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天降帝少 > 第131章 对权利的渴望

第131章 对权利的渴望

作者:我爱吃柠檬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la ,最快更新天降帝少最新章节!

    听见柳盛这么说,张娇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辛亏这个房间隔音十分的好,不然她还不知道柳盛这看不死的在外边等着呢。

    想到这里,张娇眼底闪过一抹讥讽,随后一边下楼,一边说道:“刚刚在房间里,我和嫣然谈了一下关于她的婚事。”

    “嗯?她怎么说?”

    柳盛愣了一下,对于这个女儿,在他心中还是很满意的,至少比家里这几个不争气的儿子要好很多。

    “她说……她说……”

    张娇偷看了一眼柳盛,她犹豫了一下,继续道:“她说她宁愿给杨家的上门女婿当小三,也不愿意嫁给秦家,还说老公你畜生都不如,把她嫁给那个一个人。”

    “混账东西!”

    听见张娇这么说,柳盛怒吼一声,他脸上布满了阴沉之气。

    “你别生气,别气坏了身子,要不然你在考虑一下,我觉得把嫣然嫁给秦二叔的的确确有些不妥。

    况且,嫣然和杨家的上门女婿不清不楚的,两人指不定有什么勾结呢,而且秦二叔的年纪的的确确有些大了……”张娇暗笑一声,她急忙劝说道。

    柳盛听完张娇说的,他突然停下了脚步,然后回头直接甩了张娇一记耳光。

    “啪!”

    清脆的巴掌声在客厅炸开,张娇浑身一震,她捂着脸,急忙跪在了地上。

    “头发长,见识短的蠢货!”

    柳盛冷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张娇,他道:“你以为嫣然和秦家仅仅就是为了结亲而结亲吗?

    我们是商会的合作!命运的合作!整个家族的发展在合作!

    她不嫁给秦二叔还想嫁给秦家的大公子?也不撒尿照照自己,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一个贱货生的东西,也妄想攀龙附凤?

    秦家也只有秦二叔这个老色鬼能看的上她!”

    柳盛说着,他的眼里露出了厌恶之情。

    要不是当初陈嫣然的那个贱货生母为了飞上枝头变凤凰勾引自己,自己当初怎么可能会因为她的事导致差点失去了柳家的继承权!

    也正是因为这样,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导致他对权利的渴望达到了极点!

    别说陈嫣然了,就算是秦家要张娇他都会毫不犹豫的把张娇送上秦家的床。

    但是这些野心,柳盛都是埋在心底的。

    见柳盛如此,张娇低下了头,她嘴角上扬了一抹得逞的笑容。

    果然,这个柳盛秉性薄凉,就算是对于自己唯一的女儿,都是如此。

    不过陈嫣然完全是活该!

    这种贱货,本来就不应该出生在柳家,她的出现不过就是给柳家抹黑而已。

    “老公你别生气了,我这也是为了嫣然着想啊……”捂着脸,张娇委屈道。

    “哼!”

    冷哼一声,柳盛看都没看张娇一眼,然后直接离开。

    张娇见势,她抬头望着柳盛的背影,嘴里突然发出了一声低笑。

    “呵呵,陈嫣然啊你可真是可悲啊……”

    从地上爬了起来,张娇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裙子。

    这柳盛对于权利的渴望,就如同赌徒对于金钱的渴望一样。

    以前有欧阳深还有桂金压着,他不敢轻举妄动,现如今南城两个大人物,一个死,一个走。

    这柳盛就好似被放出来的饿狼一样,只要是活物他都想吞下去。

    至于陈嫣然,不过就是一个可怜的牺牲品而已,她嫁给了秦二叔后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想到这里,张娇忍不住的笑出了声,然后赶紧追着柳盛跑了出去。

    ……

    而封闭室内,陈嫣然绝望的跪在地上,她目光紧锁地上的手机,那破碎的手机里,她还可以依稀的看见自己母亲的脸。

    “为什么!为什么您要这样啊!”

    捧起了手机,陈嫣然绝望的质问,她眼里的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瞳孔里也都是失望和心疼。

    她母亲跳楼的时候该有多么绝望啊?

    “我从来都不稀罕柳家的一切,我只希望跟您在一起当一对普通的母女而已!您为什么要这么做?”

    陈嫣然一遍又一遍的对着手机嘶吼,奈何能回应她的也只有房间里空荡荡的声音。

    “啊!”

    怒吼一声,陈嫣然再一次把手机狠狠的砸在地上,她眼神在一瞬间变得阴冷了起来。

    “柳盛!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陈嫣然从地上爬了起来,她冲到了门口,疯狂的捶打着门,嘴里辱骂道:“你们柳家的人都是畜生!都会遭报应!你们不得好死!”

    可,没有一人会去回应陈嫣然,先不说门口的下人听不见声音,就算是听见了,她们也不敢多说什么。

    “我出去了,我一定亲手杀了你们!”

    三天没有吃食,陈嫣然疯狂了一阵后,她虚脱的躺在了地上,看着地上的碎手机,她脑子里闪过曾经她的母亲是多么一个温婉贤淑的人。

    想想她被那群男人欺负,她是有多么绝望啊?

    想到这里,陈嫣然从地上支撑的爬了起来,她冲进了厕所,然后打开了洗手台的水,疯狂的喝着里面的水。

    从她进来这几天,她不是不想吃饭,而是不敢吃饭,因为她怕只要自己吃一口,那么第二天就会出现在某个男人的床上,又或者再也醒不过来。

    所以,这几天她都是喝着厕所的自来水,为了活下去,为了给母亲报仇,这点算什么?

    陈嫣然擦了擦嘴角的水,她慢步的走向了床上,然后拿起了床上的手机,点开了通讯录。

    ……

    此时,杨妮妮的办公室。

    林清和杨妮妮刚刚忙完了公司的事,杨妮妮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看着屏幕中的陌生来电,杨妮妮愣了一下,没有去理会,她转头看向了正在一边休息的林清。

    “林清啊,真的没有想到你对财务报表这方面居然这么厉害,你以前怎么不跟我说啊?”

    杨妮妮倒了一杯茶,她走向了躺在沙发上的林清。

    听见杨妮妮这么说,林清心里泛起了一抹苦笑。

    当初他要是告诉杨妮妮,估计他被讽刺一顿,然后还要被冤枉对杨妮妮公司图谋不轨。

    “也没什么,以前学过。”

    林清笑了笑,他接过了杨妮妮倒的茶水,然后把杨妮妮拉进了自己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