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庶女三嫁 > 第015章 夜辰不告而别

第015章 夜辰不告而别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la,最快更新庶女三嫁 !

    夏芸萧并不是万花楼的姑娘,所以准备从院子后门进去,而夜辰也不想引起太多的麻烦,也乐意带着夏芸萧从往后门走。守着后门的两个小厮刚才是将后院里发生的事情看得一清二楚的,却突然见夏芸萧完好无损的回来了,都不禁瞪大了眼睛看着她,但也没有拦着他们。

    “你在院子里等我,我等会就出来!”夏芸萧刚要朝如兰的房间走去,突然像想到什么似的又回头柔柔的笑道,“辰哥哥,天快亮了,你待会能不能送我回家?”她走路终究是比不得夜辰的轻功快。

    夜辰点点头,抬头看了看天色,道:“你快些,要是回去晚了,恐怕你爹娘不会饶你。”

    夏芸萧一想到四夫人常氏和宰相夏铭就头皮发麻,连忙朝如兰的房间跑去。

    大概天色真的不晚了,万花楼里异常的安静,只有极少的男女进进出出,连如兰的屋子里也是一片寂静。夏芸萧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会,还是伸手敲了敲门。

    “萧萧?你没出事?”浣冬打开门,一脸惊喜的看着夏芸萧,“我还以为你真得被张爷抓走了,太好了,快进来!”

    夏芸萧一笑,跨开步子往里走,说道:“浣冬姐姐,我福大命大,没事的。”走进去,刚好见如兰从里间走了出来,她一脸疲惫的笑,说道:“萧萧,若你真的在万花楼出了事,我真不知怎么办才好,先喝杯热水压压惊吧。”

    夏芸萧点点头,她确实有些渴了,一口气喝完了茶,然后三言两语的将事情说清楚后,末了,说道:“如兰小姐,天色也不早了,我就是过来和你说一声我没事,好了,我也得走了,过几天再来为如兰小姐写诗词。”

    如兰点点头,让浣冬从里间拿出一个包袱来,说道:“这里面有一些碎银子,上次你写的那些诗词王公子很喜欢,是以赏了很多东西给我,这些你就收着吧。今日在万花楼你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虽然侥幸逃出了张爷的魔爪,但日后恐怕万花楼再无你的立足之地。我劝你以后莫要再来了,用这些银子做一些小本生意才是正理。”

    “如兰小姐……”夏芸萧望着那个包袱发愣,不知道要怎么言语。她好不容易找到的生财之道就要这样被中断吗?可是一想到刚才张爷那副狰狞的模样,她又有些心寒。

    “萧萧,你是正经人家的女孩,莫要被这烟花之地给玷污了,赶紧走吧。”如兰似乎很疲惫,淡淡的说完之后就走进了内间。

    夏芸萧还想说什么,浣冬却把包袱塞进她的怀里道:“萧萧,如兰小姐看着风光,其实背地里不知受了多少苦头呢,那么多王公贵族哪一个不想赎了她去?可是烟花之地的女子进了那些高门大户哪里还会有活路?我看得出来如兰小姐很喜欢你,你莫要辜负了她的一番好意,快点走吧。”

    拿着沉甸甸的包袱,夏芸萧的心里也很沉重,慢慢的朝后院走去。

    夜辰负手站在万花楼的后院里,抬头看着慢慢褪去光华的月亮,心里一阵感慨。

    “小教主。”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声音,夜辰连忙收住了情绪,回头看向来人,“卉姨,你只当我是万花楼的客人,不必招待我,该忙什么就去忙吧。”

    被唤作卉姨的人正是万花楼的老鸨,她低低的垂着头,恭敬地说道:“小教主,刚才属下收到了教主的飞鸽传书。”

    夜辰脸色一冷:“我娘说什么?”

