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毒妃权倾天下 >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不可能有下次了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不可能有下次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la ,最快更新毒妃权倾天下最新章节!

    见状,夜君墨片刻都不曾耽搁的返身回到了房中。

    墨初染亦随之跟了过去,这个时候,他才发现,林羽璃正缩在夜君墨的怀里,整个人抖得不成样子。

    她的脸上全是冷汗,头发贴在她的脸上,一捋一捋的,配着她苍白的毫无血色的面容,显得她整个人可怜而又狼狈。

    墨初染从未见过她这个模样,林羽璃素来胆子很大,鲜少有东西,能将她吓成这个样子。

    很显然,这一次,她被吓到了,吓的很严重。

    他们两个进入房间这么久了,林羽璃的眼神却迟迟没有焦距。

    “阿璃……阿璃你怎么样?”夜君墨沉声说着,伸手轻轻安抚似的拍打着她的后背。

    好一会儿之后,林羽璃这才渐渐恢复了平静。

    她整个人虚脱似的看向了夜君墨,哑声道:“我没事,就是刚才做了个噩梦。”

    说话间,她看到了墨初染,眸中顿时染上了几分疑惑道:“墨初染怎么在这?”

    “他来找我商量一些事情。”夜君墨说着,给墨初染使了个眼色。

    墨初染看了他一眼,复又对林羽璃道:“对,事情说完了,我走了。”

    说完,他便转身离开了此处。

    而林羽璃看着他的背影,微微敛起了眸子。

    刚才她分明感觉到了墨初染内心的纠结,但他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而且,她觉得,墨初染应当是有什么话想要告诉她的。

    出神间,就听夜君墨淡声道:“刚才做了什么梦,怎么会把你吓成那样?”

    “我说出来,你可能会不信。”林羽璃此时已经恢复了惯常的模样,她一眨不眨的看着夜君墨,一字一句,郑重其事的道,“那并不只是单纯的梦!我觉得,那或许是一个预警!”

    “预警?什么预警?”夜君墨面色未变,眸色却微微闪动了一瞬。

    “我看到了几天之后,我们的婚礼上,你被人刺伤了心口。”林羽璃沉声道,“大股大股的鲜血涌了出来,你倒在了地上。而那个时候,我的花轿尚未过门!等我察觉到不对,想要赶回来救你的时候,你猜发生了什么?”

    “什么?”夜君墨饶有兴致的道。

    “你心口的鲜血,带着淡淡的香气。那个味道,竟然吸引的这个世上所有的修行异类跑了过来。”林羽璃沉声说着,愈发收紧了手指,紧声道,

    “你将所有的力量都放在了王府之外的结界上,那铺天盖地的妖魔鬼怪一涌而来,它们合力打破了结界,冲向了你!

    而你……毫无反抗的,被万鬼所噬了!就在我的眼前,我眼睁睁看着,却根本无力阻止……”

    林羽璃说着,声音已然哽咽了起来。

    她的眼睛胀的通红,却仍是没有落下一滴泪来。

    明明给人的感觉,悲恸克制到了极点,偏生那面上的表情却平静的吓人。

    说话间,夜君墨将她给揽入了怀中。

    听着他一下一下,有规律的心跳声,林羽璃的心却没有得到丝毫的平静。

    梦中的那个恐怖的场景,在她眼前挥之不去。

    她从未有过这种可怕的感觉,那梦中的一幕幕,就好像真实发生的一样,每一幕都叫她痛不欲生!

    “那只是一个噩梦而已,阿璃,你不要多想。”夜君墨淡声劝慰道,“你只是最近太累了,好好休息一下便好了。”

    “君墨,你扪心自问一下,那真的只是我胡思乱想吗?”林羽璃哑声道,“或者,换句话来说,为什么我会胡思乱想呢?你到底向我隐瞒了多少事情,直到现在,也不告诉我吗?”

    “我瞒你的,终有一日会告诉你的。”夜君墨仍是那副不紧不缓的语气回道,“我答应过你的,这是最后一次瞒着你了。”

    “是的,你会告诉我!”林羽璃低声道,“但若是那个时候,你已经不在了,我知道了真相,还有什么用?”

    说着,林羽璃从他怀里起身,忽而拉开了他胸前的衣襟。

    在他的心口处,一个长长的伤疤,赫然闯入了她的眼中。

    那伤疤很深,而且已经存在了很长时间了。

    但是伤口处还泛着微微的鲜红之色,很显然,在这旧伤之上,又添过几次新伤。

    它一直被人反复的化开,这就致使这道伤口,一直没能够愈合。

    夜君墨想要遮挡的时候,却已经来不及了。

    林羽璃紧攥着他的衣襟,没有说话,但是她发白的指节,和隐隐颤抖的身体,却还是出卖了她此刻的心情。

    见状,夜君墨叹了口气,他拉了拉衣襟,想要盖住伤疤,却被林羽璃给阻止了。

    沉默了许久,她这才伸手,轻抚着这道伤疤。

    粗糙不平的感觉,连带着夜君墨本能的轻颤,顺着她的指尖,清晰的传送了过来。

    “疼吗?”林羽璃紧声问道。

    “比起从前的伤,这点伤口,着实算不了什么。”夜君墨淡声道,“阿璃,你不用担心!该做什么,我自有数!”

    “没错,你有数!”林羽璃说话间,苦苦的扯了扯唇角,哑声道,“你想学着鬼谷子那样,再次打开两界之门。

    你想以你自己为饵,将这个世上所有的灵气都集中起来!你借着这场婚礼,请来了足够的宾客!你还用你的心头血,妄图封住我的记忆!

    你想让我离开这里,然后彻底的忘掉你的存在!让我的世界之中,再无你的踪迹可寻!你谋划的很好!很完美!很伟大!

    我是不是该谢谢你啊?毕竟,你为了我,连自己的一切都牺牲了!”

    说着说着,她强忍着的泪水,终于不受控制的滚落了下来。

    林羽璃抬眸望着他,透过汹涌的泪水,夜君墨的形象,在她眼中却模糊成了一团虚影。

    林羽璃拼命的想要眨掉眼中的泪水,但无奈不管怎么努力,于她都是徒劳。

    “阿璃……”夜君墨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被林羽璃摇头制止了。

    “夜君墨,我何德何能啊?值得你这般对我?”林羽璃哑声道,“你的心怎么这么狠呢!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你想过没有,你若当真那样做了,我怎么办?你想让我怎么办?”

    她说这一番话的时候,整个人没有半点的歇斯底里,却更是叫人揪心。

    夜君墨敛眸看着她,好一会儿之后,却见她忽然擦了擦眼泪,沉声道:“婚礼取消!你随我去一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