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佳妻如梦:顾少的心尖宠 > 第1章 兰茵

第1章 兰茵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la ,最快更新佳妻如梦:顾少的心尖宠最新章节!

    午后,偌大的一座帅府十分安静,就见一个十来岁的女孩子梳着长长的辫子,颈中戴着一块莹润的美玉,一张小脸白皙粉嫩,眉宇间却透着三分英气,脚步轻快向着主楼跑去。

    刚进大厅,顾远霏就见一干下人皆是在那里来来回回的忙碌着,扫地的扫地,擦窗的擦窗,她瞧着只觉奇怪,进了客厅,就见母亲正指使着两个丫鬟在那里擦拭着沙发,见状,顾远霏只大刺刺的往沙发上一坐,和母亲问了句:“妈,你这是在干嘛,整栋楼都要被你收拾的翻了个花样来了。”

    “快给我起来,”见女儿如此,蒋玉英立刻上前拉起了女儿的身子,她的脸上挂着喜色,和顾远霏说了句:“你爸爸要从青州回来了,我得让她们好好收拾一下院子。”

    听着母亲的话,顾远霏只复又在沙发上坐下,从茶几上拿了一个苹果,“咔嚓”一声咬了一口,含糊不清的与母亲说道:“爸爸回来你这么高兴,小心他又给你带回来一个姨娘。”

    “你这孩子,胡说什么?”蒋玉英皱了皱眉,在女儿身上佯装拍了一巴掌。

    “我才不是胡说,妈,你怎么也不管管爸爸,咱们府里的姨娘都快堆不下了。”顾远霏将口中的苹果咽下,脆生生的和母亲开口。

    闻言,蒋玉英的脸上浮起一丝怅然之色,她挥了挥手,示意那两个丫鬟退下,自己则是在女儿身边坐下,道:“我哪里管得住他,况且,也怨你妈不争气,跟了你爸这么多年,连个儿子也没给他生,就生了你们这三个丫头片子。”

    蒋玉英说着,只伸出手指,在顾远霏的额头上戳了戳。

    “丫头片子怎么了,男人能做的事,女孩怎么不能做了?我就不明白,你和奶奶怎么就这么盼着爸爸得儿子。”顾远霏不以为意,又是咬了一口苹果。

    “说的轻巧,你能像男人家一样驰骋疆场,冲锋陷阵不成?你爸爸打下了这一片基业,总归是要交给儿子。”蒋玉英与女儿说完,却又是叹了口气,缓缓道:“你爸爸这些年东征西讨,也顾不上府里的那些莺莺雀雀,这么些年了,这么多女人,愣是没有一个为他诞下子嗣的,养着也是无用。”

    听了这句,一旁的顾远霜眼珠一转,只将苹果搁下,与母亲问道:“妈,我听西苑的嬷嬷说,二娘以前不是怀过孩子吗?”

    “那个孩子没保住,”蒋玉英看着女儿的眼睛,告诉她:“你爸那年攻打嘉源,你二娘跟着,在路上就小产了,自那以后,她那肚子也就再没有过消息。”

    顾远霏闻言,只暗暗撇了撇嘴,和母亲小声道:“妈,不是我多嘴,有她在,爸爸哪里能有儿子,她把爸爸看的那么死,不管爸爸去哪她都要跟着,府里的那些姨娘谁不怕她,但凡有人接近了爸爸,她不是把人家发卖,就是给人家灌药的,虽说咱们府里有那么多姨娘,可谁敢接近爸爸?”

    “你二娘性子烈,不过这些年倒也多亏了她,又是伺候你爸爸,又要管着这一大家的事,倒替我分担了不少。”

    “妈,你可是爸爸明媒正娶的大夫人,这个家本来就该你来管,你倒好,什么都由着二娘。”顾远霏说着,只觉十分不忿。

    “你知道什么,这叫能者居之,你妈我没这个能耐,索性落个清净。”蒋玉英为女儿理了理衣裳,道:“我就把老太太服侍好,把你们姐妹几个照顾好,我就成了。”

    “这就成了?你还能不想再给爸爸生个儿子?”顾远霏向着母亲依偎过去,和她嬉笑道。

    听着这话,蒋玉英脸庞一热,顿时啐道:“多大点孩子,整天没个正形。”

    “妈,你也别发愁,你要一直没儿子,以后我给你招个上门女婿不就好了。”

    “你这孩子,”蒋玉英听着,便是赶忙向着厅外看了一眼,与女儿斥道:“可不能让你祖母听见,回头又要骂你。”

    “哎呀我知道了。”顾远霏不以为意的吐了吐舌头。

    “夫人,夫人,”就听大丫鬟春燕从外面快步跑了进来,脸上堆着笑,与蒋玉英母女道:“大帅回来了!”

    听到春燕的话,母女两都是一惊,顾远霏当先忍不住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与春燕问道:“你说的真的?爸爸真的回来?”

    “奴婢哪敢骗您,这大帅的车都快到门口了,”春燕仍是笑着,与蒋玉英说道:“夫人,您快带着二小姐去接大帅吧。”

    蒋玉英听着,一颗心顿时跳的快了起来,她一把拉住女儿的手,喜道:“走,快和妈过去!”

