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三千六百一十二章 原罪之海中的少年和少女

第三千六百一十二章 原罪之海中的少年和少女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la,最快更新暗黑破坏神之毁灭最新章节!

    ****************************************************************************************

    “……”

    “……”

    “……”

    这里……就是原罪之海吗?

    看着眼前震撼的景色,我内心波澜不惊,毫无感情起伏。

    这并非自己的本意,我其实想震惊,想好奇,想警觉,想开口说点什么,哪怕发出一丝毫无意义的惊叹声也好。

    然而这一切,尚未来得及自内心涌出,尚未来得及自喉咙发出,就被轻轻抚平了。

    正如眼前,原罪之海这一片平静海面。

    平静,平静的甚至让人慌神,就连死水,积水,偶尔也会荡起波纹,倒影天空的颜色,然而,如此一望无际的海面,却看不到一丝水光纹理,倒影之色。

    唯一能看到的,就只有朦朦胧胧的灰雾,从海面上袅袅散开,这大概就是笼罩整个深渊之地的灰雾源头吧。

    却如果不是爱娃儿跟我说过,我会怀疑这其实是一面镶嵌在大地上的镜子,灰色的镜子。

    好似这里的一切,在那毫无起伏的死寂海平面上,都沉沉地沉了进去,喜怒哀乐,七情六欲,乃至声音,光线,空气,元素,时间,并非不存在,只是毫无意义,给人感觉,就如同是让人忘却一切的忘川河,孟婆汤。

    灰色的镜之海,一直延伸到目光所不能及的尽头,在那尽头,海面仿佛忽然垂直了九十度,似逆空而上,又似笔直坠落,仔细观察,才能隐约看出那是灰色的雾气。

    在海的尽头,一层似天幕般的灰色雾气,接天连海,形成一道无法逾越的屏障,将原罪之海包裹在里面。

    若是整个地狱都被原罪之海所围绕,而原罪之海又被这一层垂直天际,如同有形之物的灰色雾气所围绕,头顶上是混沌的,无法穿越的墨色云层。

    那么,地狱岂不是就像封闭的鸟笼一样?

    鸟笼尚有缝隙,这里却像被黑布完全罩住的鸟笼。

    这种快要上升到哲学层次的思考,显然超越了我的智商极限,内心果断放弃了更深层次的探究,下意识上前几步,来到大地与镜子的边缘。

    比镜子还要平坦的灰色海面上,果不其然的看不到自己的倒影,我甚至怀疑瞳孔里,也丝毫无法倒影出眼前的景色。

    目光更是无法穿过海面,看到海底下到底有什么。

    这本该是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就如同深海恐惧症,面对深不可测,目光无法触及的海底,恐惧着下面到底有什么可怕的存在。

    或许是庞大无比的海中巨物,在脚底下悄然游过,让你瞬间SAN值清零,或许是择人而噬的狰狞恶魔,自漆黑底下无声窜出,朝你张开足以吞下一座小山的鲨齿巨嘴,或是奇形怪状的惊悚海怪,无声无息的对着你的伸出千米触手。

    然而,凝视着海面,内心却平静之极,或许是因为原罪之海的效果,连自己的深海恐惧症都给治好了,或许是因为……

    这片灰色的,平如镜面的,雾气迷蒙的大海,让我感到……格外的亲切?

    亲切?

    对,是的,这种感觉,就是亲切。

    准确形容,应该是让自己倍感怀念的亲切。

    怀念什么?

    我蹲去,伸出手,缓缓探向水面,指尖在海水上轻触后瞬间缩回,反馈回来的冰凉触感,就如同真的戳在了一面镜子上,指尖碰触的地方没有荡起丝毫水纹。

    第二次,我放开胆子,将半根手指没入水中,这半根手指,就似进入了镜子对面的另一个次元,如此大的动作,还是没能打破海面的平静。

    这种异样感让我连忙将手抽回,看到指头还在,顿时松了一口气。

    原本还以为,原罪之海作为深渊怪物死后的最终归所,必定的罪恶涌动,邪恶之极,每一滴水里都蕴藏着成千数百个怪物的恶念,足以侵蚀肉体和灵魂,让人瞬间堕落,我已经做好了随时变身圣月贤狼的准备。

    但……出乎意料,手指所触,却没有在水中感受到一丝一毫的罪恶欲望,是因为已经达到极致,反而物极必反的缘故么?

