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擒妻入怀:岑少别太坏 > 第五百五十章 我到底是谁?

第五百五十章 我到底是谁?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la ,最快更新擒妻入怀:岑少别太坏最新章节!

    岑辞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霸道专制,根本不给我任何回转的余地。

    我推也推不开,闪躲也躲不掉。

    我便发狠的咬破了他的嘴唇,血腥味直接蹿进了我们两个人的嘴里,却被他顺利的顶开了紧闭的齿间。

    越来越深的吻,让我的脑子都卡顿了三秒钟。

    我睁着眼睛,岑辞也睁着眼睛,我们两个就这么看着对方。

    我始终觉得他看着我的目光并不是在看我,而是别人。

    让我有些生气。

    “放开我!”我略微抬高声音,又用力咬了一下他的唇瓣。

    咬得鲜血都顺着我们两个的唇角流了出来,他才松开我。

    他抬手擦了擦唇角。

    “他也这样吻过你吗?”岑辞整张脸都发寒,指腹用了擦过嘴角,看上去整个人的气质都变得暴怒起来。

    我捂着唇,胡乱的用袖子擦了擦唇瓣,看着袖子上的血迹,有些触目惊心。

    我咬牙切齿的盯着岑辞,“是!他是我丈夫,这是他的权,我不仅和他……”

    岑辞像是生闷气一样捂住了我的嘴,不许我说下去。

    “别说,别说!”岑辞半阖着眼眸,眼底倾斜着受伤的神色,“就算是……你也是我的!”

    我看不清楚他的神色,只能小心翼翼的喘息,总觉得自己稍有不慎就会点燃他的怒火。

    过了一会儿,浴室中华丽的灯散发着暖暖的灯光,我以为这一切应该平静了。

    却不想,岑辞猛地抬头,那双浅眸晕着光圈,一点一点加深,他捂着我嘴的手稍稍加了几分力气。

    我整个人都贴着门动弹不得。

    下一刻,他另一只手一用力,扯下了我的衣服,露出肩膀。

    上面还留着出车祸的伤疤。

    我总觉得像是纹身,但是被伤疤覆盖后,只能看出一点点浅淡的印子。

    岑辞盯着我的伤疤,手心放在上面轻抚着。

    “为什么你这么狠心?为什么你就可以抹掉一切从头来过?我对你不好吗?曾经是我折磨你,现在你报仇了,你折磨的我生不如死……”

    岑辞的音色略沉,他说完想也不想的就凑上了唇瓣在我肩头咬了下去。

    我先是吓了一跳,然后猛地盯住。

    这种酥麻的疼痛感,有着强烈的熟悉感,我侧首看着他的脑袋。

    脑海里某些支离破碎的碎片突然组合了起来。

    那画面很简单,也是一间浴室,也是这样的情况。

    他咬着我的肩头,带着魔力的双手在我的身上游走。

    他的吻……不,那个时候没有吻,他总是咬我。

    他是谁?

    “唔!唔!”我头疼的快要炸开,身体也顺着门坐在了地上。

    岑辞和我一起坐在了地上,他用力的将我拥入怀中。

    我动了动自己的肩膀,湿意顺着肩头滑落。

    竟然被他咬出血了。

    “我是谁?”我红着眼睛盯着浴室的某一处,第一次对自己的身份产生了质疑。

    或许是我的状态让岑辞停止了他的不规矩,他将我扶了起来,擦掉了我肩膀上的血迹。

    我全程都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等他帮我整理好后,我立即想房门走去,一刻都不想留下。

    这次岑辞没有阻止我,他只是失落的站在我身后看着我。

    我没有回头,直接回了家,我明明看到韩逸的房间灯是亮着的,但是等我进入房子后,他的门缝下却没有一点光亮。

    我知道韩逸一定知道我出门了,为什么他总是回避岑辞这个人?

    我走到韩逸门口,想敲门,一想他已经关灯了,就是不打算和我深度讨论岑辞。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拉开衣服,伤疤上留了一道清晰的牙齿印,我竟然觉得自己习以为常了。

    倒在床上已经是凌晨,我浑浑噩噩的睡着,早上起来后一直没有什么精神。

    保姆按时来带孩子,我却发现韩逸一早就出门了。

    看来他是有意逃避了。

    “丽萨,今天我去看医生,你帮我和夏小姐说一声。”我打电话解释道。

    “好的,今天早上好多客户都回头联系我们了,说之前是个误会。”丽萨兴奋道。

    我知道这一定是岑辞的意思。

    我亲了亲小韩词,看到他还抱着岑辞送的婴儿被,想笑又笑不出来。

    车子到了以后,我就坐车去了金准那。

    没想到在我之前的那个病人居然是岑辞。

    我看着岑辞先我一步走进了诊疗室,我站在外面焦急的来回走动着。

    比我自己生病还要难受。

    我走到金准助理贝拉面前,“请问刚才那位先生进去是有什么问题吗?”

