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绝恋之倾城传说 > 107.抉择(3)

107.抉择(3)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la,最快更新绝恋之倾城传说最新章节!

    雪后的风总是特别的大,北风呼啸,带着属于冬天的冷酷,寒气袭人。

    李冷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任狂啸的风扑打在脸上,身上,丝毫也没有觉得寒冷。

    他的心,比这冬天的风更加狂乱,让他想咆哮,想大喊,却最终,没发出任何声音。他觉得,他已经没有力气去喊了。就像他明明是想拼尽全力狂奔,却只是很慢很慢,一步一步地走出来一样。

    她最后晕倒的样子,让他的心痛到缩成一团,他更恨自己的不是这心痛,而是,他竟然一边走,一边想着要飞奔回去看看她,他不知道自己用了多大的力气强迫自己不许回头,才走出道观,走到这他和她经常执手散步的地方。

    他的手缓缓地伸开去,想起从前她的手总是很温柔地被他握在手里,偶尔,也会很调皮地想要挣脱,却总是挣脱不出去。而今,他却只是抓住一缕寒风。

    也许,很多美好的事情都跟这风一样,你好像已经将它握在手心里,摊开手掌,却发现什么都没有。

    一切都是空。

    他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也不知道究竟在想些什么。开始的时候,还能抓住自己的痛彻心扉的思绪,慢慢地,他居然什么都不想了。他的脑中一片空白,心里也是空荡荡的,只是任自己和这风沉默对抗,风肆虐着他,他偏偏不让自己倒下,虽然,他觉得自己真的很累,累的很想倒在雪地上。

    “公子。”墨菊的声音,从身后飘过来。

    “公子。”见李冷不动,墨菊又叫了一声,径直跑到李冷面前。“你不要命了?这么大的风。”

    李冷低头,看了一眼墨菊,眼神有些恍惚,仿佛没听清楚墨菊说的是什么,也没看出来,面前的这个人是谁。

    “公子。”墨菊大惊,双手抓住李冷的一个胳膊,使劲儿地摇晃着。“公子公子,你怎么了?你说话啊!”

    “我没事儿,墨菊。”李冷终于将所有在风中飘散的思绪都拉了回来,轻轻地开口。可是,这意识的集中,却让他在一瞬间又觉得心如刀割,本来没想问的话,还是问了出来。“她怎么样?”

    “我出来的时候,小姐还没醒。”墨菊立刻说。“公子,这里太冷了,快回去吧。”见李冷没什么反应,她又低低地加了一句。“我看,恐怕你不回去,小姐是不会醒过来的。”

    “呵!”李冷冷笑了一下,墨菊的话让他觉得既刺耳又刺心。

    “公子,你……”墨菊鼓着腮,有些恼怒地看着李冷。

    她不知道公子和小姐之间究竟怎么了,可是,他不仅看着小姐晕过去而不管不顾,在她跑来告诉他小姐还没有醒过来时,竟然还发出这样不屑的笑声!墨菊真的觉得生气了,不管是什么原因,公子都不应该对小姐这么冷漠。

    “公子,你确定不回去看看小姐吗?”墨菊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气愤和不平,瞪着眼睛看着李冷。

    李冷看了一眼墨菊,没有说话。

    “好,那就不去。我就回去告诉小姐,她可以这辈子都不用醒过来了,反正她最在乎的人都不在乎她!”说完,墨菊说完,一甩头,气呼呼地离开了。

    李冷怔怔地看着墨菊的背影,耳边,还在想着墨菊的话。最在乎的人?墨菊说的是自己吗?墨菊真的太天真了。如果她在乎他,又怎么会有了耶律德光的孩子?

    又冷笑了一下,压下墨菊的话,给他的心带来的那一点儿希冀。不能给自己任何希望,否则,他只会为了她更难过,更心痛,更不知道该如何自处。

    一连两天,李冷没有问任何关于乌若岩的消息,也没再进那个屋子。他独自一个人去练功,雪花、落叶、枯枝、碎石,都在他凌厉的剑锋下卷起,发出绝望的呼叫,而那股好不容易压下的真气,仿佛又开始在他体内翻腾,让他觉得五脏六腑都在绞痛,整个人一会儿冷,一会儿热。

    可是他不能停下来,只要一停下来,有一种锥心刺骨的痛,要比内力的焚烧更让他无法承受。

    林凡眼看着李冷不跟任何人说话,只是拼命练功,每天很早就走,很晚才回来,茶饭无心,晚上基本不睡,人已经迅速地瘦了下来,不仅暗暗心焦。

    而另一边,虽然乌若岩的呼吸已经平稳,早就应该醒过来了,但是,她却一直处于昏迷的状态,也让林凡和玄清道长觉得非常棘手。

    “也许,是她自己不愿意醒过来。”祝雪梦想起在契丹的时候,乌若岩因为受伤很重,曾经三个月未醒,“医神”刘贺之曾经说过这样的话。

    “道长,总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林凡说。

    玄清道长双眉紧锁。

    虽然李冷什么也没说,但是,他能看得出来,李冷体内那股莫名而来的真气,因为李冷拼尽全力的练功,已经又开始在李冷体内乱窜,如果不能心平气和地好好修炼,那一身内力,怕是要毁了。