    我甚至在这上面,感受到了一抹比天使还要纯净的圣洁气息?!!!

    不不不,物极必反也不能反成这个样子,一定是我的错觉。

    这真的能称之为“海”么?

    注视着灰蒙蒙的海面,我陷入沉思,或许是因为更加接近,或是因为有了接触,那股怀念的亲切感越发强烈,恍惚中,在自己也没有察觉到的情况下。

    一滴温热的泪水悄悄从脸颊落下,滴在海面上。

    原本就连手指戳下也没有丝毫反应的海面,伴随这一滴泪水的落入,忽然荡起了一圈轻微的波纹。

    仿佛有某种恒固了数十万年的东西,被打破了般,这一圈波纹就如同蝴蝶扇动的翅膀,非但没有随着扩散而消失,反而在扩散中不断壮大,愈演愈烈,化作数十圈,数百圈,千万圈,亿万圈,最终变成了无法遏制的风暴,原罪之海开始沸腾,灰色的海洋逐渐产生龟裂,无数光芒从裂缝中迸出。

    完全没来得及反应,我就被白色的光芒笼罩,吞没,意识浮浮沉沉,被卷入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渐渐地,渐渐地……

    ……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在富有韵律感的熟练敲打声中,意识逐渐清晰,但依然浑浑噩噩,不受控制,眼睛如同只睁开了一道缝隙般,景色朦朦胧胧,不断上下左右剧烈摇摆,耳边传来的声音也时远时近,时断时续,就仿佛在观看一场制作极为粗糙劣质的映像。

    视线所及,是一片赤红的炉火,一个四四方方的熔炉,铁毡,水池,以及大大小小的锤头,钳子等。

    有着考验世界千年的经验,我瞬间就判断出来,这应该是一个铁匠铺,只不过条件和设施都太简陋了吧,还是露天的,连个棚子都没有,雨中打铁很有趣么?

    想看看周围的景色,然而毕竟只不过是一段“劣质映像”,作为第三者的自己,镜头并不会随着自己的意志而转动,只能透过隐约的边角镜头,猜测这应该是一处绿意环绕的山林小屋。

    直到隐约听闻一声脆音,“镜头”才从枯燥的炉火和铁毡上面挪开,转向侧边。

    这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的意思或许是“附着”在了某个人身上。

    模糊中,森林小道间出现了一名少女,正不断向这边轻招素手,一股发自内心的强烈喜悦感涌上心头,就连附身的自己也能感受到。

    少女手中挽着篮子,一边说着什么,一边走过来,跨过林间小道来到“自己”面前,此时,模糊的视线,才终于看清少女容颜。

    那是一张令人难以忘怀的耀眼,英气,美丽的面庞,比起用沉鱼落雁,倾国倾城这样的字眼去形容,虽然适合,但似乎更为突出的东西,更合适的修辞。

    像是被光芒笼罩着的少女,洋溢着纯洁,温暖,祥和的气息,透过树叶洒下的斑斓阳光,落在她身上,白里透红的光滑肌肤反射着淡淡光辉,看上去宛如被一圈光晕包裹,状若圣人。

    搭配上少女雪白诱人的胸口上的宝石挂坠,就犹如镶嵌了宝石的权杖,变得更加完美,圣洁,光辉夺目,令人挪不开眼,但又忍不住自惭形秽的低下头,害怕自己的目光亵渎了这份纯洁和美丽。

    少女来到面前,嘴巴微微张合,似乎和“自己”很熟一样,不停聊着什么,声音时断时续,总是无法得到一段完整的信息,令人懊恼,只能从断断续续的对话声中得到一些初步认知。

    首先,自己附着的身体主人,是一名少年,听声音也能听出来,少年似乎是孤儿,和少女是青梅竹马,两人生长自一个精灵与人类和平共处的小小村落。

    只是不知何时,少年背负上了背恶魔之子的不详外号,被赶出村子,不得已隐居在森林中,职业是铁匠,每天都在敲打个不停。

    有着无以伦比的纯洁气质的少女,同时也有着过人的英气,放下装有黑面包的篮子,随手拾起一把长剑挥舞,战意十足的模样。

    “你应该放下铁锤,跟我一起学习武艺,只有强大的力量才能对抗那些恶魔。”

    “我锻造的武器一样能帮助大家对付恶魔,不是吗?”

