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绝恋之倾城传说 > 149.临行的条件

149.临行的条件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la,最快更新绝恋之倾城传说最新章节!

    萧执刚刚走到内帐,还没想好要如何跟乌若岩说,才能让她不太伤心,跟着大军一起,离开这个不再属于她的,已经变得非常脆弱的国都,吉小霞就到了。

    “萧姑娘,元帅派我来跟你一起服侍乌姑娘。”吉小霞脸上毫无表情,语气相当生硬。

    萧执也不在意,她知道,每一个被掠到契丹,经过残酷的训练,被当做暗卫和死士的中原人,无论男女,都对契丹人心存芥蒂,却又不得不服从安排。

    能有几个人,像耶律飞雪那样,做的到将这芥蒂深埋于心底,表面上不动声色?

    虽然祝雪梦已经改回了原来的名字,但萧执,还是习惯想起她的契丹名字。

    也不知道飞雪现在怎么样了,是不是已经知道,乌若岩跟她在一起?

    “小霞,你以后可以叫我萧执姐姐。”萧执的眼睛,弯成一对月牙,汉话说的,比乌若岩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好多了。“不用那么客气。”

    “好,萧执姐。”吉小霞看似很听话的答应,语气却依然生硬。

    萧执笑笑,去看乌若岩。

    “乌姑娘,换身厚实的衣服,我们,要出发了。”

    “去哪儿?”乌若岩恹恹的。

    如若是往日,看到吉小霞对萧执的态度虽然生硬,人却显出了难掩的单纯的一面,乌若岩早就会忍不住她的好奇心,对吉小霞进行一番仔细认真的观察。

    但是现在,她对耶律德光营中的一切,都不感兴趣。

    “大军要去别处打仗,乌姑娘当然要随军出行。”吉小霞不待萧执说话,就答道。

    乌若岩没想到,她对吉小霞不感兴趣,吉小霞却对她很感兴趣。而且,跟她说话的语气相当温柔,好像刚刚跟萧执说话的,是另一个人。

    乌若岩不知道,吉小霞和陶陶,已经到营帐有几天了,不过,一直在另一个帐中。

    那本是萧执的帐篷,但自她被送到这里之后,萧执就大部分时间,都在帅帐陪她,甚至晚上也宿在这里,而只是偶尔去那边,看看墨菊。

    吉小霞和陶陶一到,就被派到墨菊那里。墨菊也就不再被捆绑着,而是有了几分自由,但却不许走出营帐一步。

    墨菊本就是个随性的人,喜怒哀乐都挂在脸上。虽然不至于,对吉小霞和陶陶破口大骂,却对两个人,都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架势。

    本来墨菊被绑着的模样,就让吉小霞和陶陶,明白她不是契丹人的贵客,而是契丹人的俘虏。对契丹人表面的臣服,和藏在内心深处的愤恨,已经让二人心中本能地,对她产生亲近感。又见她对她们一副冷淡的样子,这两个人就更加确信,她跟契丹人,不是一路的。

    墨菊也是聪明人,渐渐从吉小霞和陶陶的言行举止中发现,这两个人,虽然是契丹派来的侍卫,却对契丹军都非常冷淡,甚至有不太明显的厌恶。相反,对她,却是很温和。

    这让墨菊对吉小霞和陶陶有了几分好感。

    吉小霞和陶陶防人之心很强,从未在她面前说过什么,但三个人却相处的十分融洽。

    而吉小霞又是个相当敏锐的人,从最初墨菊对她和陶陶的问话中,就知道,跟墨菊一起被抓来的,还有一个人,是墨菊的“小姐”。

    不过,显而易见,这位“小姐”的待遇,要比墨菊好多了。能在帅帐里一住一个多月,让萧将军的妹妹亲自服侍的,那可不会是一般人。

    尽管如此,经过特殊训练的吉小霞,还是一眼就看出来了,乌若岩虽然有最好的待遇,人却并不快乐,那悲哀和伤痛,是从骨子里发出来的。

    乌若岩听了吉小霞的话,心里一颤。她知道,耶律德光这是要随时带她在身边,同时不给任何人,找到她、救出她的机会。

    “你们元帅呢?”乌若岩沉声问。

    虽然明知道可能性不大,乌若岩还是决定一试。

    “乌姑娘,还是准备走吧!”萧执的语气,有几分无奈。

    她虽然不十分清楚,乌若岩找元帅做什么,但是,却真的很担心,乌若岩和元帅再一次加深彼此的误会。

    这几年来,他们几乎每见一次,彼此的仇恨就会更多一层。

    她更清楚的是,此刻,在乌若岩心中,只有单纯的恨,而在元帅心里,却不仅仅是恨。

    其实,乌若岩心里苦,元帅,又何尝不是心里也苦,甚至更苦?

