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擒妻入怀:岑少别太坏 > 第四百七十章 小心机

第四百七十章 小心机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la ,最快更新擒妻入怀:岑少别太坏最新章节!

    在回家的路上,简心的问题还一直回荡在我的耳朵里。

    当时我没有回答,只能转首看向岑辞。

    岑辞的神色比较复杂,那一刻我就明白赵老夫人应该是找过他了,也肯定点名过不希望我参见。

    这么一来赵老夫人带着简心和岑辞参加算是什么?

    我有些生闷气,但是最多还是羞于自己的出生不招赵老夫人的喜欢。

    “岑辞,你会去吗?”按耐不住自己乱七八糟的想法,我还是问了出来。

    “你不去,我也不去,我已经回答外婆了。”岑辞开口道。

    我有几分窃喜,却又觉得自己真的在破坏岑辞和赵老夫人的关系。

    这样下去,难道真的要过那种老死不相往来的生活吗?

    我担心的看向岑辞。

    心底还有很多问题,但是都没有问出口。

    第二天去上班的时候,我也就转身去泡杯茶的功夫,回到办公室就发现岑辞的办公室里多了一个人。

    韩逸。

    几天不见的韩逸,和以前一样,严肃的神色,有些不苟言笑。

    我试探的问道,“韩先生,你是来找岑辞的?”

    岑辞直接道,“具体而言他是来找你的。”

    我指了指自己,我和韩逸之间似乎在岑如雄死后已经不存在什么关系了,他为什么还要找我?

    “是出什么事了吗?”我的直觉告诉我,有人找我准没什么好事。

    韩逸指了指身边的椅子,“请坐,我已经把事情和岑先生说了一些,但是我觉得这件事最好还是由你们两人共同解决。”

    我身体不由得一僵,脚下差点没站稳才坐下。

    脑子里混乱之余,抓住了一根弦,以为又是妈妈在外面惹是生非了,或者是妈妈对遗产有些不满。

    我坐下的时间之中,我已经想象了很多可能,但是唯独我没有把韩逸和赵老夫人联系在一起。

    直到韩逸拿出了一张支票,并告知我们,“这是老夫人给我的钱。”

    我小心的看了一眼上面的数字,不禁吞咽了一下。

    赵老夫人为什么要给韩逸钱?

    韩逸看我神色迷茫,便解释道,“老夫人找我的目的很简单,希望我顺水推舟的承认和许小姐的关系,离间许小姐和岑先生,最好是能让两位离婚,这还只是一部分钱。”

    我盯着桌上的支票,呼吸都停顿了,要不是听韩逸这么说,我一定不愿意相信这么多年后赵老夫人居然还用这一招来对付我。

    之前赵老夫人给苏遇钱,也是为了泼我脏水。

    我双手握拳,眼前都灰暗了下来,发觉岑辞的脸色也十分的难看。

    如果我在流露出难过的神色,恐怕岑辞的心里只会更加的难受。

    我故作镇定的对着韩逸扯了一下嘴角,“谢谢你来告诉我们,我们会看着办的。”

    “我要说的是或许这不是赵老夫人一个人的主意,赵老夫人在来送温泉票的时候的确试探过我,但是那时候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她要是聪明就不会再来找我,但是她显然……”韩逸沉重的分析着。

    岑辞沉默着,整张脸都变得有些阴暗不明,眼底带着丝丝愠怒,却依旧在韩逸面前维持着冷静。

    韩逸看向岑辞,“岑先生应该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不用你插手,你在这件事里就到此为止,慢走。”岑辞直接对韩逸下了逐客令。

    韩逸不生气,缓缓起身,肃然道,“那就祝两位顺利了。”

    我也跟着起身,说送韩逸出门。

    走出岑辞的办公室后,韩逸才停下脚步看着我。

    韩逸道,“手心手背都是肉,岑先生对你狠不下心,对赵老夫人同样也狠不下心,这是一条艰难的路。”

    “韩先生,我们会解决的,这次谢谢你。但是我看你的意思,似乎知道是谁在搞鬼。”我跟着出来就是想问问韩逸这件事。

    韩逸迟疑了一下,最后才开口,“其实你心里应该也有答案,有些人留在身边就是一个祸害,不达目的不罢休。”

    韩逸说的没有错,但是赵老夫人会这样说到底还是因为我不是她喜欢的人选。

    在我看来,赵老夫人甚至觉得现在任何人都可以成为岑辞的妻子,唯独我不可以。

    我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谢谢你,我就不送了。”

    看着韩逸离开的背影,我推门进了岑辞的办公室,看到岑辞在打电话。

    岑辞竖起食指放在唇上示意我不要说话。

    我坐在沙发上静静的等待了一会儿。

    “好,我知道了。”岑辞的声调平稳,说话也不急不缓,只是眼中带着泛着波澜的怒气。

    挂了电话,我的目光询问着岑辞。

    桌上还放着韩逸刚才留下的支票,岑辞目光扫了一眼,然后拿在了手里观察了起来。

    我不知道岑辞在想什么,刚要开口的时候,岑辞看向了我。

    “外婆已经同意你和我一起去周年庆了。”

    我并没有觉得高兴,走到岑辞的身侧,双手放在他的肩头,“是你求老夫人的吗?”

