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擒妻入怀:岑少别太坏 > 第五百一十四章 中毒

第五百一十四章 中毒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la ,最快更新擒妻入怀:岑少别太坏最新章节!

    季白一直都没有清醒过来,郑之霜也因为担心他,根本睡不着。

    我看着双颊红肿的郑之霜,替她委屈又替她难受,但是同样也明白她离不开季白。

    之前所谓离开的话也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就像当初的我,总觉得不可能爱上岑辞,最后还是自己先动心。

    正想着岑辞,郑之霜的病房门就被拉开了。

    岑辞和蒋鸽两个人满头大汗的冲了进来。

    岑辞脸色阴沉,上来就把我的双手紧紧捏住,“你敢给我下药?你怎么敢的?啊!”

    岑辞的声音震得我耳朵疼。

    这气势比以前喊我滚,还要愤怒。

    我瑟缩了一下,怔怔的看着岑辞发脾气。

    等他不说话了我才开口解释,“我没事,有事的是之霜和季白。”

    我看了看宋一,宋一立即上前替我求情,“岑辞,真的没事,我陪着如尘的,我还能让她出事吗?”

    宋一的身手有目共睹,所以可以让岑辞稍稍放心。

    当岑辞松开我的时候,他的目光在我全身上下都扫了两遍,最后在我肩头定格。

    岑辞拉了一下我的衣服,肩头被季白拉开的地方,瞬间呈现在了他的眼前。

    岑辞握住我的肩头,气得嘴里牙齿都发出微微的响动。

    我见状立即解释,“不是,不是,他没拿我怎么样,就是疯一样的扯我的衣服,还是之霜替我拉开的。”

    “这叫没事?”岑辞的声音都让变大。

    我挽住岑辞的手臂,就怕他越来越生气。

    我被岑辞捏得肩膀疼,脸都皱在一起了,岑辞这才松开了我。

    “还有哪里?”岑辞愠怒的看着我。

    我摇摇头,“没有了。”

    “岑总,对不起,是我的错,才连累了如尘。”郑之霜起身对着岑辞道歉。

    “好了,就别怪来怪去了,先说说到底怎么回事?”蒋鸽插嘴问道。

    我,宋一还有郑之霜,三个人互相看了看,这事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

    “冯依瑶抓了郑之霜威胁我,让我单独见她,我肯定不敢,岑辞之前就因为上了冯依瑶的当才出事,我只能想到宋一,她身边的人冯依瑶都没见过,谁知道冯依瑶还留了一手,她没有出现,出现的是季白。”

    我简单的解释着,说着说着又觉得哪里漏洞百出。

    “冯依瑶做事一向滴水不漏,你想抓她把柄,其实她早就想好了各种说辞。”郑之霜开口道。

    郑之霜又问,“我的摄像头你们找到了吗?”

    “找到了,可是没有拍到冯依瑶,就算那这个去立案,单凭声音没有用的。”我摇摇头。

    郑之霜也跟着沮丧,“即便是我去报案,冯依瑶完全可以说是我和她平时不和,所以故意诬陷她的。”

    “这还不是唯一的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是她可以说自己和季白在一起,她料定你不会拖季白下水。”我看着郑之霜,一言说中了她的心事。

    “这可能也是冯依瑶这次让季白出手的原因,因为郑之霜是不会去指证季白的。”岑辞冷声道。

    “但是,这个季白怎么回事?”宋一指着隔壁的房间,“像个神经病一样,我找了两个人才拉动他。”

    听宋一说起,我看着岑辞,连忙把季白的反常告诉了岑辞。

    岑辞若有所思的看着我,手却紧紧的握住我的手不肯撒开,也不管别人是不是盯着看。

    我的心里是欢喜的,至少岑辞是担心我才这样的。

    这时候一个小护士敲门走了进来。

    “请问你们是季白的亲属吗?季先生已经醒过来了,李主任在他病房检查,李主任说你们最好过去一下。”

    我立即挽着岑辞立即站了起来。

    郑之霜也不放心,带着伤也要去确定季白没事。

    宋一立即上前搀扶郑之霜,“你以后被季白卖了,也是典型给他数钱的人。”

    郑之霜苦笑,我们转移到了隔壁的房间,看到季白正在发脾气。

    “你说什么?不可能!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是不是岑辞陷害我?你叫他来!”

    “我离开公司后就直接回了家,我不可能这么晚再回公司的!”

    “即便是我出去过!我也只是去了……该死,是不是郑之霜报复我?”

    “你去我家找过我?”郑之霜倚着宋一听闻了季白的话,直接问道。

    季白看我们都来了,又看郑之霜一身的伤,直接皱眉撇过脸,“没有,谁要去找你?”

    郑之霜难过的垂下的头。

    李主任看我和岑辞来了,赶紧走到了我们面前,“这事我觉得还是要报警。”

    “李主任,你慢慢说,到底怎么了?”我听了心慌。

    “我结合你的说法,做了毒检,是东莨菪碱。”李主任已经冒了汗,为难的看着我们。

    我听不懂,只能看向岑辞。

    岑辞脸色阴郁,更加不明朗,“东莨菪碱又叫scopolamine,国外称为魔鬼呼吸,过量下有致幻的作用,喷洒或者食用后,人就会变成别人的‘人偶’,毒品猖獗的地方用来迷奸和劫财,即便是人醒过来也一点记忆都没有。”

    就像现在的季白一样,所做的一切都记不得了。

    李主任擦了擦汗,“少量的东莨菪碱是有药理作用的,医药也用,但是季先生的样子明显是……我觉得最好报警处理一下。”

    “等一下,不能报警。”郑之霜立即推开了宋一,“不能报警,国内毒品那么严厉,不管是吸食还是贩卖都有管控,我们拿不出证据指证冯依瑶,那季总要担下这个罪,他的人生和事业都会毁了的。”

    “可是你都被害成这样了。”我扶住郑之霜。

    “我没事。不能报警。”郑之霜念叨着却不愿看向季白。

    季白愣了一下,盯着郑之霜,却问,“你们怀疑依瑶?不可能,依瑶为什么要害我?”

    郑之霜冷笑一声,摇摇头,身体都摇晃了起来。

    我刚想骂人,宋一已经憋不住了,“你疯啦!冯依瑶给你吃点这个什么碱,你还真的唯命是从?”

    季白不说话。

    “那就不报警,报了警以季白这样子,什么都问不出来,的确会毁了他。”岑辞不屑的扫了一眼季白。

    季白双手握拳,“岑辞,不用你可怜我!我一定会把这件事查清楚!”

    “我感觉你能力就这样,能查到什么?还不如我自己查。”岑辞冷漠道。

    “你!”季白气得脸色一白。

    我扯了扯岑辞的衣袖,这激将法也不是这么用的呀,季白都气得像是要晕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