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庶女三嫁 > 第050章 皇宫也不安分

第050章 皇宫也不安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la,最快更新庶女三嫁 !

    这是夏芸萧第三次来皇宫,跟着公公一路到凤仪殿准备给皇后娘娘请安,但凤仪殿里人影攒动,各宫的娘娘都在此,皇后也就不好再召见夏芸萧,让人带着她直接去了陈毓可的住处。

    天才蒙蒙亮,但皇宫里已忙碌起来,只是陈毓可却还紧紧抱着被子不肯起床。

    “公主殿下,今日是开年后礼院第一次上课,而且夏四小姐已在外间候着了,公主快些起来吧。”宫女绿芝苦着脸劝着尚在睡梦中的陈毓可,每每这个时候,就是她最烦心的时候,公主什么都好,就是爱赖床,皇后娘娘舍不得骂公主,却把她们这些伺候的人骂的狗血淋头。

    陈毓可翻了一个身,咕哝道:“叫她等一会又有什么关系?让本公主再睡一会儿。”说着,将脑袋埋进了被子里,突然,她又一个激灵坐起来,大叫道,“我竟然给忘记了!绿芝,快给我梳洗打扮,今天可不能迟到了!”

    绿芝可没有心思管陈毓可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她高兴地掀起帘子,外间候着的宫女鱼贯而入,不一会儿就将陈毓可收拾妥当了。夏芸萧一直沉默不语的站在偏厅的窗前,听着里间陈毓可和宫女笑闹的声音,夏芸萧不自觉的就松了一口气,皇宫是个什么地方她早就在各种电视剧和小说里见识到了,若这个公主也被沾染了那些气息,她真的会有些后悔的。不过现下看来,这个公主还不错,能和身边下人相处的好的人,想必不会太差。

    “喂,你想什么呢?”陈毓可凑近夏芸萧的脸,“我看你半天了,一直没反应,吓呆了?”

    “臣女见过公主,公主万福。”夏芸萧连忙请安,陈毓可却伸手扶住了她,笑道:“你既然是我的伴读,也就不用讲这些虚礼了,走吧,随我一同去礼院。这恐怕是你第一次去礼院吧,没关系,我会让绿芝教一教你带来的丫头,这样你放心了吧?”

    “多谢公主殿下体谅。”夏芸萧心中不由得一暖,真诚的道谢。

    “你可不用谢我!”陈毓可眨眨眼一眼,又突然捂住了嘴巴,见夏芸萧没有追问,这才转移话题道,“我虚长你一两岁,关照你也是应该的。”

    礼院是大宇朝历代皇子公主或一些王爷郡主学习上课的地方,在皇子娶妃、公主出阁之前都必须在此学习。每个皇子和公主也会在各大臣府里挑选适龄人作为自己的伴读,以作陪伴监督。礼院格调简单肃静,乍一看也只像一个平常大臣家的院子,院子里树木高大,看来这礼院有些年头了。

    她们来的还算早,厅里只来了几个人,夏芸萧一个人也不认识,紧紧地跟着陈毓可坐在了中间靠后的位置上。绿芝和微雨也跟着进来为她们摆好了笔墨纸砚后就退了出去,陈毓可坐下来之后就一直左顾右盼,嘀咕着:“怎么还不来?”

    而夏芸萧无事可做,耳朵就特别灵敏,无意中就听到了不远处几个女子的谈话声。

    “看到了吗?那个就是公主殿下的伴读,据说是皇后娘娘千挑万选的呢。”一个身穿粉色衣衫的女子侧着脸低低的说道,“我听说她是相府的四小姐,庶出的,真不知道皇后娘娘为什么会选她呢?”

    “谁知道呢,说不定特别招皇后娘娘和公主殿下喜欢……”另一个女子又道,她只说了一半就停了下来,眼睛直直的看着门口,呢喃道,“一个月没见五殿下了,他愈发的俊逸了。”

    夏芸萧满脸黑线,陈祁钰有那么招人喜欢吗?

