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扬天 > 第二百六十三章 极厉害的对手

第二百六十三章 极厉害的对手

作者:天罡霸主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la ,最快更新扬天最新章节!

    “这么多?”周扬不禁大喜,一千贡献点,这可是相当于完成二十次巡查凡国任务啊,估计进藏书阁内阁应该不成问题。

    “那要胜出第四轮呢?”周扬追问道。

    “三千点!”

    “三千!”周扬有些口干舌躁。乖乖,这可是三千点呢!

    令狐德义接下来的话更让他狂咽吐沫。

    “第五轮七千点,就是前十名。而前三名是一万五千点,第一名则是两万五千点。”

    不但是周扬,令狐德义刚说完,周围便传来一阵吸气之声。

    两万五千点!我的天,都可以兑换数件极品法器了,这,这奖励也太丰厚了吧!

    不过一想到只有夺得魁首才能获得,众人顿时蔫了,也只有在暗自羡慕而已。

    周扬心里合计,自己再赢一场便是三千点贡献值,估计换不了一件极品法器,只有进入前三才有可能。不过看样子够呛,除非突破灵台巅峰。

    “唉!算了,此事不能强求,急功近利是要不得的。”周扬摇头。

    强行突破虽然能解燃眉之急,但总归不是正途,达不到完满的程度。

    他不想留有遗憾,每个境界都得顺其自然,也只有道法自然,修炼根基才算牢固。

    申时过后,第三轮已全部结束。

    又过了半个时辰,裁决执事开始点名。

    “哼,原来是姓崇的在搞鬼!”胡执事前往查证相关事宜,回来后脸色阴沉的可怕。

    “这一轮也没搞定?”邹执事问道。

    “没有。”

    “崇柏松!”邹执事咬牙吐出了三个字。

    而后他又一脸颓然道:“唉,算了,官大一级压死人,他可是宗门长老,我等说话的分量还差的远呢!”

    “是掌门下令调开的。”胡执事再一次语出惊人。

    “什,什么?掌门!怎么可能?”邹执事张大了嘴巴,满脸不可置信。

    也难怪他吃惊,一个区区外门弟子而已,岂能让掌门亲自调号。

    “他有何德何能,还不是那该死的崇柏松,定是他在掌门面前说了话,掌门这才下令调号的。”

    “可恶!姓崇的好阴险,我等都看出孟白受了内伤,他又岂能看不出来!可他如此做,也太明显了吧,这不是诚心让那小子进入前二十名吗?”

    邹执事不忿之余还有一脸的挫败感。

    “哼,未必。越往后越难,门内精英弟子也不都是吃干饭的!”

    “对呀,那小子怎么说也只有灵后境界,而进入第四轮的弟子皆为门中翘楚,哪是他能撼动的!”邹执事顿时又来了精神。

    第三轮结束后,裁决执事并没有通报进入下一轮的名单,所以周扬也不晓得自己排在多少位。

    不过大致位次他还是有数的,因为第二轮过后,还有八十人,那么现在自己应该在前四十名以内。

    也有可能在第三轮比斗中有人受伤,便如孟白一样,不能参加下一轮比斗,那样的话他也有可能在三十几名。

    如果本轮再次获胜,是有可能直接进入前二十名的,所以此轮比斗很是关键。

    “周师弟,请!”

    比武台上,周扬的对手约三十余岁的年纪,中等身材,长相平凡,但眼睛异常明亮,身着天星门精英弟子服,腰间是一条巴掌宽的黑色腰带,其上挂着两个储物袋。

    此人名为成铁河,与屠夫乃是一个师父的亲师兄弟,两人境界相同,成铁河只是整体实力稍有不及,但在天星门也排前十之列。

    自从周扬上台以来,均是对方先让他出手。

    第一个路程便罢了,其他的几人皆是灵巅修者,从境界上看,让他先出手倒也不是客气。

    成铁河一上台,胡、邹二执事便露出了笑意。

    虽然屠夫没上,但他的师弟却来了,对上此人,周扬绝没好果子吃。

    他们很清楚成铁河的实力,虽不及屠夫,但在精英弟子中也是出类拔萃之辈,上个月刚刚获任队长之职,士气正盛,战意盎然。

    周扬厉害不假,但对上成铁河,基本没有胜算。

    比武台上,周扬也是面色凝重,眼前之人的气息比赵轼还强,未曾交手便给了他莫大的压力。

    以前,与他交过手的灵巅修者也有几个,但均不如此人压迫感强烈。

    “得罪了!”周扬抱拳,并未拨出长剑,而是直接将金枪握在手中。

    “哦,上来便用法器,你的打法有些改变呢!”成铁河冷笑道。

    他曾观看了周扬与赵轼的比斗,知道这小子的金枪并非兵器,而是一件极厉害的上品法器,不过他并未放在心上,因为上品就是上品,远远不如极品法器。

    周扬进行了三轮比斗,遇上的对手有强有弱,弱的不用说,便是遇上赵轼这样的强者,在危急时刻他都没有使用过极品法器,那他是没有呢还是有却没用呢?

