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踏天争仙 > 第一千九百三十三章 自残

第一千九百三十三章 自残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la ,最快更新踏天争仙最新章节!

    环世界之外, 一个小女孩缩头缩脑的趴在一块个小山包上,脸上全是害怕的神情。

    在他旁边,一个肥大胖子如同流水般趴在她旁边,也是一脸惊惧。

    "那里好像出了大事了,也不知道叔叔什么时候才能出来。"

    小女孩满是忧虑的说道。

    肥大的胖子嘿嘿一笑道:"我看你就不用等主人了,主人进入仙界这么久了,恐怕凶多吉少了,要我说,你们娘俩不如都到我新建的逐日国去,我在哪里做总统,也给你们娘俩分个官职,你娘么,就叫做总统夫人,你呢,就叫总统千金,啧啧,你知道么,这可是逐日国最大的官儿了,除了我就是你们娘俩最厉害了呢!"

    小女孩瞥了逐日大总统一眼,冷哼一声道:"我虽然在海底沉睡了许多年,但我也不是傻子,你这个家伙真坏,等叔叔回来了,我一定告你一状!"

    逐日大总统文言,确是是不怕,嘿嘿笑道:"我都说了,主人早就死了,你和他之间不是主仆关系,所以你并不清楚,我早就已经感受不到主人的存在了。"

    "你知道么,我们和主人之间是有神念能够沟通的,主人可以用神念来给我们传达任务,我们则能够大致感知到主人的位置,现在,这种沟通彻底断绝了,也就是说,主人已经死掉了,我们这些人都已经回复了自由身,完全没有必要再去等一个死人了!"

    小女孩闻言原本黑色的眸子瞬间变成了碧蓝色,好似深空一般纯净。

    但逐日大总统却露出惊恐的表情,一下匍匐远离了小女孩,似乎这个小女孩身上有着叫他无比畏惧的力量。

    "燃儿,你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别总用你的眼镜吓你逐日叔叔。"

    此时趴在这里的正是玄水老妖的女儿,唐燃儿。

    当初方荡刚刚进入这一方世界不久,在海上收服了逐日大总统还有化龙河鲤、境界跌落的元生门主、喜知次鱼、青花妖王还有水母妖王,随后方荡进入环世界和仙界,方荡将玄水老妖留在了环世界之外,携着一定数量的核反应堆堆芯等候自己,结果方荡一去经年,一直都是音讯全无。

    逐日大总统趁着这段时间,再次霸占了一处废墟,收拢了数万人,重新开始自己的总统生涯。

    其他的妖族也各有成就,唯有玄水老妖还有唐燃儿依旧留在环世界之外,等待方荡归来。

    逐日大总统见唐燃儿眼神不善,也就不再多说什么,嘿嘿干笑两声道:"你这丫头,我和你说这么多可都是为了你好,你就是不领情啊!早晚你和你娘就会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逐日是最值得托付终生的人。"

    此时一声冷哼从远处传来,逐日大总统闻声连头都没回,肥大的身躯嗖的一下窜出去老远,转瞬逃得远远的小时无踪。

    黑发如同水藻版在虚空中翻滚的玄水老妖蹙眉道:"我不是跟你说过,以后再碰到这个不要脸的货,直接用 眼神杀死他么?"

    唐燃儿弱弱的道:"可是他每次都笑呵呵的,我也不好直接就对他下手啊!"

    玄水老妖叹息一声道:"你这性子可怎么好?那家伙就不是一个好东西,没看到他一看到我就遁逃无踪了么?他若是有好心,怎会如此?"

    唐燃儿默默无声,她本就不是一个狠辣的性子,这种东西很难改正过来的。

    眼见唐燃儿不说话了,玄水老妖也就不再多说什么,望了一眼远处层层叠叠的兽化兵,眼神颇为复杂的道:"看来这一次环世界要倒霉了。"

    唐燃儿闻言再次活跃起来,问道:"娘,咱们要出手帮助环世界的人么?"

