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擒妻入怀:岑少别太坏 > 第五百九十八章 你也疯了

第五百九十八章 你也疯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la ,最快更新擒妻入怀:岑少别太坏最新章节!

    岑辞突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让我毫无预兆。

    或许是他也感受到了我的害怕,紧紧的捏着我的手腕,恨不得将我捏断一样。

    “他是谁?”

    岑辞忍着情绪,还算平静的询问着我。

    我压着胸口快要呕吐的感觉,笑出了声音,“岑总,你是不是问错人了?我不是你老婆,你有什么资格问我?你和我不是什么关系都没有吗?”

    我甩了甩手,想要让他松开我。

    寂静的走廊里,突然放大了岑辞的呼吸声,我顺着声音看到他胸腔轻微的颤抖着。

    “我不应该这样的,早就不应该这样,或许逼你接受一切远远比现在要来得现实和快速。”

    “你……你在说什么?”

    我脚下还带着醉意,但是脑中却清醒了许多。

    岑辞直接将我抱了起来,往酒会相反的方向走去,进入贵宾电梯后,直奔楼上的客房。

    我瞪大眼睛的看着岑辞,抬手就打了岑辞一巴掌。

    “你放开我!”

    “不放!说了要还一辈子,一分一秒都不能少!”

    我根本不知道岑辞在说什么。

    岑辞拽着我进了VIP的客房,连灯都没有开,我就被他压在了墙上。

    他杂乱的呼吸声,即便是在黑暗中,眼中都加深到散发着危险的光芒。

    我突然意识到他带我来这里的目的。

    在我反抗的时候,岑辞直接拉下了我肩膀上的衣服,露出了我肩头上被烧伤的一处伤疤。

    岑辞的身体渐渐贴着我的身体,像是一道火源突然逼近自己,无法适应。

    “我们什么关系?那我就从你十八岁第一次开始告诉你,我们到底什么关系!”

    “对,是我逼的!一直以来都是我逼你的!”

    岑辞像是疯了一样,一边胡言乱语,一边扯掉了自己身上的西装。

    我还没理解他话中的深意,就被赤裸上身的岑辞拥入了怀中。

    朱振可怕的回忆还在我的脑海里,岑辞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让我开始害怕。

    “岑辞,你放开我,我求求你了,我真的办不到。”

    我大声的呼喊着,甚至开始恳求岑辞。

    岑辞只是撑起自己的上半身,清癯却不瘦弱的身体缓缓的紧绷起来。

    “叫吧,像你当初一样求我也没有用的。”

    “你,注定是我的。”

    岑辞的话在黑暗中掷地有声,而窗外也配合的闪过闪电和雷声,雨水几乎倾盆而下。

    雨水拍打这酒店的窗户,像是我脑海里记忆的时钟,滴答滴答越来越快。

    岑辞不顾我的惊慌,搂住了我的脖子,他的脸快速的凑了下来,咬住了我的肩膀,随即我的肩膀上的伤疤处就开始发疼。

    一直到有鲜血流下才,岑辞才松开我。

    “你……”

    岑辞变得很粗暴,与他平时斯文儒雅的模样判若两人,嘴角的鲜血让他俊美的脸颊上添了几分昳丽。

    他抬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然后放在唇边卷了一下舌尖,把血全部都舔入了口中。

    “唔……”

    我退后的身体被岑辞又抓回了面前,他不顾我肩头的疼痛,手心死死的压着,我疼得皱起眉头,他却毫无怜惜。

    这种带着暴力和发泄的行为,却让我莫名觉得熟悉。

    我的身体像是沉寂了太久,竟然像是被找到了开关一样,他触碰的地方就连我自己都不由得惊愣。

    我很害怕自己会顺从岑辞,便更加用力的反抗。

    可是无论我怎么反抗,岑辞都像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粗暴的控制住了我的身体。

    我觉得自己的脖子像是被人扼住了,呼吸困难,呼救声都被压制在了喉间。

    几乎毫无准备的接纳了岑辞的一切。

    我呼吸一窒,双手抓紧了被子,脸上已经是一片湿润。

    岑辞一定是疯了,疯了!

