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绝恋之倾城传说 > 15.倾心,倾谈(1)

15.倾心,倾谈(1)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la,最快更新绝恋之倾城传说最新章节!

    李冷笨拙地吻着她,她也有些笨拙地回应,两个人牙齿碰到了牙齿,都有些紧张。这让她很羞愧,没想到自己穿越到乌若岩身上,居然连接吻也不会了,而且,这个李冷,他,他,居然用用轻功带她跑得这么快,害她到现在还呼吸不顺畅。想到这里,她不禁轻轻地咬了李冷一下。

    悴不及防的李冷蓦然离开她的唇,她趁机推开他。

    “你欺负人。”她跺脚,背过身身去,不看李冷。她的意思,是李冷竟仗着他轻功好,害得她跑得这么累,又差点儿没摔个结结实实的跟头,但,李冷显然理解成了另一种,他从背后环住她。

    “我就是要欺负你。”李冷的声音,还是她熟悉的样子,低沉,却仿佛是咬着牙说出来的。“再不欺负你,你就跟他成亲了。”

    乌若岩一怔,她几乎忘了,还有一个叫做“大瞻铎”的王爷,是她的未婚夫,而且,还说两年之内一定娶她。

    “你,刚才听到了我和他说话?”她问。被李冷环在胸前的感觉,让她有些微醺。

    “不是故意,是不小心。”李冷的下巴蹭着她的头发,很温柔。

    “李冷,其实瞻铎在我心里……”

    “瞻铎?”她感觉他的手臂微微僵硬,从牙缝里挤出了“瞻铎”两个字。

    “小心眼儿的人。”她悄悄地笑。“其实,我是想说,他在我的心里,更像一个哥哥或弟弟。”

    “我知道。”他说。“他的事,交给我。”

    “他,会怎么样?”冯妍妍忽然有些担忧。

    “你担心他?”李冷的声调微微上扬,有些许尖锐的感觉。

    “我担心你。”冯妍妍坦诚地说。

    她是担心。因为,她还没有忘记就在刚刚,她躲开大瞻铎时,他微微带着怒气的表情和语气,她知道,他不会那么轻易放弃。何况,大瞻铎是王爷,从小,就跟她定了亲。如果,他知道她喜欢上李冷,她不了解,也不知道他会不会用他“王爷”的身份和权力找李冷、李家、甚至乌家的麻烦。唉唉!还是二十一世纪好啊,虽然也有仗势欺人的人,但毕竟是法治社会,而在这个已经习惯了中原的乱字当头的渤海国,会怎么样,她还真有些不敢继续想下去。

    “不要担心。”李冷说,声音笃定。

    “不然,还是我来跟瞻铎说吧。”她还是有些犹疑,总觉得,还是自己来告诉大瞻铎,比较好。

    “不许。”李冷使劲儿地抱紧她。“从今天开始,你不许叫他名字,不许再单独跟他见面。”

    “不许?”她哼了一声。“为什么不许?你凭什么不许?”

    “你是我的。”

    “谁说我是你的?”她轻笑,回过身来,稍稍后退了一小步,远一点儿,仰头看他。“我可没答应你什么。”

    “说的好!”一个有些阴沉的声音,接过乌若岩的话。李冷瞬间伸出手臂揽住她的腰,回眸去看。大瞻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了他们面前。他的眼中闪着阴郁的火苗,盯着李冷和乌若岩。“我来晚了,好像错过了什么。”

    “瞻铎……”乌若岩叫,感觉腰间李冷的手臂一紧,她立刻改口。“王爷……”

    “很好!”大瞻铎冲她点头。“王爷!!”