    而乌若岩的呼吸虽然看似平稳,身子却是越来越弱,两天来,因为喂不下东西,也是滴水未尽,长此以往,怕是也会承受不住。

    看来,这两个孩子都已经入了魔障,顺其自然恐怕是不行的了。

    “岩儿昏迷不醒,我们就只能从冷儿这边下手,看能不能敲醒他。”玄清道长深思道。“这两天他不吃不喝,不跟我们照面,根本就是在逃避大家,不想听到关于岩儿的事情,我们一定要让他知道,岩儿还没有醒。”

    林凡点头。

    “还是我去好了。”墨菊说,这两天,她跟祝雪梦一起日日夜夜守着乌若岩,脸色也不太好。

    “无论如何,只要他肯来见若岩,其他的事情,都好说。”林凡说。“否则,像他现在这样,我们说什么,他都是听不进去的。”

    “还是让墨菊去试试吧。“祝雪梦看了一眼墨菊。“毕竟墨菊从小跟李公子一起长大,比较了解他。”

    墨菊撇了下嘴,对祝雪梦的话不置可否,屋子里多了一张床一个人,那天当着乌若岩的面,她表现得很高兴,不过是怕让小姐觉得为难,其实心里,她是不太喜欢祝雪梦的。

    但是,她觉得祝雪梦的话还真的是说对了,这两天,她虽然并没有见到公子,但心里,却对公子的冷漠很生气,非常生气,她一定要替小姐好好教训他一下。

    “公子公子,不好了!小姐,小姐她……”墨菊人还未到,声音已经传来,显然是太急,说话都气喘吁吁的。

    “她怎么了?”李冷刚刚练完功,整个人本来大汗淋漓,停下来被这冬日的冷风一吹,又仿佛瞬间凉透了。看着墨菊焦急的样子,他只是淡淡地问。

    “她……她她……”墨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嘴唇颤抖着,越着急越说不上来的样子。“她她她……”

    李冷脸色瞬间大变,一把拉住墨菊的手。他的手是滚烫的,墨菊的手却是微微潮湿,这么冷的天,她居然手心有汗。

    “快说,她怎么了?”李冷觉得自己脑子轰轰的响,拉着墨菊的手在微微抖着。

    “她……她……”墨菊看着李冷那张憔悴不堪的脸,也感觉到了李冷发抖的手。这两天她因为生气,都没有见到他,不只是他躲着他们,她也是故意躲着他的,没想到他是这么狼狈。她本来只是想吓唬一下他,没想要哭,但眼泪却忍不住流了出来。“她……”

    李冷不待墨菊再说什么,立刻放开墨菊的手,飞奔而去。

    墨菊蹲在地上,好不容易将自己刚刚故意不用轻功,使劲儿跑了几圈才赶过来,而累得急促的呼吸平复下来。她眼里含着泪,嘴角,露出个既调皮又心酸,既欣慰又担忧的笑。

    玄清道长和林凡看着墨菊出去,还是有些不放心,本想跟着去看看,刚刚走出门口,就看见李冷急匆匆赶回来。

    “道长,她怎么样了?”

    玄清道长正要说话,却听到林凡非常沉痛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冷兄弟,你进去吧。”

    玄清道长正自奇怪林凡的语调,却看到随后跟来的墨菊,正跟他身后的林凡瞪着眼睛使眼色,再看李冷心急如焚的样子,轻轻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

    李冷早已不顾一切地冲进屋内。

    祝雪梦正坐在床边,默默地看着乌若岩。见李冷脸色雪白地冲了进来,祝雪梦连忙站起来,正不知道该不该拦住他的工夫,李冷已经直扑到床上。

    “若岩,若岩。”李冷声音沙哑,焦急地呼唤着,将乌若岩抱起来,拥在自己怀里,声音颤抖。“若岩,若岩。”

    玄清道长、林凡和墨菊都走了进来,几双眼睛,齐齐看着李冷。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李冷惊慌失措的样子,尤其是墨菊。

    这么多年来,她已经习惯了他无论说什么做什么事情,都面目平淡的模样,就是那天他对着小姐怒吼之后,看到她和祝雪梦他们跑进来,还是恢复了有些麻木的冷,如今,他的失态,让她的心深深地震撼着。

    屋内其他的人,也陷入同样的震动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