    “是啊!乌姑娘。元帅是不会改变主意的。”吉小霞也柔声劝道。“墨菊也跟着一起走呢!”

    “小霞!”萧执想要出声制止,却已经来不及了。

    她知道,吉小霞人虽然相对单纯,没有太多拐弯抹角的心思,但头脑还是相当清楚的,并非看不出来,乌若岩和墨菊,根本不知道彼此的消息。

    吉小霞不是一时口误,分明就是故意的。

    萧执也只是轻叹了一声,没说什么。

    乌若岩却并不吃惊。

    她早就想到,跟她一起进宫的墨菊,也难逃被带到契丹人手中的命运,也知道,耶律德光暂时不会,拿墨菊怎么样。

    他之所以还没有用墨菊威胁她,是因为,他已经看出来,她不再跟他做无谓的争斗。

    “萧执,小霞,去叫耶律德光来。”乌若岩坚持道。

    她知道,萧执和吉小霞是猜错了她的心思。她并不是要固执地留下来,她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她只是要借着这个时机,给自己心里牵挂的人,争取更多的机会。

    “好。”萧执答应着,转身离开。

    吉小霞一边帮乌若岩换好衣服,一边告诉乌若岩,墨菊很好,没有受到任何刑罚。

    可能是因为这段时间,总是在床上躺着,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乌若岩换好衣服,人已经微微冒汗。

    她坐在椅子上,感激地看着吉小霞,却没有说话。

    吉小霞对乌若岩的感激,倒没什么反应,反正她也不是为了要谁的感谢,她只是说了,她想说的话。

    她只是在心里暗暗惊奇,乌若岩看起来整个人都被悲痛包围,居然,还有如此黑白分明的、清亮的眼神。

    看到耶律德光来到帐中,吉小霞见过礼之后,就退了出去。

    耶律德光默默地看着乌若岩,按捺着心的狂跳。

    这还是自他逼她喝下那碗堕胎药后,她第一次派人叫他过来。

    这一个多月来,她一直在发烧,即便偶尔清醒过来,见到他,也总是无视他的存在,不看他,也不说话。

    而今,她还是不说话,只是静静地坐着。

    她真的很安静,没有倔强的表情,没有恨恨地看着他,但耶律德光却能感觉到,她心中,那刻骨的疼痛。

    耶律德光又觉得心里一抽。

    他知道,她的痛都是他给的,就如他的痛,也都是她给的一样。

    如果可以,他并不想看到,他和她将彼此折磨到不能回头。他只是无论如何也容不下,她和李冷的孩子。

    所以,今天她找他来,不管她对他提什么条件,他都会答应,只要,她跟他一起走。

    “若岩!”等了半天,也不见她开口,耶律德光终究还是忍不住,哑声道。“你叫我,有什么事吗?”

    他发现,在她面前,总是他在沉不住气。他为之气结,却毫无办法。

    乌若岩张了张口,本来想跟萧芜她们一样,叫他“元帅”,可是,终究过不了自己心里这一关,还是直呼其名。

    “耶律德光,你要带我去哪儿?”

    “大军走到哪儿,我们就去哪儿!”耶律德光含混地回答。

    他没有让任何一个她身边的人,知道他的去处,包括萧执。因为他不想让她知道他们的去处,他对她,还是严加防范的。他知道她的能耐,她能让他身边的很多人,都对她生出些许感情,如果她想离开他,她有本事让人,将她的行踪传出去,传到那些会来救她的人那里。

    他倒不怕有人来救她,他的数十万大军,虽然会分兵各处,但都足以阻挡区区几个人。他只是不希望有人打扰到她,让她尽快忘了从前的一切,尤其是李冷。

    乌若岩当然也知道,耶律德光不会告诉她。反正这也不是她的主要目的。

    “我可以跟你走。”乌若岩面无表情地说。“但是,我有个条件。”

    “说。”

    “放了墨菊。”乌若岩立刻接口。“我要亲自送她进城,看她回到乌家。”

    耶律德光看着乌若岩。乌若岩的条件,并不出乎他的意料。同时不出乎意料的,还有她对他的防备之心。

    的确,乌若岩说要亲自送墨菊进城,看她回乌家,是因为乌若岩在防着耶律德光,防备他再找个跟墨菊身材相似的人,混进家中。

    那样的话,乌家和李家所有的人,就真的在耶律德光的掌控之中了。所有的人,包括,她的小石头。

    她不能让他们,落入耶律德光的魔掌。

    “好!”耶律德光仍然一瞬不瞬地看着乌若岩。“不过,我也有个条件。你要一直留在我身边,否则,我想抓谁回来,就可以抓谁回来。”

    耶律德光觉得,自己已经尽量将语气放缓,放软。但是,听在乌若岩耳中,这不是条件,这依然是威胁。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