    “王爷,若岩累了,我先送她回去。”李冷开口,目光坚定地看着大瞻铎。“马上就回来。”

    “要送她回去,也应该是我,还轮不到你。”大瞻铎说着,上来要拉过乌若岩,李冷迅速地带着冯妍妍一扭身,躲过了大瞻铎,然后,他一把横抱起她,直视着大瞻铎。“这是我们两人之间的事,不要伤到她。”

    李冷就这么一路抱着,将她抱回道观,这一回,她没有累,却仍然觉得呼吸困难。她不知道李冷会跟大瞻铎怎么说,大瞻铎又是否能听进去,两个人会不会打起来,如果打起来,两个人的武功都不弱,会不会伤到哪一个,或两个人都受伤。

    “小姐,你还好吧。”墨菊看她目光闪烁,脸上阴晴不定,递给她一杯水,关心地问。

    “还好。”乌若岩喝了口水,平复了一下自己。“墨菊,刚刚李冷叫你出去,说什么?”她想起墨菊开门后,李冷看着她进门,很快又叫了声“墨菊”。

    “公子说,多谢。”墨菊回答。

    “什么意思?”乌若岩迷惑。

    “不清楚,你想知道,自己去问。”墨菊说,语气又像极了李冷。

    乌若岩心里一动,墨菊只有十二岁,而且,没有像自己这样,带着二十几年在另一个时空生活过的经历,应该,也许,她不会喜欢李冷,但是,看她总是不经意间,就跟李冷的语气一模一样,更可能的是,这小丫头喜欢他,却不自知。以自己的心理年龄,都会犯这样的错误,又何况一个十二岁的孩子?那么,如果……乌若岩脸色又开始阴晴不定。但是,她很快就压下了自己的念头,这个时候,最好还是不要胡思乱想,最关键的,是李冷和大瞻铎,究竟会怎么样,会不会,再有什么其他的连锁反应?

    道士山的夜晚,依然跟以往一样,鸟儿都歇息了,只有风吹过树枝或草丛的声音,静谧,而充满诗意。李冷回到原地,看到大瞻铎正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孤单,有浓浓的伤感,却依然挺拔,而带着与生俱来的风度。

    “王爷。”李冷站在他不远处,跟他看向同一个方向,平静地开口。

    大瞻铎目光一闪,飞快地掠向一个树梢,折下根枝条,就对李冷挥去。李冷转身,躲闪,很快,两个人就你来我往,打在了一起。

    李冷和大瞻铎的功夫,同出于玄清道长,大瞻铎在来道士山之前虽然从师过其他人,但很快就改了路数。两个人的内力,招数,出招速度,都不相上下,几个回合下来,不分胜负。李冷率先退出,冷静地看着大瞻铎。

    “王爷,不管你我今天谁受伤,她都会伤心。”

    “哼。”大瞻铎也收了身形,含糊地哼了一声。“不是只有你一个人,会为她着想。”

    “王爷,她是一个人,不是物件,并不是你喜欢,她就必须是你的。”

    “你的意思是说,她心里的那个人,是你?”

    “是。”

    “如果你那么认定,又何必连个称呼,也要限制她?”大瞻铎咄咄逼人,并不打算放过李冷。

    “如果我的限制让她不开心,我不会。”李冷淡淡地说。

    “如果你觉得她喜欢的人不是你,你会为了让她开心,就放弃?”大瞻铎冷哼。

    “不,我会让她喜欢我。”李冷回答。

    “我也会。”大瞻铎看着李冷。“就算今天,现在,她的心倾向与你,我也不会放弃,我会让她,喜欢我。”

    “可是,在你心里,有比她更重要的事。但是,在我心里,她才是最重要的。”

    李冷的声音依旧很平静,大瞻铎却觉得额头一跳。

    “你知道了什么?你是不是说,如果我放弃了若岩,你就会支持我?”

    “若岩和这件事是两回事,我不会用她当条件,跟你交换。”李冷说。“而且,我只会支持我认为对的一方。”

    “王兄生性散淡,只想安享这二百年的基业。契丹的耶律阿保机自立皇帝,已经建国两年,对我们虎视眈眈。朱梁风雨飘摇,战乱不断,这种情况下,王兄依然给梁进贡,甘做附属国,怎能不让人觉得压抑?显儿,又太懦弱,如果由他来继承王位,渤海国岌岌可危。”

    “我说过,我会支持我认为正确的一方。”李冷加重了语气。“但是,这与若岩无关。“

    大瞻铎沉思片刻。

    “你是在告诉我,即便我不放弃若岩,如果你觉得我是对的,也会支持。”

    “我是在告诉你,在我心里,若岩比其他的事都重要。我能做到的这一点,你根本无法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