    话音刚落,蒋玉英便是拉着顾远霏,匆匆的向着大门口赶去,刚到前院,顾远霏便是悄悄拉了拉母亲的衣袖,向着一旁努了努嘴,道:“妈,你瞧。”

    蒋玉英一心都在丈夫身上,听着女儿的话便是向着一旁看去,就见一道丽影款款而来,身后还跟着两个婆子,顾远霏瞧着,便是小声嘀咕了一句:“二娘也真是的,院子里没有一个像样的丫鬟也就罢了,每次出来,就连身边跟着的也都是老妈子,她就怕爸爸瞧上呢。”

    “快住口,别乱说。”蒋玉英轻轻推了一把女儿,就听温凉玉的声音已是响了起来,笑盈盈的说道:“远霏啊,是不是又在那说二娘的坏话呢?”

    “我哪儿敢说二娘的坏话,妈,你说是不是?”顾远霏向着母亲看去。

    “你这张嘴,就该让你二娘治治你。”蒋玉英嗔了句。

    这边蒋玉英已是走到母女两身边,因着顾世勋回来,她今日打扮的十分娇艳,一袭秋香色真丝云锦旗袍,裹着她娉婷的身段,衬着那纤腰犹如水蛇般,加上她肤如凝脂,唇瓣上的蜜思陀佛又闪烁着诱人的光泽,她站在那,端的是妖娆蚀骨,摄人心魄。

    瞧着温凉玉的模样,蒋玉英心里只觉有些自惭形秽,她的年纪本就比顾世勋要大了五岁,当年,他们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在顾世勋刚满十五岁的时候,她就嫁给了他,这些年来,他对她虽一直是相敬如宾,也生养了三个闺女,可蒋玉英知道,在丈夫心里,还是更喜欢温凉玉那般的女子,她虽也相貌端庄,可与温凉玉那般的柔媚是万万比不得的,更别说温凉玉身上的那件窄窄的小旗袍,以她这般丰腴的身子,是压根穿不上的。

    “瞧瞧你这身段,瞧瞧你这小腰,这么些年了,可一点儿也没变。”蒋玉英啧啧称奇。

    闻言,温凉玉只嫣然一笑,言道:“世勋喜欢我腰细,这么些年,我可是什么也不敢吃。”

    “倒是难为你了。”蒋玉英开口。

    “这次老太太生病,我没法跟过去,也不知世勋这次,会不会又带回来两个姨娘?”温凉玉的目光向着院外看去,口中却与蒋玉英说道。

    “爸爸要真带回来两个姨娘,二娘你不是要闹翻天了?”顾远霏插嘴。

    “你这小东西,我哪有那么小气,你爸爸在外面,衣食住行总要有人服侍。”温凉玉笑靥如花,只捏了捏顾远霏的小脸,又是说道:“再说,他要真带回个本分的,我可不是不能容人。”

    顾远霏暗暗撇了撇嘴,就听一阵汽笛声响起,顾远霏眼睛一亮,只向着前面一指,道:“你们快看,爸爸的车来了!”

    闻言,蒋玉英与温凉玉都是一怔,两人齐齐看去,果真见一支车队向着帅府驶来,两人俱是十分高兴,温凉玉攥紧了丝帕,待当先的那辆汽车停下,不等她迎上去,顾远霏已是挣开了她的手,向着汽车跑了过去。

    “爸爸!”

    待顾世勋下了车,顾远霏眼睛一亮,顿时扑进了父亲怀里,顾世勋揽着女儿,军帽下的黑眸中蕴着笑意,和女儿说了句:“又长高了。”

    蒋玉英看着这一幕,一颗心只觉十分柔软,一旁的温凉玉则是一心都系在顾世勋身上,她看着他挺拔净朗的站在那,眼波间只溢满了柔情,刚欲上前,唇角的笑意却是倏然停滞在了那里。

    她看着顾世勋以一种十分温柔与怜爱的姿势从车里又是扶下了一道身影,那是个女子,她微垂着面颊,温凉玉还不曾看清她的容貌,视线就已被她微微隆起的小腹吸引了过去,一时间,温凉玉只觉眼前一黑,竟是生生向后退了一步。

    许多年后,顾远霏也仍是清晰的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白兰茵时的情景,那个父亲一生挚爱的女子,她不晓得该如何去形容她,只记得自己当时几乎是看呆了,也看傻了,当她第一眼看见白兰茵,脑海中便是想起自己刚和老师学的一个成语,叫做“我见犹怜”,就连她这般个不懂事的小屁孩,都觉得她好看极了,她分明只穿了一件白底碎花旗袍,脸上也没有化妆,整个人素净的不得了,可却还是漂亮的跟天上的小仙女似的,她的皮肤是那样白皙,眼瞳是那样的柔软,让人看着就想去怜惜,去呵护。

    “慢点。”顾世勋声音低沉,他望着怀中的女子,眼中却是顾远霏从未见过的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