    “教主说……说小教主私自离开水寒门来到京城,让属下发动京城所有教众寻找小教主。”卉姨结结巴巴的说道,头低的越来越低,“小教主,属下劝您还是回去吧,莫让教主担忧啊。”

    “哼!”夜辰冷哼一声,拂袖转过身去,“你就当我没来过万花楼,卉姨,如你要把我娘的话当圣旨,我也无话可说!”

    卉姨抬起头,看着夜辰孤寂冷傲的背影,咬唇道:“小教主,属下只是遵命行事,请勿怪罪!”说着,在夜辰回头之前,单手朝夜辰的后脖颈处砍了下去。

    “你!”夜辰缓缓地回头,一头栽到了地上。

    卉姨立即招招手,后院里立刻涌出一二十个黑衣人,几人动作敏捷一致,上前扛起倒地的夜辰,然后迅速踮脚起飞。顷刻,后院里就恢复安静,就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卉姨左右看去,正要离开之时却见夏芸萧无精打采的朝这边走过来。

    “萧萧?你竟然从张爷的手里逃出来了?”卉姨立刻从之前恭敬卑微的模样变成了一脸的娇笑,“看来你真是福大命大,现在天儿也不早了,我派人驾马车送你回去。”

    “妈妈,你看到院子里一个穿着黑衣服的男人了吗?”夏芸萧环顾四周都没有看见夜辰的影子,不由得问道。

    “哎呀,瞧我这记性!”卉姨上前拉住夏芸萧的手,“刚才有个小伙子跟我说他有要事离开了,怕就是你说的这个男人了。怎么?可是你的情郎?”

    “不是啦,是我刚刚认识的一个朋友。”夏芸萧随意的答道,没注意到卉姨眸子里闪过一丝不明的色彩,她拍了拍夏芸萧的手,立刻唤来小厮准备车马,送着夏芸萧到了万花楼后面的巷子。

    刚坐上马车,却听到了五更天的梆子声,惊得夏芸萧一身冷汗,顾不得再去想夜辰为何不告而别,连连催促马夫加快速度。幸好路上行人极少,马车一路飞驰,很快就到了相府后面的小巷子里。

    微雨坐在杏花树后院的石凳上,从夏芸萧翻墙出去后就一直守在这里,偶尔听到一点声音就会赶紧回夏芸萧的房间看一眼,心里一直惴惴不安。突然间听到了五更天的梆子声,却还未看见夏芸萧回来,急的她后背都渗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来。

    虽然时间还早,天色未亮,但保不准这中间会出什么岔子。微雨一边看着后院的那一堵墙,一边又看着回夏芸萧房间的小道,心悬的越来越高。

    “微雨,你在这里做什么?小姐呢?”正焦虑着,却见时雨急急忙忙的从小道上跑了过来。

    “我……我在这里散心。”微雨结结巴巴的说道,见时雨一脸的焦急,忙道:“出什么事情了?”

    “刚才四夫人身边的红玉过来了,说夫人让小姐今天早一些起来去碎玉轩。”时雨喘了一口气说道,“微雨,你快告诉我,小姐哪里去了?”

    “小姐,她……”微雨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啊?小姐?”时雨突然捂住了嘴惊讶的看着微雨身后的高墙,连忙跑了过去,伸手要扶住往下跳的夏芸萧。

    夏芸萧怎么也没有想到微雨和时雨两个丫头竟然都在后院里,但事情到了这一步也没有了别的办法,只好轻轻的跳下院墙,低声道:“时雨,莫要声张,我不过是出府见了一些世面罢了,忘记你今天看到的!”

    “是,小姐!”时雨垂着头低声答道,见夏芸萧只是嘱咐自己,而未嘱咐微雨,心下不平起来。又想到微雨早就等候在此地,肯定是早就知道关于小姐的私事的,心中更加难受起来。

    夏芸萧点点头,又问了一些话,才知道常氏天还未亮就要见她。连忙回房间重新换了一身衣裳,将手里的包袱严严实实的藏了起来,这才往常氏所住的碎玉轩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