    若是没有的话,这也太惨了点。

    不是说崇柏松非常看中此人吗?难道没有赐与或者暂借他一件吗?

    不过话又说回来,借了也没用,一个灵台后期修者,又能发挥出极品法器的几成威力,仅是灵力他便消耗不起。

    周扬没有答话,此刻已然出手,枪芒闪烁之间,直刺对方的咽喉。

    成铁河嘿嘿一笑,不闪不躲,直到枪尖快要临身之时,他的手中突然多了一杆白色短戟,戟头尺许长短,戟杆三尺有余。

    短戟方一出现,他便轻轻向上一挥,周扬的金枪瞬间便被击偏,而那短戟脱手,顺势向前激射而出,直取周扬面门。

    这一击来的异常突然,周扬的长枪还未收回之时,短戟便奇袭而至。

    不过周扬的战斗经验也非常丰富,见短戟袭来,立时脚下生风,向左前方急掠而出,闪过短戟的同时,也扬手将金枪招回。

    但成铁河并未按常理出牌,没有急着将短戟收回,而是接连打出两道灵光,一左一右袭向刚刚握住金枪的周扬,角度也是刁钻之极。

    周扬微微变色,想不到此人出手如此迅捷,上来便是疾风骤雨,根本不给他喘息之机。

    他刚祭出金枪之时,并未注入灵力和摧动控法诀,却是想试探一番,但成铁河却根本没有试探的意思,辣手频出,便欲突袭见功。

    周扬只能闪避,但以那两道灵光的速度,仅是避的话,并不能完全躲过,所以他在急退的同时,也迅速祭出了上品法盾。

    一道灵光与周扬擦身而过,击在比武台的光罩上消失不见,而另一道却噗的一声击在法盾之上,竟将其生生打偏了。

    周扬提气,抽身再退,因为又有两道灵光激射而来,他不得不退。

    对方的速度太快,步法又极为玄妙,基本上是追着他打。

    灵光刚至,那悬于半空中的短戟突然喷出三支光箭,闪电般向周扬射来。

    成铁河的攻击可谓是一波接着一波,打的周扬左支右拙,疲于应付。

    成铁河撇嘴,心道你不是神识很强吗,倒是再祭出一面法盾试试啊。

    他的目的很明确,即使不能立即见功,也要逼着周扬再祭出一面甚至更多的法盾相迎,尽可能的消耗他的神识和灵力,所以攻击异常猛烈。

    灵光和光箭前后左右夹击而来,正如成铁河所料,周扬不得不再次祭出了另一面法盾抵挡。

    没办法,他只能按照对方的设想迎敌,不得不消耗大量的神识和灵力。

    见周扬如此,成铁河面带讥嘲,再次加大攻击力度和速度,但仍然是使用那杆短戟,并未祭出极品法器。

    一方面是自尊心在做怪,周扬接连三轮都没有祭出极品法器,他自然也不会如此。另一方面他也想留有后手,因为周扬还未发挥出全部的实力来。

    成铁河留有后手,周扬又何偿不是,对方没有亮出底牌,他也不能轻举妄动。

    现下只是两面上品法盾而已,他的神识足以维持。

    不过他并未显露轻松之色,而是满脸的焦急,一副担心神识和灵力过早消耗的样子。

    半空中的两面法盾分别迎向灵光和光箭,他的双手也不断的打出法诀并注入灵力,看似忙乱的很,不过他的眼角余光却在盯着成铁河的一举一动。

    周扬见其露出轻视之色,神识悄悄一动,手中便现出了冲天刃。

    他并未将其祭于空中对敌,而是直接握在手中,借着两面法盾的遮挡,直接暗施法诀,注入灵力,数十道风刃在两面法盾中间突然涌出,猛的罩向成铁河。

    “哦,终于出手了!”成铁河不但不慌,而且脸上还现出兴奋之色,似乎这才是他期待已久的事。

    “这小子神识果然不弱,除了维持两面法盾,还能自如催动上品法器,必是想出奇兵制胜。然而你也不看看对手是谁,可笑,真是太可笑了!”

    成铁河身手确实了得,灵光和光箭照发不误,一面巨大的法盾却瞬间出现在半空,轻松挡住了罩向自己的数十道风刃。

    他祭出法器法盾的速度令人叹为观止,怪不得不惧这突然而至的道道风刃。

    此时,半空中灵光、光箭、风刃相互交错,时而变幻方位,时而在空中碰撞,光芒闪烁之间煞是好看。

    两人开始对抗,也是灵力和神识的比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