    “既然村子不愿意接纳你,不如我们一起离家出走,去拯救世界吧,我来当救世主,你当我的骑士。”

    “你的性别绝对是搞错了,哪有女孩天天喊打喊杀。”

    “我才不学魔法,魔法不能拯救大陆,我要创造出能拯救这个恶魔肆虐的悲哀世界的新力量!”

    “我懂,我懂,你是要成为精灵王第二的女人。”

    “来,干了这块黑面包,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骑士了。”

    “我觉得你以后一定很擅长忽悠诱拐。”

    画面一转……

    依旧是一片赤红,但却不是炉火的绯红,而是满地鲜血和熊熊烈火的暗红。

    厮杀声,惨叫声,怒吼声,咆哮声,无比杂乱的充斥于耳,让原本对声音时断时续,充满怨念的我恨不得能关掉声音。

    视线所及,少年将少女死死抱在怀里,蜷缩在角落尽头,周围遍布尸体,残垣断壁,燃烧的房屋,麦田,牲畜圈,构成了一副世界末日般的景象。

    比世界末日更加可怕的是周围遍布的地狱恶魔,它们啃噬尸体,撕裂牲畜,将小小村落的所有生命,都屠杀殆尽。

    然后,带着染血的屠刀和利爪,缓缓包围过来。

    见状,牙齿都在打颤的少年,将在怀里不断挣扎的少女抱得更紧。

    最终,这些来自地狱的恶魔,脚步忽然顿住,仿佛无视了少年和少女,将整个村子毁的干干净净后,消失不见。

    瓢泼大雨倾洒而下,将依然蜷缩在墙角的少年少女淋湿,冷的瑟瑟打抖,更加弱小无助。

    “为什么……”

    埋首在怀,不再挣扎的少女,十指紧扣墙壁,鲜血淋淋。

    “为什么不反抗……”

    “为什么不救大家……”

    “你不是恶魔之子吗?”

    “恶魔不会攻击你,不是吗?”

    “为什么不让它们住手。”

    “为什么……”

    “我那么弱小……”

    “爸爸……妈妈……”

    画面再次一转……

    少女已经成为高高在上,犹如身处云端一般的大人物,掌握比传播着自己亲手创造的强大力量,身边有无数忠心耿耿的骑士和追随者,她充分的利用这份力量,斩杀恶魔,拯救世人。

    昔日童真般的誓言,梦想,如今都已经变为事实。

    少年,却已经变成胡渣邋遢的大叔,非但没有成为受到尊敬的铁匠,恶魔之子的外号不胫而走,为世人所知,备受唾弃,若非少女保护,以监看名义留在身边,恐怕早已被石刑火刑处死。

    虽然仍在一起,两人的地位却已经是天差地别,云泥之分。

    唯一不变的,是少年……不,是大叔每天依然在在炉前敲打着,而身份已然高贵的少女,依然每天都会过来倾诉烦恼。

    “我忽然很好奇,我们一直对抗着的,憎恨着的地狱恶魔,到底来自何处?”

    ……

    “它们竟然是来自我们的内心,你说可笑吗?原来我们一直在和自己战斗,在憎恨着自己,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除了你,这些话我不知道还能对谁说出口,这些年来,我们到底在做些什么?为了什么?”

    ……

    “无论如何,我依然要守护……守护大家,守护这个世界,消灭恶魔。”

    ……

    “恶魔来源于人类的罪孽,是没办法完全消灭的,除非……除非消灭人类,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无法彻底消灭,至少能不让它们继续侵害大陆。”

    ……

    “集结整个大陆的力量和技术,好不容易掌握了前往地狱的办法,可依然不行,地狱里弥漫着到处混乱的负面气息,诞生自那里的恶魔也是混乱之极,根本无从下手。”

    ……

    “你说,若是能让地狱像我们人类一样,建立秩序,恶魔入侵的情况会不会好一点……唉,我在说什么梦话。”

    ……

    少女愣愣看着冰冷炉灶上的纸条,空洞无神的美眸里,泪水不断涌出。

    【亲爱的纱雅,你问过我很多次,我的梦想到底是什么,现在可以告诉你了,我的梦想是你的梦想能够实现,所以现在,我要去实现我的梦想了——凡留】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