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庶女三嫁 > 第003章 调查落水之事

第003章 调查落水之事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la,最快更新庶女三嫁 !

    整整一个晚上,夏芸萧都难以入眠,这样离奇的事情发生在她的身上,让她一天两天根本无法接受。前世的事情如过眼云烟一幕幕的在她的脑海里闪现,时雨的只言片语也时不时的在她的脑子里回响,她叹了一口气,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既然老天安排她来这里,那么一定有他的意思,她顺其自然吧。

    第二日,天气明媚,夏芸萧睡到了日上三竿才起床。她以为这是古代千金小姐的福利,却原来是因为她高烧刚退,大夫人体恤,才让她多睡了几个时辰。照以往的规矩,一大早府里的众夫人小姐都是要去大夫人的院子里请安的,而她尚在病中,所以免了她的请安。

    等梳洗完毕,已经是午间了,夏芸萧刚想借着午饭之前的一点时间好好欣赏一下她的院子,却见一个年过半百的嬷嬷垂首跑了进来。

    “乔嬷嬷,可有什么事?”时雨连忙上前扶住了来人,将她引了进来。

    乔嬷嬷对着夏芸萧行了礼,说道:“小姐,老爷刚刚下了朝回来,要请小姐去前厅问话。”

    “可是我落水之事?”夏芸萧皱眉问道。

    乔嬷嬷点点头,在前面带着路,说道:“小姐,老爷极其重视此事,现在府里的夫人小姐少爷们都在前厅里,小姐想起了什么一定要告诉老爷。小姐发高烧的这两日,夫人急的嘴里都起了泡,还望小姐一定要记得夫人的嘱咐。”

    这乔嬷嬷是四夫人常氏身边的老人,是四夫人的奶娘,随她一起陪嫁进相府的,对常氏忠心耿耿。她眼见着常氏和这个四小姐在府里的地位一日不如一日,她比谁都焦心,对夏芸芯的懦弱寡言也是恨铁不成钢,所以才特意出言嘱咐她。

    夏芸萧点点头,该怎么说话还是要等看到了形势再说。

    前厅里站满了人,唯独夏铭坐在主位之上,陈玉梅坐在主位下首的位置,左右两边规规矩矩的站着几个夫人和小姐。见夏芸萧来了,陈玉梅连吩咐人端了一张软榻过来,说道:“芸萧高烧刚退,坐着回话吧。”

    夏芸萧在职场上混了那么多年,一些人情世故的道理她还是懂得的,大厅里的人哪一个不比她身份地位要高,哪有她坐着的道理?再说了,这具身体早就无恙了,何苦坐着遭人白眼?夏芸萧抬眼看了一眼站在陈玉梅身后瞪着她的小女孩,笑着福了福身,说道:“多谢大娘关爱,芸萧身体已经大好了,各位哥哥姐姐们都站着,芸萧哪有坐着回话的道理?”

    她话音一落,屋子里的人都惊疑的看了她一眼,但也只是看了一眼,没有后话。

    夏铭点了点头,挥挥手让夏芸萧站到了四夫人常氏的身后,沉声说道:“我一心扑在朝堂之上,很少如今日这般将你们所有人叫过来说话,是因为什么事情你们也都知道!昨日我也跟夫人说了,这件事情必须彻查,要不然败坏了我夏家的名声是你们任何人都担待不起的!”

    陈玉梅立即说道:“老爷,芸萧高烧一场将所有事情忘得干干净净,妾身将那日伺候她的丫头婆子们都审问了一遍,但却依旧没有结果……”

    “夫人,萧儿休息了一夜,有些事情已经记起来了。”四夫人常氏连忙上前说道,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夏芸萧。

    夏芸萧心里“咯噔”一下,想着昨日常氏交代她的话,也不知是真是假,于是避开常氏的目光,福了福身说道:“确实如娘亲所说,昨天夜里芸萧的脑子里的确闪过一些影像,不过不太真切。芸萧斗胆请大娘将伺候芸萧的那些下人叫过来,听他们说一些,或许芸萧就能完全记起来了。”

    陈玉梅的脸色沉了下来,冷声道:“老爷等一会还有要事,哪有什么时间听那些下人们说三道四……”

    夏铭摆了摆手,说道:“不碍事,这件事情不搞清楚我也不会安心,将那些下人叫上来。”

    陈玉梅无法,只得将那些丫环婆子们带了上来,夏芸萧惊异的看着,一连竟然有五六个人。其中三个丫头和两个婆子,每个人都很狼狈,浑身脏乱的跪在地上,一看就是从柴房里拖出来的。

    “前日都是你们伺候四小姐去清荷园的,四小姐无故跌入河中,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一个个的说清楚了,要是有谁隐瞒不报,或者说假话充数,仔细你们的皮!”陈玉梅冷冷的瞪着跪在厅里的人,气哼哼的说道。

    一个婆子立即磕起头来,一边说道:“老爷夫人明鉴,那日我们两个婆子跟着四小姐去清荷园,可是半路四小姐说口渴,所以我们两去给四小姐拿茶水去了,至于四小姐是如何落水的,奴婢真的不得而知啊!”

    紧接着,一个丫头也跟着说道:“吴嬷嬷和李嬷嬷走后,奴婢和小玉也去为小姐拿吃食点心了,后来只有微雨一个人跟着小姐,奴婢真的不得而知,求老爷和夫人明鉴!”

    跪在最后面的丫头低低的垂着头,浑身不停的颤抖着,这个人是微雨无疑。夏芸萧皱眉看着她,看她能说出个什么好歹来,等了很久,却只见她一直跪着,沉默不言。

    陈玉梅的脸色变得更冷了,站起身一脚踹了过去,冷声道:“你是四小姐的贴身丫环,四小姐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闭着嘴巴子不说话以为这事儿就过去了?来人啊,把她拖下去打三十板子,看她说还是不说!”

    “夫人,三十板子可不是闹着玩的,要是把人打死了该当如何?”常氏挑着眉说道,看向主位上的男人,“老爷,许是这丫头有什么难言之隐,待妾身来问问她。”

    说着,常氏走到大厅中央,倾下了身子,伸手抬起微雨的下巴,说道:“当初是我安排你伺候四小姐的,以为你是个老实衷心的丫头,没想到却是一肚子的坏水!你不要这样可怜巴巴的看着我,那天你在湖边看到听到了什么如实说出来,老爷和夫人自然不会为难你。但若你还这样闭着嘴巴不说话,轻的会将你打发出相府,重一点就是重打三十大板丢在大街上。不要再让我们废话,快说!”

    说着,常氏紧紧的盯着微雨的眼睛,见她眼里全是懦弱和犹豫,捏紧她下巴的手不禁加重了力道,一双眼睛如火一样的喷进微雨的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