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大佬退休之后 > 392:打游戏要网卡的(求月票)

392:打游戏要网卡的(求月票)

作者:油爆香菇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la ,最快更新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咦?怎么不见了?”

    秦绍将脱下的衣裳袖子来回翻找,半晌也没找到那片竹叶。

    兴许是过河的时候,也许是下山的路上丢的。

    最后只能遗憾地接受现实。

    殊不知他以为丢失的竹叶正蹦蹦跶跶翻墙投奔大可爱的怀抱。

    而大可爱呢?

    她正抱着手机,用被子蒙着头打游戏。

    在这个没有电没有灯的时代,人们日出而作日入而息。

    大部分普通人的夜晚生活枯燥无比,特别是单身狗只能早睡早起,而这对于沉迷游戏的大龄老年少女裴叶而言就是折磨。凌晨才是夜生活开始的黄金时间啊,七八点就睡觉闹哪样?

    老干部也没有这么早睡觉的。

    她以为自己要睁着眼睛数绵羊打发时间,无意间发现手机里边的游戏还能玩。

    居然还能玩???

    这部手机不用充电就不吐槽了,为什么还能联网打游戏?

    见多识广的裴叶就懵了一秒,心情毫无波动地接受这个设定。

    点开【恋与养崽】附属下的内置小游戏——阿崽这只小醋精认定她的手机界面只能有它一个APP,将裴叶下载的其他游戏都拆了搬到【恋与养崽】旗下——这些游戏居然能正常运行。

    只是曾经使用过的两个账号显示不可登陆。

    裴叶又尝试着申请新账号。

    第一个账号“筱虹”,第二个账号“筱秀”,第三个账号就取名“筱绿”吧。

    注册成功,游戏登录。

    她正要夸奖游戏策划人还有几分良心,将她丢在落后远古时代背景还不忘丰富她的娱乐生活,下一秒她就决定收回这句话——游戏界面跳出一个通知栏,每个字眼儿都写满了“吃钱”。

    裴叶一目十行扫过来,表情冷漠地像是死了一百个坑逼友人。

    跨位面拉网线要付网费的,付了网费才能体验游戏。

    网费有两种收费模式,一种点卡,一种月卡。

    点卡就是100功德玩2个小时,时间按照实际网络登录时间计算,分秒不错。

    月卡就是10000功德包月30天,30天内随心所欲登录网络玩游戏,流量不限制。

    裴·网瘾·退休大龄老年少女·叶:“……”

    (╯‵□′)╯︵┻━┻

    果然,这个坑比游戏就会见缝插针骗人氪金。

    还是熟悉的套路,还是熟悉的坑钱。

    裴叶倒想硬气甩游戏策划一脸的功德,财大气粗买个百来张月卡,但看看账户,她克制住自己想挥霍的手。

    幸亏之前收拾那伙“凤家军”爪牙,赚了几百点功德,不然她连网都上不起。

    果断买了张两小时点卡。

    “没有游戏的夜生活是不完整的。”

    裴叶弓着背躲在被窝,开着静音又将光线调到最暗,手指灵巧地收割游戏中的呆卡萌。

    玩得正起劲,屋外传来一声微不可察的动静。

    她头也没有伸出被窝,自然道了一句。

    “回来了。”

    一片竹叶从门缝挤了进来,委屈巴巴地朝着床铺隆起的小被窝飞扑而去。

    还未碰到目标,隆起的被窝伸出一只纤细的手。

    裴叶屈指弹开那片竹叶,将它弹到其他八片小伙伴堆里。

    “别闹,好孩子要早点睡觉。”

    竹叶被弹开之后躺在地上思考“人生”,最后乖乖爬进裴叶准备的小被窝。小被窝是个半米宽的粉色狗爪玩偶,其他八片小伙伴整整齐齐躺在里边儿,还给第九片竹叶让了一个位置。

    裴叶在游戏里面大杀四方。

    哪怕其他玩家开着能打诸神之战的挂,最后也要含恨在她的枪口之下。

    “哼,有我的局还想吃鸡?”

    愚蠢的凡人,鸡场早已经被她包圆了。

    她还想抓紧时间再排一局,结果账号被无情踢下线,系统提示她【网费不足,请及时续费】。

    裴叶:“???”

    两个小时过去了?

    看了一眼手机上面的时间,裴叶陷入了沉默。

    她现在的功德值只能再买几张点卡,而一张点卡才两个小时。

    这么几个小时顶个蛋用?

    (╯‵□′)╯︵┻━┻

    裴叶在“继续玩一张点卡”和“留着明天玩吧”来回横跳。

    最后选择关手机断网睡觉。

    睡觉之前还要跟自家阿崽小可爱道一句晚安。

    二楼房间亮着橘黄色的床头灯,阿崽穿着睡衣、戴着睡帽躺在小小的Q版床上,一个个“Z”从蛋尖儿冒出来。粉色被子只盖一半,随着一定节奏缓慢起伏,好似被下的蛋真能呼吸。

    裴叶看着熟睡的阿崽,忍不住在内心嘀咕。

    “阿崽这次的工作会是什么?”

    不管是什么,希望能轻松一些。

    上个游戏副本总看不到阿崽,裴叶偶尔有种自己成了留守老父亲的错觉。

    “晚安,阿崽。”

    裴叶说了一声,再将手机放在枕边。

    闭上眼睛酝酿睡意,还未暗下的游戏界面出现一个小小插曲。

    蛋尖儿冒着的“ZZZ”改成三颗颗摇摇晃晃的Q版爱心。

    每当有新的爱心出现,飘在最上方的爱心就啪得一声碎开,如烟花一般散成一个小红圈。

    【系统记录】也多了一条信息。

    【阿崽有了一个甜甜的好梦】

    这个季节天黑得早,亮得也迟。

    外边儿天色未亮,秦绍就在生理时钟的召唤下醒来。

    穿衣洗漱结束,下人又端来刚刚做好的早膳。

    秦绍简单用了早膳,询问申桑和裴叶醒了没有。

    下人答道:“申郎君醒了,用了膳食便在客院练剑,那位裴娘子还未起身。”

    秦绍听申桑在练剑,抄起自己的佩剑就去找他。

    顺便消消食。

    结果——

    二人对练几十个来回,又手痒对弈两局,东边儿金乌彻底驱散黑夜余孽,裴叶仍在睡觉。

    二人啃了一盘点心,点心消化大半,裴叶才一脸困意地从被窝爬出来。

    “裴义士昨晚几时入睡的?”

    秦绍看看日头,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裴叶想了想时间,认真道:“睡得还挺早。”

    秦绍:“……”

    睡得挺早,但是起得很晚啊。

    “昨晚没怎么玩游戏,睡得的确是挺早的。”

    搁在以前,怎么也要玩到犯困才睡下。

    裴叶看着两名少年。

    突然有种举世皆浊我独清的感慨。

    这两个半大少年无法理解她的感受,被迫断网去睡觉……怎么睡得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