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穿越之娱乐香江 > 1831【投资新片】(求订阅)

1831【投资新片】(求订阅)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la ,最快更新穿越之娱乐香江最新章节!

    夏天的脑袋被李婼彤的纤纤素手轻轻按摩着,感觉真是非常之爽。

    实话说,李婼彤的按摩技术当然比不上专业的按摩技师,但因为她是大美人,有光环加成的,所以虽然技术不算最好,但给人的感觉却是爽到家了。

    这个世界是看脸蛋的,美女嘛,一向都有优势的。

    “夏先生,您感觉怎么样?”李婼彤边按边关心的问道。

    “嗯,还不错。”夏天淡定的点点头道。事实上要不是怕吓跑了她,他舒服的都想砷吟了。毕竟帮他按摩的可是小龙女啊,估计只有杨过才会有这待遇。

    正在此时,夏天的大哥大又响了起来。

    他接起来一听,正是谭国伦打来的,“老板,我已经帮巩小姐在万豪酒店办理了入住手续。”

    “嗯,好。”夏天言简意赅的回应道,随后挂上了电话,向李婼彤吩咐道,“李小姐,辛苦你了。等下我要早走,有人来找我的话,如果是急务就让他打我手机。如果只是一般事务,就让他明天再来见我好了。”

    “是,夏先生。”李婼彤点了点头。人家生病了,要早走一步,再正常不过了。

    事实上她都很钦佩夏天这时候才走,要知道就算是普通人伤风感冒,还想着请假休息呢。夏天身为亿万富豪,却是轻伤不下火线,直到支持不住才离开,实在是太敬业了。

    不过要是她知道夏天根本没病,而是急着去会晴人,不知道会不会戳瞎自己的双眼。

    ……

    夏天随后坐车来到万豪酒店。

    万豪酒店也是夏天旗下的产业,同样属于五星级的酒店。

    夏天抵达之后,由酒店经理引领着,从员工电梯上楼,全程都不会被人察觉到。

    来到巩利下榻的房间,见到久违的巩大美人,夏天也不禁露出了微笑。

    一年不见,巩利变得更加迷人了。之前的她还显得有些青涩,不过如今的她气场已开隐隐有前世巩皇的气度。这或许是因为她成名之后备受追捧的缘故,所谓居移气养移体,自然气质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巩利见到夏天,连忙起身迎上前来,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夏先生,我好想你呀~”

    “嗯,我也是。”夏天点点头笑道。一年不见,巩利的身材竟然又发育了,还真是一个小惊喜。

    “来,让我先仔细看看你~”他将巩利推出一臂之外,仔细的上下打量她好几眼,“嗯,比以前更漂亮更迷人了~”

    “真的么?”巩利一听开心的道,所谓女为悦己者容,被夏天这么一夸奖,她也感到非常高兴。

    “当然是真的,我干嘛要骗你呢。”夏天笑道。

    “那就好了,其实我在来的时候一直很忐忑呢。”巩利松了一口气道,“你每天都见那么多美女,而且那些美女都那么会打扮,不像我什么都不懂。你看惯了她们,再看我,怕是就看不上我了呢。”

    “不要那么想,你跟那些美女不同。那些美女美则美矣,但是都不接地气,一个个就像玩具娃娃,假得很。”夏天笑道,“可你不同。你的美质朴又纯真,就像这厚实的大地,看着是不怎么惊艳,但却蕴藏着丰厚的生命力,可以种出最茁壮的庄稼。”

    他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来,在巩利身上摩挲着。

    巩利听了他说得情话,也不禁一阵情动,感觉这是她听过的最动人的情话了。

    “噢,夏先生~”激动之下,她再度上前,紧紧抱住了夏天,并送上了火辣的一吻。

    夏天自然也不会令她失望,热情的回应着,片刻之后,两人便从客厅滚到了卧室的床上。沿途的地板上,都是他们两人的衣服。

    ……

    夏天努力的在巩利那片丰腴的沃土上耕耘着,不知过去多久之后,才播洒下了幸福的种子。随后他喘息着点上了一根烟,心满意足的吸了起来。

    “你最近一年来怎么样?”他开口询问道。

    “挺好的。《红高粱》在柏林电影节获奖之后,我在内地的知名度就更高了。回去之后,不仅获得了很多荣誉表彰,还被请到很多地方做演讲报告。连我走穴的价码都翻了两番,唱一首歌就能赚一万块。”巩利笑着向夏天说道,不乏得意之情。

    “那你这一年来就再没有推出作品么?”夏天一听,却是皱起眉头道。

    “没有。哪有时间呢?”巩利摇摇头道,“光做巡回报告就做了小半年,之后又回学校上课,又走穴演出,根本没有拍戏的时间。”

    “这怎么能行呢。”夏天一听,顿时大摇其头道。

    巩利凭借《红高粱》这部电影一炮而红,接下来正是要趁热打铁,一举奠定内地影坛第一女星的地位。

    但是她却把时间浪费在了做巡回报告和走穴赚钱上,这不是不务正业,丢了西瓜捡芝麻嘛。要知道,赚钱的机会多得很,但是成名的机会却是稍纵即逝啊。

    “其实我也想拍电影的,但是那些报告演出都是学校安排的,我怎么能够拒绝的。再说,就算我想拍电影,也没有什么好机会啊。你不知道,内地的电影厂都不太喜欢用外厂的人,我之前能被选去演《红高粱》已经很走运了。”巩利见夏天面带不悦之色,连忙解释道。

    夏天一听,点了点头。

    八零年代,内地的电影厂都是国营的,在经营上比较保守,也比较偏心。很多电影都是找自家的演员来演,的确是不大愿意给外人机会。巩利现在还是中戏的学生,还没有毕业分配工作,那些电影厂不想用她,也是人之常情。

    “这样吧,既然那些电影厂都不愿用你,那就由我用你好了。”夏天想了一下道,“回头我投资一笔钱,请你拍电影。”

    “真的?!”听夏天这么说,巩利顿时非常开心,“谢谢夏先生。”

    “不必客气,你跟我还用分彼此么。”夏天笑道,“对了,张义谋导演最近一年来做什么呢?”

    “他好像也没什么新作品。”巩利摆摆手道,“他跟我一样,回去之后,也是受到不少表彰,然后也被全国各地请去做报告。我上两个月前还跟他一起去做过报告,他跟我说他也很烦做报告。但厂里吩咐了,他又不能推脱,所以也很苦恼。”

    “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把他也请来吧。”夏天一听,点点头道。

    以张义谋那内敛的性格,请他拍戏绝对比请他作报告,更能令他欢喜。而张义谋和巩利也是最佳拍档,两人合作了不少经典电影。要是巩利的新片没有他,那可真是一个遗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