    “抱歉,我们不能讨论病人的隐私。”贝拉郑重的看着我。

    我知道这也是为难别人了,只能坐在外面等待着,翻阅手机查找关于岑辞一切的消息。

    她是因为噩梦困扰,严重影响了我的睡眠质量才来看病的。

    岑辞看上去好像完全没有事情,他为什么也要来看病?

    我的手指快速的翻阅着岑辞的新闻,最后手指点进了一条绯闻中。

    说是他和他妻子之间早就分开的消息。

    之前听夏纯提了一句,也没有当回事情。

    从新闻上看,似乎有理有据的,说两个人分居了,还说两个人很久没有见面了,就连公司都很少看到这位岑太太了。

    这是怎么回事?

    我想找更多的消息时,却发现关于岑辞夫妻的事情特别少,像是刻意被屏蔽掉了一样。

    我听到诊疗室门打开,看着岑辞脸色苍白的走了出来。

    岑辞看到我明显怔了一下。

    “你怎么了?”他上下打量着我。

    “你怎么了?”我异口同声。

    两人看了看对方,又同时陷入了沉默。

    “江小姐,你来了,你可以进来了。”金准并没有看出我和岑辞之间的异样。

    但是金准看完岑辞以后,脸上色一点也不轻松。

    “金医生,你需要休息一下吗?”我问道。

    “没事,你进来吧,正好我有点问题想要问你。”金准示意我跟他进去。

    我进入房间后,就坐了下来。

    “江小姐,我知道有些事情很难说明,但是岑辞这次来也是因为心结,和你一样的心结,都是关于大火的。”金准凝重道。

    “什么意思?他也是因为梦到大火彻夜难眠?”我咨询道。

    “不是,不是梦到,是见到,他一直以为自己的妻子葬身火海了。”金准小心翼翼的观察着我的神色。

    我立即变得紧张了起来,“怎么可能?他的妻子好端端的在国内活着。”

    “江小姐,很多事情不是我们所见表面那么简单的,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所以我想问你,你还愿意去试着回想大火的情景吗?”金准问道。

    我看出了金准脸上的异样,“金医生,你是不是在怀疑什么?”

    “并没有,我不能过多的带入个人情绪,所以我在询问你。”金准用专业的目光看着我。

    我思考了一分钟,点点头,“好,你来。”

    “那江小姐,你现在缓缓的躺下,然后听着我的话,渐渐闭上你的眼睛。”金准的声音放慢放柔,“江小姐,你回想一下你的梦里有什么?”

    “我……我不知道。”

    “那么我们从头开始好吗?不要去想大火的事情,我们想象一下你梦见大火之前都发生了什么事情?比如那天是什么天气?你吃了什么?”

    “天气还可以,风有点大,我吃……吃了我做的饭菜,等一下,我的对面还坐着一个人,可是我看不清。”我皱着眉头回想着。

    “然后呢?”金准循循渐近。

    “然后……然后我就在了一辆车上,我接了一点电话,接着我就看到了大火烧了起来,最后……”

    “等一下,我们慢慢来,我们先来把细节补充上去,你坐车来到了着火的地方,那是个什么地方?周围有什么?”

    “仓库,好多仓库。”我试着回想,“还有水声。”

    “海水吗?”金准又问。

    “不,不是,就是水。”我说的很笼统。

    “然后……我想不起来了,我只看到火突然烧了起来,有人站在门口,好像和我说话。”

    “江小姐,别管火,我们再凑近一点,就一点点,你其实已经看到那张脸了,你试着描绘一下。”金准低声道。

    我深吸一口气,睁开眼睛,眼前的火突然消失了,站在门口的女人近在咫尺。

    我看清了那张,顿时冷汗阵阵。

    “啊!”我猛地醒了过来。

    “江小姐,你没事了,你没事了。”金准立即走到我面前,温柔道,“你看清楚了对吗?”

    “是……是我自己。”我摸了摸自己的脸,又摇摇头,“不,不对,不是我。”

    我捂着自己的脸,眼角一片湿润的看着金准,“我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