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庶女三嫁 > 第058章 落水一场虚惊

第058章 落水一场虚惊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la,最快更新庶女三嫁 !

    “来人啊,救命啊!”正当陈毓可和齐恒有一句每一句的说着话的时候,夏芸芯突然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四妹妹落水了!她……落水了!救命……”

    “什么?”陈毓可猛地站起来,手里的盘子落下与地上碗相撞,碎了一地。齐恒却比她快一步反应过来,踮起脚尖就用轻功朝湖边飞了过去,陈毓可见状,连忙飞快的朝那边跑去。

    京郊的人虽然不多,但一个小丫头无缘无故的落水了,还是引来了不少围观的群众。有男子握着一支竹竿伸向水里不停地扑腾着的夏芸萧,无奈夏芸萧闭着眼睛大呼“救命”,根本没有瞧见那一根棍子。那男子急了,大叫道:“有谁会游泳,这丫头快不行了!”

    周围的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听他这么一问,都后退了一步。会游泳的人很少,即使有,也不愿意跳下水去救人。一来,刚入春天,这水寒的入骨,下水一趟,第二日绝对会染上风寒;二来,这水里的丫头看起来求生欲很强,而且力道极大,万一被她缠住了,恐怕连自己的性命也难以保住。

    “芸萧!”齐恒连外衫也来不及脱,一头扎进了水里,将已经没有了力气的夏芸萧往岸上拖。

    “这丫头脸都白了,怕是救不过来了……”一旁有人唏嘘道。

    齐恒懒得去理,伸手按压着夏芸萧的胸口,又捏她的鼻子,如此反复着,却还是无用。又有人道:“你这样不行,你要帮助她呼吸,要不然她挺不过去……”

    齐恒是在书里见过的,一时之间也没有想那么多,匍匐下身就堵住了夏芸萧的乌黑发紫的嘴唇,帮她渡气。

    “咳咳……”夏芸萧终于有了反应,猛烈的咳嗽起来。

    “芸萧!”陈毓可这才赶过来,一把抱住了夏芸萧,“你没事实在是太好了!”

    “四妹妹!”一边的夏芸芯突然惊呼起来,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夏芸萧的身体。

    浸湿了水的衣服紧紧地贴着夏芸萧娇小的身体,春衫衣薄,薄薄的两层衣物将夏芸萧的体型勾勒出来。虽然她只是一个黄毛小丫头,但少女的体态已初现端倪,尤其被夏芸芯这样毫不遮掩的提醒出来,引得众人都看了过来。

    陈毓可也反应过来,忙解开自己的外套准备给夏芸萧搭上,但一件月白色的袍子却比她抢先一步盖在了夏芸萧的身上。陈祁钰只着着一件白色的里衣立在夏芸萧身边,冷冷的吐出两个字:“都滚!”

    陈祁钰气度不凡,众人也猜得到他是哪家高门大户的公子,连连都消失的没影子了。

    “怎么回事?”陈祁钰冷冷的问,眼睛看着夏芸芯。

    夏芸芯浑身一抖,哆嗦的道:“回……回五殿下,我陪四妹妹来湖边打水,她逞强要自己提水,结果脚滑了,然后就掉下去了……”

    “五哥,现在不是追究事情对错的时候,先想办法把芸萧弄回去,要不然她会冷死的。”陈毓可焦急的说道,不停地用手搓着夏芸萧的脸。

    夏芸萧慢慢的回转过来,又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她看了一眼周边围着她的人,眼神最终停留在夏芸芯的身上,缓缓道:“三姐姐,今日之事必是要传到爹爹和娘亲耳朵里的,还望在爹爹面前多多遮掩一二。”

    夏芸芯不自在的扭过头,没说什么。

    一群人抬着软轿健步如飞而来,还跟来了两个手脚麻利的侍女,两人将迷迷糊糊的夏芸萧抱起抬进轿子里,只听得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一个侍女探出头来,恭敬的说道:“殿下,夏小姐身体发寒,还是快些启程回京医治的好。”

    陈祁钰的脸色铁青,冷声道:“起轿,回相府!”

    “五哥,不如带她回宫,宫里的御医水平比宫外的郎中医术好多了。”陈毓可焦急的说道。

    夏芸芯跟着轿子,不紧不慢的说道:“公主殿下,今日三殿下和臣女大姐姐大婚,皇上和皇后娘娘都在三王府赴宴,若是进宫倒会搅了众人的兴致。而且四妹妹还未出阁,如此形容进宫恐怕不妥,还是先行回家,有了结果一定会派人告知公主殿下和五殿下。”

    闭目躺在轿子里的夏芸萧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夏芸芯心无城府,头脑简单,竟然能说出这样一番让人无法反驳的话来,真真是让人大开眼界。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在这样初春的时节将她推入湖中,任她脾气再好也不会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夏芸芯是相府里的千金小姐,纵使刁蛮任性,那也不该拿人命开玩笑吧?

    如果齐恒没有及时救她,那她是不是就这么淹死了?

    想到这里,夏芸萧猛烈地咳嗽起来,她死过一次,有幸再活一次,她很爱惜这条命!

    “夏小姐,你没事吧?”一边的侍女连忙拍了拍夏芸萧的后背,助她顺气。

    轿子外的陈祁钰却飞身入轿,坐在了夏芸萧的身边,摸了摸她的额头,心中一惊:“发高烧了,快,加快速度!”

    轿子飞驰前行,另外三人却在后面步行,一路的大好春光也无心欣赏。尤其是齐恒,一身湿漉漉的袍子黏在身上让他很不舒服,他是习武之人,自然不畏寒,所以也就这么将就着了。

    “恒哥哥,这次四妹妹得以死里逃生,全靠你,回府之后,妹妹定会如数告诉爹爹,让他好好谢你。”夏芸芯笑着说道。

    齐恒却眉头一皱:“此事不提也罢,说了反而让夏相担忧。”

    陈毓可也道:“你虽然是芸萧的姐姐,但做有些事情还是得注意分寸,这件事本公主不许你再提起!”

    “可是……”夏芸芯抬起大大的眼眸,“四妹妹落水之事爹爹和娘亲不可能不会知道,与其让爹娘发现,倒还不如自己招了,也让四妹妹少受一些皮肉之苦。”

    “皮肉之苦?”陈毓可尖叫,“夏相还打女儿?”

    “只是家法而已。”夏芸芯呐呐的解释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