多礼,理应我们拜谢你,谢谢你救了二弟。”

    洛星云抿嘴笑着说:“姐姐折煞我了,刘将军是有功的大英雄,出手救他是应当的,我很崇敬他。”

    她的话讲刘洛两家搬到平等的位置,让大姑心中舒坦很多。

    雪娘适时的介绍道:“这是刘将军的姐姐,刘黄,这是刘将军的妹妹,刘歌。”

    洛星云在史录中知道他们四兄妹的名字,长子刘玄和长女刘黄的名字来自“天玄地黄”,而次子刘昭和次女刘歌的名字则来自“春阳载歌,白日昭昭”。

    在洛星云回想的空当里,雪娘又说:“刘黄也是三夫人的侄媳妇,以后两家便是亲上加亲了。”

    刘黄笑着点头,二夫人看在女儿和三夫人的面子上也不好继续绷着脸,面色终究缓和。

    妇人们坐在厅堂里说起话来,二夫人与刘黄说起婚嫁的安排,实际上是二夫人安排着,刘黄听着并记下。

    二夫人不愿意委屈女儿,只想让洛云颜风风光光的出嫁,倒未在财产上为难刘家,只是就“单独立府”、“不侍奉姑婆”、“不随军迁徙”、“随意回娘家”等问题作了阐述。

    刘家本就没有长辈要侍奉,大姑有自己的家,小姑随大姑住着,刘昭原本和哥哥刘玄一起住,如今刘玄死了,刘府便成了他一个人的府邸,单独立府和不适逢姑婆这两个问题本就不是问题。

    而不随军迁徙和回娘家的事,刘黄也表示理解和同意,就在双方的会谈越来越融洽的时候,突然有侍女从前厅跑来,脸色卡白的说:“不好了,狂沙带着刘将军冲破马场的门,跑到街上去了。”

    刘家姐妹和洛星云满脸雾水,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而雪娘和二夫人则脸色苍白,连忙张罗着众人往马场赶去。

    二夫人在路上问侍女刘将军怎么会被狂沙带走,而雪娘则向洛星云和刘家姐妹解释着狂沙是个什么东西。经过两方面的解释,洛星云终于在去马场的路上弄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狂沙是一匹马,是洛家的商队从天山捕捉回来的一匹野马,据说是四蹄踏雪的宝马,但烈性难驯,已摔死了四位驯马师,如今被洛家人用铁链锁着拴养在马厩,希望假以时日,它能够渐渐被驯化。

    而刘昭今日来赴宴,洛玉彦一改昨日敌对的态度,殷勤的在前厅作陪,并与刘昭探讨起兵器和马匹。这是习武男人最爱的两样东西,洛玉彦虽然没出过几次门,但读了不少书,加之平日见的宝物多,侃侃而谈,勾的刘昭起了兴趣。

    于是洛玉彦便说起家中也有一批宝马,要带刘昭去看看。这便有了后来的事。

    到了马场,宽阔的场地上,木制的栅栏和斜刺里的角门全都变成了碎木头躺在地上,犹可想象那匹烈马刚刚左冲右撞的惨烈样子。

    ==================

    在看书的盆友,求留言交流一下嘛,一个人码字实在是孤单寂寞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