    玄水老妖闻言微微皱眉道:"帮忙?为什么你会有这种想法?"

    玄水老妖曾经恨极了人类,当初的日本兵叫她尝尽了人间一切的痛苦,最终怀着满腔怨念沉入海底,要不是碰到了方荡,玄水老妖说不定早就已经开始四处搜杀人类,彻底化为一头泯灭人性的大妖了!"

    唐燃儿很不能理解娘亲的话语的意思,疑惑的道:"娘,当初我选择做人,现在我已经彻底成为了一个活生生的人,那么我难道在这个时候,不帮助同类一下么?"

    "同类?"玄水老妖始终都在盯着那些兽化兵,此时终于将目光投注往环世界中望去。

    在那里数千环战士正在拼死一战,战场上惨不忍睹,尸横遍野,。

    随后,玄水老妖忽然双目微微一闪,随后她将眼睛瞪得大大的。

    因为她似乎看到了一个人。

    "燃儿,你来看看,那人是谁?"

    玄水老妖已经许久没有见过方荡了,所以有些时候,她不得不靠女儿来确定一些事情。

    唐燃儿见母亲开口询问便即沿着玄水老妖的目光望去,就见一个身影出现在她的世界里。

    这个人以人的身份却行走在兽化兵中,并且,随着这个人的一路前行,那些凶神恶煞的兽化兵竟然给他让出了道路,好似他是这些兽化兵的皇者,所有的兽化兵都俯首称臣,不敢逾越。

    唐燃儿随后才去看那人的面容,一看之下,唐燃儿觉得自己的呼吸都一下边变得沉重起来,急促起来。

    "娘,死他,是我叔叔,是方荡回来了!"

    玄水老妖得到了唐燃儿的确定,脸上的神情也是不断变化。

    他终于回来了!

    ……

    司马-眼见方荡迈步走去,眼中闪过一丝明亮的光芒,对了,这就对了,你这个家伙还不是真的绝情,你得救你的徒弟,你能救徒弟,我就有办法叫你救整个人类。

    就散不能救整个人类,那也没关系,至少今天,在这环世界危急的时刻将你卷进来了,你只要卷进来了,那么就不会轻易脱身了。

    怎么着,也得帮着环世界将眼前的难关度过吧?至少,在兽化兵没有褪去之前,陈屠依旧还会死战到底,陈屠死战,陈杀会走?显然是不会的。

    你的徒弟不走,你会走么?

    司马觉得兴奋起来,他觉得自己给方荡出了一个难题!

    实际上,他却不知道,在方荡眼中,这根本和难题没什么关系,方荡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一个区区的司马还远远没有资格给方荡出难题,况且,在方荡看来,这十数万的兽化兵也没什么。

    方荡走出环世界,四周立时有兽化兵涌来,但这些兽化兵冲到了方荡身前百米处,立时愣怔起来,随后露出畏惧的眼神,纷纷避退。

    方荡如同一叶扁舟,破开水浪,缓缓前行,所过之处,没有任何兽化兵胆敢拦阻。

    方荡的出现一下就看呆了那些正在操纵神环炮的环战士们更是一脸呆滞,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那些兽化兵不进攻这个家伙?

    此时在向南看着那个熟悉而陌生的身影,一时间也有些迷惘了。

    那个好像是方荡,好像是那个和他在地下超市之中共同生活了一段时间,共同嬉闹共同进食共同睡觉的家伙么?

    是他!确实是他!

    但……他现在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似乎……很强,很强……

    向南神情恍惚了一下,随即便重新专注于自己的战争,过去的事情终究已经过去了,虽然他还欠方荡的,但他现在最重要的保卫环世界。

    况且,方荡已经不是过去的那个方荡了,现在的他也不再是过去的他了!

    向南深吸一口气,排除杂念,将所有的专注力全都集中在手中的神环炮上,神环炮能够发射的数量有限,此时他操纵的神环炮炮身已经开始出现细密的裂痕,最多再开几十炮,随后这个神环炮就要报废了。

    所以,向南必须保证,每一炮都尽可能的带走更多的兽化兵!

