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兵王的美女纵队 > 第122章 哭泣的黑山老妖

第122章 哭泣的黑山老妖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la,最快更新兵王的美女纵队最新章节!

    .

    赵铭刚一上车关上车门,关洁就感觉浑身上下都一阵不舒服,本就有些狭窄的车厢里空气都像是快要凝窒了。她忍不住看了看赵铭的脸色,发白,紧张,冷汗一阵接着一接,表情和眼神仿佛有点狰狞可怖。

    关洁一下就想起了那个吸血鬼魔术师,心里有点害怕起来,不敢多问,小心的开着车。

    “不去医院,你开车带我去一个地方!”赵铭沉声道。

    “你都这样了,还不去医院?”

    “少废话!”赵铭的声音很凶。

    关洁吓得浑身一哆嗦,“去哪里?”

    “前面右拐……沧浪河道!”

    关洁非但不敢置疑,都不敢看赵铭了。现在,他就说要把车往地狱开,关洁也不敢哆嗦半句……现在他这样恐怖的神情,身上散发的这股让人胆寒的气息,十足就像是那个吸血鬼魔术师!

    乳白色的宝马中速行驶在沧浪河大道上,关洁紧张得浑身发紧,心脏突突的乱跳……这条道人好少!他想干嘛,难、难道他要杀了我?!

    这一紧张,车都开得有一点不稳了。

    赵铭的左手狠狠掐着右手的手腕,让它不再抖得那么厉害。双手往下狠狠压在自己的裆部,已是坚硬如铁!

    关洁太性感了!

    从刚刚看到她的第一眼起,赵铭就再也无法压制心中那一头名叫PTSD的猛兽!

    “停车!”

    赵铭一喊,紧张的关洁条件反射一样的一脚踩上了刹车。宝马一个急刹停住,关洁的身体往前一冲,安全带勒在心形低领的连衣裙胸口,饱满的酥胸被勒出一道诱人的深沟。

    赵铭毫无征兆的猛然伸手,抓住了她的美峰。

    关洁大惊失色,本能的大叫一声“啊!!”

    这一声充满惊悸的叫喊,仿佛是彻底的激怒了赵铭心中的那头野兽。他猛然一扯,扣在关洁身上的安全带被连根儿被拔断。

    然后,赵铭一个翻身就压到了关洁身上。

    关洁被吓坏了,脑子里面一片空白,伸手踢腿的抗拒,“赵铭,你疯了!你干什么?”

    “哧——啦!”

    一声响,赵铭野蛮的撕破了关洁的连衣裙,无肩带xiong罩也被扯掉了随手扔到了一边。

    “啊!!”关洁惊慌的大叫,双手捂到了赵铭的脸上要推开他。赵铭随手一拍关洁的两条胳膊就被挡开了。

    双手往下猛然一握,关洁一对美白丰满的玉峰全然落在了赵铭的手里。俯身下去,一顿肆无忌惮的猛亲猛舔。

    关洁彻底懵了!

    赵铭的强壮、野蛮和强烈到毁天灭地的雄性渴求,让她完全来不及思考更不可能抗拒。

    胸部传来的快感如此的突然、迅速而且强烈。关洁像每一个雌性动物那样,本能当中有着被雄性征服的渴望。现在既然都已经捅破了这一层纸,她也就顾不得什么矜持与羞涩了!

    “哧啦啦!”

    连着几下,赵铭把关洁身上的连衣裙都快要扯成了布条。

    雪白完美的胴体,高耸丰满的玉峰……没有男人能够抗拒这样的诱惑!

    赵铭呼呼的喘着粗气,在这狭小的空间里紧张又匆忙的脱着自己的衣服,眼睛几乎都要赤红冒血了。

    关洁被他压在身下完全弹动不得,看到他这样的表情有点害怕,也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正当赵铭脱光了衣服再要再次压下来时,关洁双手在他结实的胸膛上一撑,“你温柔一点,好吗?”

    赵铭脸上的两股汗沿着下颌,叭嗒、叭嗒的滴在了关洁雪白的美峰之上。

    “嗯……”点头。

    关洁把手放下来把连衣裙拉到腰间,抬了抬脚,蕾丝小内裤挂在了一侧的膝盖上,红色的高跟鞋仍然悬在挂尖上。

    然后,关洁的一双穿着黑色丝袜的修长美腿,如蛇般缠到了赵铭的腰上。

    “来吧,男人!”

