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庶女三嫁 > 第018章 选缎子也纠结

第018章 选缎子也纠结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la,最快更新庶女三嫁 !

    夏长荀是夏铭唯一的儿子,他自然为这唯一的儿子操尽了心,将他送到了五殿下身边做侍读。五殿下比夏长荀虚长两岁,也是差不多大小,两人凑到一块去了自然是有说不完的话,京城里的人也都知道五殿下和宰相府里那庶出的独子关系甚密。

    想到这一层,夏芸菲不由得咬紧了嘴唇,看了一眼夏芸芯身后桃红色的布匹,低声道:“芯儿,你也只是做一套衣服罢了,把那桃红色的给我。”

    “不要,大姐姐你明明知道这是我最喜欢的颜色。”夏芸芯嘟着嘴不悦的说道。

    待夏长荀和夏芸萧走出了屋子,陈玉梅这才走到案几边,伸手就将桃红色的布匹抽出来递给夏芸菲,低声道:“他说的昏话你也相信?”

    “娘,既然你不相信,就不要把布匹给姐姐!”夏芸芯扑到夏芸菲的身上就想将布匹抢过来。

    “住嘴!”陈玉梅一声低喝,“好歹你也是相府里的二小姐,这样眼皮子浅的事情就你做得出来!你要多少为娘给你做多少,现在是你大姐姐的事情重要,还是你的喜好比较重要?”

    “娘,你偏心!”夏芸芯委屈的瘪着嘴,“大姐姐哪里都比我好,连抢了我的东西都是我错了!”说着,大哭着掀开帘子跑了出去,陈玉梅连忙使眼色让嬷嬷跟着跑了出去。

    陈玉梅叹了一口气在案几边坐下来,说道:“菲儿,虽说你是相府的嫡长女,不愁婚事的。可那一日进宫的大家闺秀也不在少数,能配得上殿下的女子也有好几个。为娘就是怕出什么岔子啊,若三房的那个小子是真心帮你就罢了,可为娘就怕他是故意蛊惑你,到时候弄巧成拙就不好了。”

    夏芸菲拿着那匹桃红的缎子默默不语,顿了好久才道:“娘,既然如此,那我还不如就穿我平日里爱的素净颜色,这匹缎子就还给芯儿吧,免得她又闹个不停。”

    “那如果夏长荀猜到我们会不相信,说的就是真话该怎么办?”陈玉梅六神无主的说道,她娘家虽然根基雄厚,但自己在相府里的地位却一日不如一日,现在三房里的人都敢骑到她的头上了。芯儿又是个不争气的,她能依靠的就只有大女儿了,等菲儿成了王妃,那三夫人喜萍自然不敢再嚣张了。

    夏芸菲摇摇头说道:“我刚才不过是一时被长荀的话给说懵了,不管他所言是真是假,我做好自己就好了,即使五殿下不喜欢,那不是还有三殿下吗?”

    陈玉梅点点头:“好,你这么说为娘就放心了,但这缎子断断不可以再给芯儿那丫头送过去,她骄横霸道,我不能再惯着她了,这缎子你就留着赏人吧。”

    “娘,你让嬷嬷把这桃红色的布料给芸萧送过去,你记得我刚才跟你说的曲子吗?那是芸萧作词谱曲的,这批布就当是我送还给她的人情吧。”夏芸菲笑道,唤来嬷嬷吩咐了下去。

    陈玉梅有些不信:“那丫头会作词谱曲?我不信。”

    “娘,你莫要不信,她平日里沉默寡言的,才学全都埋在肚子里了,要不是我逼着她,也断断不会有这样好的曲子。”夏芸菲一脸的笑意,“京城里会弹琴的女子很多,只有选曲有新意才能一曲夺胜,娘,你就放心吧。”

    听夏芸菲这么说,陈玉梅也只能点头,那曲子她也听过一遍,韵律谱曲极其成熟,意境极其豪迈豁达,只是菲儿弹得还欠缺火候,但还有五六日的练习时间,到时候应该不会出什么差错。

    从雅漱阁里走出来,夏芸萧觉得周边的空气都变得新鲜了,将布匹递给微雨然后朝杏花轩走去。夏长荀走在她的前面,身后没有一列的丫环婆子们,只有一个小厮,他突然止住了步子停下了脚步,幸好夏芸萧反应的快,才不至于一头撞到了他的背上。

    “芸萧,我听我娘说你变得聪明伶俐了,怎么今个儿见你还是一副不争不抢呆呆的样子?”夏长荀转过头轻笑着说道。

    夏芸萧摸摸鼻子,干笑道:“二哥哥,我一直就是这样啊。”

    “确实,虽然我经常不在府里,但也知道你是个受气包。”夏长荀摇摇头说道,“让我想一想,我有给过你气受吗?”

    “没有,二哥哥每日都在宫里上学,哪里会欺负我?”夏芸萧干笑着说道,她记得没错的话,微雨曾经告诉她这个二少爷曾经也把她当做玩物欺负过一阵子呢。只是后来大了,便不再屑于欺负她这样的小丫头了,反而是和大房那边越闹越僵。

    夏长荀满意的点点头,说道:“不错,变得机灵了一些。”

    走到一条岔路口就和夏长荀分开了,微雨在后面嘀咕道:“小姐,这次可是要进宫赴宴,难道要穿这些不喜庆的颜色?不如去求了四夫人让她给你私下里做两件衣服罢。”

    “这次是大娘带我进宫,我挑了这样的颜色她也是晓得的,到时候责任也该是她担着,不过是一件衣服而已,没什么好忧虑的。”夏芸萧打了一个哈欠说道。

    时雨也点点头道:“小姐素来就是穿这样的颜色,倒没有什么不妥的。”

    几人正说着,就到了杏花轩,却突然见一个眼生的婆子从里头走了出来。

    “奴婢见过四小姐。”那婆子本想装作没看见走开,但夏芸萧一行人却止住了脚步站在门口一个劲的瞧着她,她只好弯腰行了礼道,“大小姐让奴婢把那桃红色的缎子给四小姐送过来做衣裳。”

    “哦?”夏芸萧有些吃惊,“不是说五殿下素爱穿桃红色衣衫的女子吗?大姐姐怎的舍得将这匹布送给我?”

    那婆子摇摇头,脸上闪过一丝轻蔑之意:“大小姐一直爱穿白净素雅的颜色,五殿下的脾性哪能改得了我们大小姐的喜好?这桃红色缎子是大小姐特意赏给四小姐的。”

    “微雨,收着吧。”面对婆子的讥讽,夏芸萧倒是没有什么感觉,虽然桃红色不是她最爱的颜色,但也比那些灰暗的颜色要好。而且既然夏芸菲将这匹缎子送给了她,那至少说明刚才夏长荀说的一番话不尽是真的。

    进了院子,夏芸萧自然又是蒙头大睡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