    方荡一路前行,所过之处兽化兵们宛若遇到了帝王一般纷纷避退。

    这里的事情立时引起了四位王者的关注。

    虎王一声咆哮,喝令手下的兽化兵冲上去击杀方荡,鹰王还有蛇王尽皆发出一声声嘶吼,催促兽化兵继续击杀方荡。

    只有九尾狐王此时一张美艳的面容变得有些疑惑起来,盯着方荡观瞧没有出声。

    方荡停下脚步,淡淡的注视着前面正在被兽化兵撕咬的陈杀,对于周边的如山如海般的兽化兵却似乎完全没有感觉一样。

    那些兽化兵被催促得紧了开始在原地发出不安的嘶吼,但依旧没有兽化兵上前攻击方荡。

    陈杀此时手臂已经没有了,腿部肌肉也已经残缺,身上也是破破烂烂,浑身上下洒满了鲜血。

    其实陈杀已经不算太弱了,毕竟有方荡在旁指点,但在这里,兽化兵实在是太多了,即便杀掉几千头,也影响不了什么。

    这些兽化兵不敢进攻方荡,但对上陈杀却也异地凶残,眼瞅着,陈杀就要被撕成碎片了。

    陈杀的双眼开始模糊起来,他此时唯一能够感受到的就是自己的身子被两头兽化兵撕扯,不住的摇摆着。

    死亡降临了?

    在这最后一刻,陈杀模模糊糊的看到了方荡的面容。

    方荡的面容冷冰冰的,看不出任何情绪变化,陈杀没想过求救,他咧开嘴对着方荡笑了笑,在这个世界上,如果陈杀真有一个父亲的话,陈杀觉得,那个人一定是方荡,方荡对他有严厉有宽容,甚至是纵容。

    从跟着方荡走出那座小城开始,陈杀觉得自己一直都活在快乐之中,生命是这么有趣,一路上见识了那么多的人,那么多的事。

    挺好!现在这样也挺好,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娘了,还有那株枣树,唉,全吃光了啊……

    陈杀的双目神光开始消散,此时远处的陈屠猛然发出一声爆吼,他感受到了,感受到了自己的儿子已经濒死,神魂进入破灭状态。

    陈屠最后勉强保存的一丝神智陡然破碎,浓郁的血气,迅速朝着周围扩散开去。

    方荡曾说过,陈屠一旦控制不住自己,就会带来灾难!

    此时,是真正的灾难的开始。

    之前陈屠意识尚存,保持着血球不断翻滚,吸收四周的兽化兵身上的血气,但现在,这血球猛的崩溃开来,无数的血气朝着四周流溢。

    那些兽化兵瞬间就被血气包裹,紧接着,这些兽化兵双目猛的变成血红色,继而,兽化兵们开始彼此厮杀起来,横冲直撞,他们彼此厮杀流出来的鲜血在空中雾气般的氤氲,朝着陈屠汇聚过去。

    包裹在陈屠身上,随后又急速流溢出去,不断扩张。

    什么是地狱,这就是地狱,这些兽化兵不在乎自己受伤,赤红着双目,互相撞击,撕咬,无所不用其极,满脑子只想着将对方弄死!

    此时环世界的战士们全都看呆了,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些围攻环世界的兽化兵忽然之间开始彼此厮杀起来。

    这处暴乱的地方是虎王麾下,虎王眼看着自己的手下全都变成了疯子,彼此撕咬,一时间也是勃然大怒,身形一动就要朝着化为血球的陈屠冲去。

    这个时候,九尾狐王忽然甩出一条尾巴,一下拉扯住虎王的一条腿,虎王本就暴怒,此时不由得爆吼道:“死狐狸你干什么?”

    九尾狐王被骂了一声,不由没好气的嗔恼道:“你这蠢货,你没看到圣族们因为那些血气而发狂么,你若去了,万一也发狂起来怎么办?”