    门口走进来的一行人正是陈祁亦和陈祁钰以及几个年龄小一点的皇子,身后跟着几人的伴读,他们几人一进来就引起了不小的骚动。夏芸萧有些郁闷,在这里上课的人不都是与皇室有关的贵族么,为什么还会觊觎陈祁钰的美色?

    “仗着皇奶奶喜欢她,愈发的得劲了。”陈毓可厌恶的看了一眼夏芸萧之前看的方向,正是之前嘀嘀咕咕的说夏芸萧是庶女的两个女子,陈毓可见夏芸萧一脸迷茫,解释道,“那是我皇奶奶恩人的女儿薄秋雨,薄家早就败了,薄秋雨小时候就被养在宫女,皇奶奶又特别喜欢她,封她为秋雨郡主,而且还想把她嫁给五哥。她也愈发蹬鼻子上脸,还真以为自己就是我的五嫂了。”

    夏芸萧一笑置之,相府里的事情就已经够复杂了,她可不想再参合进皇室恩怨里。

    陈祁钰看到了夏芸萧,径直走了过来,在她们前面坐了下来,夏长荀也坐在了他的旁边。

    “萧儿,怎么样,第一次来礼院可否习惯?”夏长荀回过头笑着问道。

    陈毓可皱起鼻子说道:“这是什么话?芸萧是我的伴读,难道我还会为难她?再说了,五哥昨天还特意跟我说过……”

    “毓可!”陈祁钰连忙打断了陈毓可的话,眼神若有若无的瞟向夏芸萧,说道,“你不是说今天要留夏四小姐在你的寝宫用午膳吗?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接受邀请呢?”

    夏芸萧别扭的说道:“五殿下直接叫我芸萧就可以了,公主殿下,今日芸萧第一次入宫就留在宫里用午膳,恐怕不妥……”

    “有什么不妥的!”陈毓可满不在乎的拍了拍夏芸萧的肩膀,余光看见走进来的教书先生,忙闭了嘴,正襟危坐的拿起了毛笔。

    这教书先生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他一走进来,屋子里顿时就安静了下来,夏芸萧突然很好奇这个老头是如何收服这些皇室贵族的。在礼院里上课跟夏芸萧在电视里看到的也没有什么两样,先生在讲台上念一句,下面听课的学生就跟着念一句,若不是夏芸萧肚子里原本有些墨水,肯定不会明白自己念的那些究竟是什么意思。

    但是,她想错了。

    这篇文章读完之后,那先生竟然摸着小胡子说道:“这篇文章是我年前教给你们各位的,现在又跟着我读了一遍,不知道在座的各位对这篇文章有没有什么新的见解?”

    陈毓可暗暗地嘟起了嘴,靠近夏芸萧的耳边低声道:“这是新来的先生,教了我们半年了,特别严厉,老是让我们背书,背书就算了,让非要让我们说出其中的意思。哎,谁让他是父皇年轻时候的好朋友呢,谁也不敢得罪他!”

    夏芸萧不禁失笑,难怪这些皇子公主都那么安分,原来这先生是皇上的好朋友。

    先生的问题抛出来,却没有一个人站起来回答,他斜着眼睛将教室里扫视一圈,淡淡道:“三殿下,不知你对这篇文章有什么新的见解?”

    陈祁亦淡然的站起身,道:“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夫学须静也,才须学也。非学无以广才,非志无以成学。先生,我是这样理解这段话的:有道德修养的人,以静思反省来使自己尽善尽美,以俭朴节约财物来培养自己高尚的品德,不清心寡欲就不能使自己的志向明确坚定,不安定清静就不能长期刻苦努力而实现远大理想。要知真知必须使身心在宁静中研究探讨,人们的才能是从不断学习中积累起来的,如果不下苦工学习,就不能增长与发扬自己的才干,如果没有坚定不移的意志就不能使学业成功。”

    “三殿下,你这样的见解自是没错,只是君子之道,讲求修身养性,你还需要学很多东西。”先生点点头,翻开课本开始了下一篇文的讲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