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最强近身保镖 > 第462章 反制对策

第462章 反制对策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la ,最快更新最强近身保镖最新章节!

    任天华一阵苦笑,老子苦头都不知吃了多少,你现在才告诉我有个屁用,但他还是偷取感激的眼神,心领神会地点头。

    欧正凯走了,找到一个僻静地地方联系上了任建,告知任天华的策略。

    任建仿佛有了主心骨,心里的紧张与怅然也减轻了许多,说:“欧兄弟,你转告我吧,我一定会按照他的吩咐,好好地把酒店的善后工作处理好,若是对方还敢来这一招,马勒戈壁,老子保证让他有来无回。”

    欧正凯挂了电话,又联系四个大酒店,被告知他们已经报警了,可警察来转了一圈,做了简单的笔录,就迫不及待地离开了。

    没办法,这事根本没有证据证明是谁干的,所以警察来了也没辙。说实话,警察是真的不想来,一个臭气熏天的地方,鬼才愿意去呢。

    欧正凯没有理会警察不作为的事,既然他父亲都被警察抓了,他当然不会指望警察为他讨回公道。

    他仔细给酒店负责人交代了细则,让他们一定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把酒店的保安都派到大门口,主要对方敢来,一定要把对方活捉。

    华天酒店的臭名传到了蜀南的每一个角落,不清楚原委的人看热闹,清楚其中细节的人或感叹,或愤怒,或欣喜,不一而足。

    宋致就属于愤怒这一类型,他愤愤不平地来回踱着脚步,脸色阴沉,道:“宁凡这小子竟然出这个损招,果然是下三流的货色。还有韩国斌,信誓旦旦地说什么看好戏,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好戏?”

    宋致很想质问韩国斌为什么还不反击,难道要让敌人扯下自己最后一块遮羞布才反抗?

    他并没有打电话质问韩国斌。

    一则,韩国斌的身份不低;二则,河西大开发项目,宋致想从中大捞一笔,这还得韩国斌的从中协助。

    于是,宋致只能生闷气,他看着脸上挂着神秘莫测的笑意,眯着眼坐在一旁的笑面佛,一咬牙说:“佛爷,若是请你出手,可不可以悄无声息地杀掉宁凡?”

    笑面佛的眼皮子向上一撩,说:“二少爷,你也是会武功的人,应该可以大致看出宁凡的深浅,你对上他有必胜的信心吗?”

    宋致不由自主地回忆起阎王刺杀蓝若若时,他偷偷地放暗器暗算宁凡的场景。那种情况下他都没能奈何得了宁凡,若真的面对面交锋,他实在没有信心,因为他一点也看不透宁凡的实力。

    以前,宋致颇为自负,认为世家子弟中愿意静下心来,刻苦练习武功的人寥寥无几,有成就者更是凤毛菱角,所以他对自己很满意,很有信心。

    自认为是四大世家这一代中最年轻有为的人,甚至比他那个在商业上大获成功,被奉为“鬼才”的大哥还要厉害三分。

    可面对宁凡,他一次次的陷入被动,这让他很恼火。

    笑面佛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几分,又闭上了眼,说:“既然你没有信心胜他,那我要杀他不难,但要悄无声息,却实在难办。”

    让大名鼎鼎的笑面佛都自称难办,可想而知宁凡的实力究竟有多么深不可测。

    宋致不甘心,但也唯有放弃这个疯狂的念头,宁凡的名字几乎在杀手界传开了,所以他也不可能请其他杀手对付宁凡,况且笑面佛都这样说了,其他杀手组织去了也是无济于事。

    宋致为什么一定要悄无声息地杀掉宁凡呢?

    因为他清楚宁凡与楚家的密切关系,而且据说与慕容家也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这就不得不让他慎重考虑了。

    杀了宁凡可以,但绝对不能把宋家牵扯进去。因为若大张旗鼓地杀了宁凡,而楚、慕容两家知道是宋家干的,即便不会真的与宋家决裂,也肯定会有反制措施。

    那时面对两大世家的围剿,即便颇为自负的宋家也会感到害怕。

    “次奥,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就任由那小子横行,我想到他那张嘴脸就怒火冲天。”

    笑面佛不动声色地说:“二少爷,须得静心方可,你年少有为,但磨砺甚少,恰好经过此事磨砺一番,璞玉经过精心雕琢,方能成为瑰宝,家主也是这个意思。你不要因为一个小小的宁凡而自乱阵脚。”

    宋致心中一惊,是啊,以前自认为有很好的养气功夫,为什么现在都消失无踪了?若是别人这样说他,他肯定会嗤之以鼻,但笑面佛身份不变一样,他的话他不得不听,忙恭敬地点头说:“谢佛爷提点。”

    然后整个人冷静了下来,眼眸中跳动着犀利的目光。

    黑夜降临,却遮不住华天酒店的臭名。华天酒店内一副战前景象,几乎所有人严正以待。大门前已经被清理干净,还撒了无数的空气清洗剂,却让人心里仍然觉得怪怪的。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大门前没有一点动静,更没有昨天经过的垃圾车。但大家都不敢懈怠,老板交代了,只要抓住对方现行,就有丰厚的奖金可拿。

    而且白天的时候憋了一肚子气,正无处发泄呢。

    这个黑夜异常安静,只有路边的几只野猫发出凄厉的叫声。

    天边渐渐泛起鱼肚白,守候了一夜的人开始无精打采,眼皮子直往下耷,无力地打着哈欠。

    “次奥,他们不会来了吧?让我们在大冬天的守了一夜,累死人了。”

    “对,肯定不会来了,他们没那么大胆子,第一次那是打我们措手不及,这次再来他怎么跑得掉?”

    所有人都笃定了这个信念,纷纷退回到酒店,有人直接回了家。

    天色大亮,路上的行人渐渐多了,上班的,上学的,但都避开了华天酒店大门前的区域。

    在所有人都认为不可能出现状况的时候,四个大酒店前突然就各冲过来一辆洒水车。

    但所有人都没有注意,毕竟这是繁华街道,洒洒水很正常嘛。

    不过这洒水车却没有洒水,径直停在了华天酒店大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