    鹰王此时也在远处鸣啼道:“不错,我们应该小心,现在叫那些没有丧失理智的圣族们迅速撤退,和那些血气隔离开来。

    虎王闻言才算是稍稍清醒一些,随即冷哼一声,身形猛的涨大,化为一头数十米高的猛虎,雄踞高吼,一声虎啸,使得环战士们所处的建筑都微微颤了颤,得到了虎王的命令,那些兽化兵们立时不要命的后退,将那些发怒发狂彼此厮杀的兽化兵们隔离开来。

    果然,这些兽化兵们彼此争斗,完全丧失理智,根本就不在乎其他的兽化兵是不是已经离开,在他们的眼中,只有眼前的对手。

    眼瞅着这些兽化兵癫狂的状态,不光几位王者感到惊诧,即便是看起来受益的环世界众人此时也是目光闪烁。

    因为在他们眼中,那些恐怖的血雾明显能够混乱人的神志,使人变成嗜血的狂魔。

    生灵涂炭,就是眼前这样的情形,无数的生命彼此为了莫名其妙的原因,彼此争斗在对方的怀抱中纷纷死去。

    陈杀的精神恍惚了一下,随后就清醒过来。

    他愿意本已经被撕碎了的身躯此时已经完全恢复如常,整个人的状态甚至可以说好极了。

    陈杀对此并不意外,方荡会救他,不会抛弃他,这一点他从始至终都坚信无比。

    虽然当初方荡曾经将他丢在丛林之中和野兽搏斗,数次险死还生。

    "师父,那个家伙……"陈杀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陈屠的安危,娘的所有的希望都在陈陈屠身上,他不想再看到娘以泪洗面的样子了。

    方荡望向那一团殷红的血球,缓缓道:"他的情况不太妙!"

    陈杀顺着方荡目光的方向望去,可惜,他能够看到的就只有暴虐的兽化兵。

    陈杀连忙道:"那家伙又陷入疯狂状态了么?"

    就在不久前,陈屠陷入癫狂状态,那个时候陈杀就在陈屠身边,直接受到陈屠的影响,在一瞬间迷失自己,满脑子只剩下杀念,不过是一瞬间,一双眼睛都喷出血来。

    当时的陈杀是完全没有意识的,过后也完全没有记忆,但他看到过当时的录像,真的将他给吓怕了,自己完全变成了一个陌生的人。

    此时陈杀忽然眼睛微微发红,随即喘息都开始变得有些凝重起来,"师父,我感到那家伙在吸引我,在呼唤我,呼唤我体内的一些东西,我的心脏跳得好快……"

    方荡微微皱眉,看了陈杀一眼,果然,陈杀此时的心脏正在极速的跳动。

    并且周身的血液开始激烈的游走。

    尤其是陈杀的一双眼睛之中已经开始有杀机氤氲出来,此时的陈杀用不了多久,就会变成陈屠那样的,无法控制自己的思想的杀戮机器。

    方荡伸手一招,陈杀飞了过来,悬浮在方荡身前。

    方荡伸手轻轻在陈杀头顶上拍了一下,陈杀那痛苦而狰狞的表情瞬间变得轻松起来。

    与此同时,陈杀身上开始有一滴滴的血水低落下去。

    这些血水数量不多,但每一滴都似乎沉重无比。

    方荡将这些血水收走,此时陈杀逐步清醒起来。

    "师父,我又中招了!都怪那个老混蛋!"

    陈杀现在是真的恼恨陈屠了,要不是陈屠的关系他怎么可能接连两次都杀机大起丧失心智?

    方荡则道:"血脉相连自然如此,其实这一次,若不是你处于比濒死状态,陈屠也不会这么快完全丧失理智,在我看来,他正在尝试寻找不丧失理智的办法,并且已经有了一些小小的收获!"

    陈杀愣了一下,因为我?

    方荡也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问道:"你觉得,我应不应该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