    ……

    半个小时后。

    赵铭摇下了车窗。这里人车都很少,倒是不用担心走*。身上大汗淋漓,清冷的夜风吹在赵铭身上,他总算冷静了一些。

    关洁也摇下了车窗,扭头看着窗外。蜷着双腿坐在车椅上,凌乱的连衣裙搭在胸口,若隐若现。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气氛谈不上尴尬,但绝对不和谐。赵铭把自己的外套从后座拿过来摸了摸衣兜,烟盒里空了。于是把外套朝关洁递了一递示意她披上。

    关洁接过了赵铭的黑色风衣外套盖在身上,从储物箱里拿出一盒软包装的钻石芙蓉王递给赵铭,“这烟不错,你试试。”

    关洁主动打破了沉默。

    赵铭笑了一笑接过烟,拆开点上了一根,“不错,很醇,就是烟蒂太长烟丝太短了。一次要抽两根才够解瘾。”

    “给我也来一根。”关洁伸出两根手指摆出一个V字的造型。

    “想不到关经理也是道友。”赵铭笑着给了她一根。

    “我没瘾,偶尔抽着玩。”关洁点燃了烟,吸一口悠然的吐出烟雾,动作谈不上有多老道和熟练,但是绝对的优雅又妩媚,而且没有那种放荡与轻佻的风尘味道。

    她仍然看着窗外。

    赵铭倒是想说一句“对不起”,但又好像有点多余和矫情。于是,两个人再次陷入了沉默,抽着烟。

    关洁打开车里的音箱,放起了音乐。

    一首英文老歌《Cry on my shoulder》 。

    赵铭从来就没有什么音乐细胞,但是听到这首歌突然心头微微一怔,烟灰不经意的抖落掉到了车座上,连忙伸手去掸烟灰。

    “没有关系。”关洁察颜观色的本事早已是出神入画,好奇的深看了赵铭两眼,淡淡道:“想不到你也挺怀旧的。”

    “怎么说?”

    关洁笑了一笑,笑容挺古怪,也不知她是善意还是恨意,“这是十年前的老歌了。有故事的人才喜欢听。”

    “我对音乐一窍不通。”赵铭满不在乎的道,“只是觉得这音响还真不错,不愧是宝马。”

    “是吗?”关洁不再追问,再次扭过头去,看向了窗外。

    周围很安静,音乐轻盈而动听。

    “But if you wanna cry(如果你想哭)”

    Cry on my shoulder(在我的肩膀上哭泣)

    If you need someone who cares for you(如果你需要关怀你的人)

    If you‘re feeling sad your heart gets colder(如果你感到悲伤心渐渐变冷)

    Yes I show you what real love can do(我会让你知道真爱的力量)

    ……

    赵铭夹着烟的手放在窗外,烟灰结了挺长的一截没有再动。他的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童馨的模样……当初她第一次去部队看我的时候,就喜欢哼这首歌给我听,还骂我是落伍的土包子,呵呵!

    转眼,十年过去了。我坐在宝马车里再次听到这首歌,她的魂魄都已步入了轮回。

    时间,有时会很残忍。

    赵铭扔掉快要燃尽的烟头又点上了一根烟,不经意的看一眼关洁,她虽然把脸对着窗外,但是赵铭知道……她哭了!

    “对不起!”

    “和你无关!”关洁深呼吸了一口转头苍白又尴尬的笑了一笑,朝赵铭伸了伸手,“递张纸巾给我。”

    赵铭从副驾驶的车台上扯了两张纸巾给她。

    “把你的裤子和衬衫穿上,过来开车。”处理了一下眼泪后,关洁把赵铭的外套穿上了,挪到了后座。

    “去哪里?”

    “我这样子还能去哪里?”关洁倒是没生气也没有发飙,平静的说道:“去我家。”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赵铭关掉了音响安静的开着车。途经一个药店时,关洁突然道:“停车。”

    “干什么?”赵铭从后视镜里看了关洁一眼,她的表情倒是挺平静的。

    “我……危险期!”

    下了车,赵铭跑进药店买了一盒紧急避孕药再度回到车上,把车子开到了一个小区停进了车库里。

    小区挺高档,全是别墅。关洁的家就是一栋联排别墅,欧式风格。

    关洁下了车,没有说话,裹着赵铭的那件大风衣拿钥匙开了门。赵铭沉默的跟在她身后,进了房间。

    家里没人。

    关洁进去后打开了灯,赵铭看了一眼,房间很大装修得很漂亮,符合关洁的出众品味。

    “坐吧!”说了两个字,关洁就径直进了自己的房间。

    赵铭在BM Style意大利品牌的奢华金色大沙发上坐了下来,点上根烟,头枕着舒服柔软的沙发垫闭目养神。

    PTSD算是暂时压制下来了。赵铭还是有点担心,没想到它还会发作得这么厉害。有空得去看心理医生,弄一些SSRIS的药物来辅助治疗。

    关洁换上了一身睡衣从房间里出来,把赵铭的外套挂在了衣架上。看了背对着她的赵铭一眼,没有说话,默默的走进了浴室。

    赵铭听到动静回过神来,我是该走,还是该留呢?

    烟灰结了挺长,赵铭在茶几下面找出一个烟灰缸,同时发现了一个木质的照片框架。翻过来一看,是一张合影,关洁和一个男人。

    照片上的关洁大约二十岁上下,漂亮而且清纯;这个男人大约二十六七岁的样子,很阳光长得也还挺帅,两人还真是很配般的一对俊男美女。

    “那是我老公。”关洁在他身后说道。

    赵铭回头看了一眼,关洁已经洗完了澡,穿着一身长及臀部的红色吊带式睡衣,如同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

    “他人呢?”赵铭头一次听说关洁有老公!想不到我还办了个人妻,真是恶贯满盈啊!

    关洁的声音和表情都很平静,平静得不带一丝烟火气息,说了两个字——

    “死了。”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