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庶女三嫁 > 第047章 夏芸萧是伴读

第047章 夏芸萧是伴读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la,最快更新庶女三嫁 !

    见皇后开口给自己一个机会,夏芸芯立刻笑起来:“是。”

    皇后点头,轻启朱唇道:“刚进入二月,正是冬末春初的好时候,天气乍暖还寒,阳光虽然明媚,却也带着一丝寒意。你们两人不如就以这样的景致来作一首诗如何?”

    “作诗?”夏芸芯脸色发白,她除了会画画,什么都不会,像作诗这样的精细活她哪里做得来?

    皇后再次坐在了榻上,随意说道:“想必你们心里也清楚今日本宫召你们进宫的目的,公主今年十一二岁了,在礼院一直不思进取,所以本宫思量着为她找一个伴读。所谓伴读,自然是希望她能陪伴督促公主学习了,而这个人选自然也要有说服力。前些日子夏相跟本宫提过相府的几位小姐,菲儿嫁入皇室自不用说,而你们两个各有长处,至于谁更适合做伴读,本宫问一问就自有分晓。”

    其实皇后大可以不用跟眼前这两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解释,只是当局朝堂诡谲莫测,而夏相在朝上威严尚在,若一不小心得罪了此人,日后皇上驾崩,由谁来掌控皇子登位大局?这一瞬间,皇后的脑海里就闪过了许多念头,微微含着笑意看着眼前的两个丫头。

    夏芸萧的心思慢慢变得清明,总算是弄清楚了皇后召她们进宫的原因。她对进宫做公主的伴读丝毫兴趣也无,可是当她轻轻抬眸的时候,猛地看见陈毓可含着果子冲她使劲的眨眼睛,她心里一阵放松,也不由得笑了笑。或许,能进宫也是一件好事,至少不用整日待在相府那憋气的地方了。

    而一边的夏芸芯的心却犹如火煎,狠狠地咬牙,见夏芸萧和公主相视着微笑,她心里“咯噔”一声。刚才皇后说爹爹推荐了夏府的小姐做公主的伴读,究竟是爹爹没有说清楚是哪位小姐,还是皇后根本不知道眼前的夏芸萧是个庶出的?

    想到这里,夏芸芯又道:“回皇后娘娘的话,四妹妹是相府四夫人所出,并非嫡女,若是让她进宫伴在公主左右,恐怕招人猜疑。”

    “本宫用人,有谁敢猜疑?”皇后冷冷的说道,心里愈发相信了陈毓可贬低夏芸芯的话。

    夏芸芯的脸色更加的白,宛如一张透明的白纸。她这也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跟皇后相处,还以为皇后是一个温婉柔和的女子,所以这才大了胆子说出了那句话,没想到皇后竟然那般威严。皇后冷着脸说出那句话的时候,整个世界一片寂静,夏芸芯的脸色一片灰白,接下来的一切,她都料想到了。

    夏芸萧见夏芸芯的腿有些发抖,便忙开口说道:“皇后娘娘,臣女已经想到了一首诗。”

    “不错,说来听听。”皇后笑道,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夏芸芯却根本不理夏芸萧的好意,恼怒的压抑着心里的怒火,脑海里没有半句诗。

    “又是黄叶飘落时,雾雨细如丝。微微春风吹,莫道回暖,寒露初春时。应知叶落非秋意,春芽展新枝。且看露珠处,枝头翠滴,蕴无限诗意。”夏芸萧缓缓地念道,突然觉得不对,立刻又道,“皇后娘娘,前些日子下了些小雨,是以臣女才有感而发。”

    皇后这下有些震惊了,细细的品味了一番夏芸萧的诗,赞叹道:“小小年纪能做出此诗,真是天赋秉异,连宫里几个成天在礼院学习的皇子也没有你这般才华。”赞叹后,又看向垂头不语的夏芸芯道,“芯儿,你呢,可有一首诗了?”

    夏芸芯死死地咬着唇,缓缓地摇头。

    “那可有一句?”皇后依旧微笑着问道。

    夏芸芯浑身不由得发抖起来,颤抖着说道:“回……回皇后娘娘,臣女不会作诗,只会作画。”

    “那好!”皇后轻轻地击掌道,“今日就到此为止吧,芯儿回去后作画一幅,三日后本宫派人去相府取。好了,本宫乏了,你们都下去吧,本宫让嬷嬷带你们去御花园和菲儿一起逛一逛,到时候让三殿下派人送你们回相府。”

    夏芸芯到这个时候才悄然松了一口气,皇后娘娘愿意看她作画,那至少说明她还是有希望的。可是一想到自己堂堂的宰相府嫡出的小姐竟然要跟一个庶出的一争高下,她就满腹的不甘心。到了御花园,只见夏芸菲正在弹琴,陈祁亦则坐在一边安静的听琴,一副惬意的模样。夏芸萧本不欲打扰,但夏芸芯却像受了委屈般的冲到夏芸菲面前,眼眶红红的。

    夏芸菲弹琴正入迷,冷不丁被夏芸芯吓了一跳,正要责怪,却猛地见她含着泪水的眼睛,忙停了下来,关切的问道:“芯儿,怎么了?”

    “大姐姐,我……我……”夏芸芯哽咽的说道,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夏芸菲心里隐隐约约有些明白,抬起眼眸要问跟在后面的夏芸萧,余光却看到陈祁钰皱起眉头走近了,忙缓和了表情,低声在夏芸芯耳边说道:“先别摆出这副样子,好多宫女太监瞧着,先擦干净,回去再说。”说完,又站直了身体看向陈祁亦道,“殿下,时候也不早了,臣女就带着两个妹妹回府了。”

    陈祁亦一眼就看到了夏芸芯的不对劲,也不虚留,招了招手,说道:“你们仔细点送夏家的小姐们回去,要是怠慢了小心本宫板子伺候。”

    “是,夏小姐,这边请。”领路的嬷嬷温和的笑道,那也是极有眼色的,知道夏芸菲会是日后的三王妃,处处做的滴水不漏,夏芸菲不由得点头赞叹。

    夏芸芯用帕子偷偷地擦了擦悬而未落的泪水,紧紧地跟在夏芸菲身后。

    夏芸萧也不作声,不快不慢的跟着两个姐姐的步伐。因为是宫里的马车送她们三人回去,夏芸芯一路上也都安安静静的,可一下了马车回到府里,夏芸萧就明显的感觉的周边的气场变了。夏铭和陈玉梅在大堂里等着她们,几个旁的夫人则站在一边,见她们三个表情各异的走进来,陈玉梅沉不住气的问道:“出了什么事?”

    “娘,呆木头她……她……”夏芸芯大吼一声,又“哇”的一声扑进了陈玉梅的怀里,哭个不停。

    “芸萧,你把芯儿怎么了?”陈玉梅怒吼道,脸色铁青的吓人,若不是夏芸芯扑在她的身上,夏芸萧都怀疑她会不会一巴掌扇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