    身体的疼痛说明了我和岑辞真的在一起了。

    他忍耐的汗水一滴一滴落在了我的脸上,“别乱动。”

    “你这个疯子!你们到底把我当什么了!”我瞪着岑辞,眼底一片猩红。

    “记住了!除了我,谁也不可能碰你!”

    说完,岑辞的身体便动了一下。

    依旧无法适应的我紧张的觉得疼之外什么感觉也没有,而外面却依旧倾泻着大雨,掩盖了我所有的声音。

    岑辞的手顺着我的手臂,扣住了我的手指,手心的汗水都染在了我的手背上。

    除了无声的喘息,我已经没有力气再去想别的事情了。

    一直到结束,岑辞都没有松开我的手。

    他搂紧我躺在了床上,像是怕我跑了一样。

    “我这么做是有原因的,相信我。”

    我浑身僵硬,好像他怎么温暖都无法回温,只是像个娃娃一样随他摆弄着。

    或许是我的自暴自弃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坐了起来,也将我扶坐在他的对面,强迫我与他面对面的对视着。

    “现在知道我们是什么关系了吗?我们一直都是这个关系,我不相信你看到我和词词站在一起的时候,没有过怀疑吗?”

    “所以你就这样让我接受吗?”我失望的看着岑辞。

    “以前我的确强迫你接受了很多,可是现在我还强迫过你吗?我完全可以去亲子鉴定,打破你现在的生活,将你囚禁在我的身边,告诉你什么是事实,什么是虚构出来的美梦。”

    岑辞摸了摸我的脸颊,望着我。

    黑暗中,即便没有灯光,目光却依旧明显的聚集在一起。

    “你……”

    我愣了一下,回答不了岑辞这话。

    岑辞继续道,“我怕你受够了我以前替你安排的生活,怕你又觉得我在自以为是,看到现在的你,我才觉得自己以前不够了解你的心意,我不知道你想要什么样的生活,不知道你向往什么样的人生,更不知道你居然可以做的这么好……我怕你不需要我了。”

    岑辞的声音突然一哑,脸颊也缓缓的凑近了我。

    我感受着他的呼吸,咽了咽嘴里的口水,喉咙也变得干哑。

    “该说的都说了,你想怎么选择,依旧是你的权利。”

    “我选?我选什么?你这样对我,她也这样对我,我还能选什么?”我哽咽了一声。

    岑辞搂住了我,“别怕,别怕,会没事的。”

    “怎么没事?你告诉我怎么忘掉那件事?你们居然还……”

    还和好了。

    让我这么接受这些事情?

    我脸色渐渐变得绝望。

    “你身上的红印,是女人留下的。”岑辞凑到我耳边轻声道。

    我愣住了。

    但是岑辞却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抬起我的脸,“再信我一回好吗?”

    我没有回答岑辞,而是在想他刚才那句话的意思。

    到底是什么意思?

    如果我身上的红印是女人留下的,那是不是能证明一件事?

    “告诉我,是不是真的?”

    “真的。”

    想着,我推开了岑辞,抓起地上的衣服,就准备起来。

    这次岑辞没有阻拦我。

    我快速穿好衣服,摸着黑向门外走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我站定背对着岑辞,冷声道,“这笔账,我一定会算的。”

    说完,我就打开了门跑了出去。

    这个时候酒会已经快接近尾声了。

    白景着急的寻找我的身影,看到我后立即追了上来。

    “江经理,你没事了吧?”

    “没事,我们先走吧,反正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了。”

    白景并没有察觉异样,点点头,“好。”

    第二天早上,我让夏纯去查那个泳池聚会上的女孩,夏纯给我的消息却说这个女孩失踪了,就在昨天晚上这个女孩被公司辞退了,然后就不见了踪影。

    怎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我觉得这件事一定有蹊跷,所以让夏纯暂且不要明目张胆的找这个女孩,私下找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