    岑辞不说话。

    “岑辞,对不起,都是因为我才变成这样的。”

    “你知道我不想听这句话的。”岑辞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将手里的支票扔进了抽屉里。

    我的心情略微沉重,内心深处还是怪自己没有办法得到赵老夫人的原谅。

    而此时岑辞已经掏出了自己的钱包放在了我的手里。

    “干什么?”我回神盯着手里的钱包。

    “岑太太,你没有礼服,找赵幂去买吧。”岑辞轻声道,眼中像是附上了一层柔柔的光膜。

    “花你的钱?”我顿时觉得钱包沉甸甸的,说话都有点胡言乱语。

    “你不花我的钱还想用谁的钱?”

    岑辞迅速收拾好自己的心情,俊美的脸上甚至带着一点打趣的笑意。

    我局促的拿着他的钱包,手心都开始发烫,也不是没有拿过,就是顿时觉得这种动作很亲昵,格外的不一样。

    “我能都拿走吗?”

    “这么贪了?”岑辞一笑。

    我不管他的颜色,直接把钱包揣进了兜里。

    走出办公室的时候,我兴奋的拨通了赵幂的电话,刚才因为韩逸到来所带来的沉重因为一个钱包一扫而光。

    赵幂又是有气无力的接了电话,“如尘……救救我。”

    熟悉的台词,我立即知道了赵幂在干什么。

    “你又和简心在一起?”

    “简心对外婆说她回国仓促没有礼服参加宴会,外婆直接让我带着她来选,还承担了她的费用,我外婆是不是又在打什么主意?”赵幂低声的开口。

    我差点就脱口而出想说赵老夫人的确是在打主意,但是还是忍住了,免得添乱。

    我说了一下自己也会和岑辞一起参加,想让她帮忙选礼服。

    赵幂一兴奋,直接道,“你来我这个地址,我帮你选,反正简心自己有想法不需要我帮忙选,我只是来帮简心签单子的。”

    我犹豫的不想去见简心,但是自己对什么礼服又不熟悉,而且也扛不住赵幂求救。

    只能再一次打着亲属的旗号请了假去找了赵幂。

    刚下出租车就看到赵幂站在门口对着我招手。

    “站在外面不热吗?”我看赵幂额头都有细汗。

    赵幂抽出纸小心翼翼的吸了一下汗水,也不敢用力怕花妆,即便如此她还是站在外面等我,肯定是有事情要对我说。

    “怎么了?”

    “刚才我打电话被简心听到了,她知道你要参加宴会好像有点不开心,这礼服本来都选好了又不要了,说要等你来一起选,这么明显你应该懂了吧?”赵幂用手里的纸巾扇了两下。

    我立即明白了赵幂的意思,“她是想看我穿什么再选择对不对?”

    “对,所以我才站在外面等你,想和你商量这件事,我现在看她瘆得慌,总觉得像是在看另一个杜清雅似的,问题我对她还不如对杜清雅了解,不知道从何下手。”

    赵幂闷闷的撒气,头上的汗珠子都滚了下来。

    我拍了拍赵幂的肩膀,“你放心,等一下看我的就好了,你看我眼色就行了。”

    “你真的有办法?”赵幂有点怀疑。

    我冲她笑着点头,然后挽着她赶紧躲进了店里的空调间,顿时那阵萦绕在心头的闷热就消失了。

    简心正坐在沙发上喝东西,看到我来了十分的热情,拉着我就去她选好的礼服中看。

    “如尘,我觉得这一件特别适合你,虽然我很喜欢,但是我觉得更适合你,你要不然试试?”

    简心拿了一条特别复杂的礼服给我,看上去一定要特别高瘦的人才能不被这复杂的设计淹没。

    但是我的个子和简心差不多,即便是我没有选礼服的经验也知道这个裙子不适合我。

    “真的吗?那我等一下一定要试试,谢谢你的推荐,你还有什么推荐吗?”我假装欣赏的看着店员手里捧着的礼服。

    简心又推荐了一件丝绒深红的礼服,这个季节光是看都觉得热,更别说这种显臃肿的材质,这应该是模特走秀才能穿出感觉的礼服了。

    简心还特意表达道,“我做过时尚杂志,知道什么最流行了。”

    这些的确是流行,却都是不适合我的。

    赵幂在我身后扯了扯我,直接对着简心翻白眼。

    我耐心的听简心介绍完一切后,便好奇问简心,“那你最喜欢哪一件?”

    简心的目光立即投在了店员白手套捧着的两条飘逸长裙上。

    一条性感,一条温婉之余又有点小心机。

    我明显看到了简心的迟疑,她立即指了指性感的那条裙子,“其实我推荐给你的我都喜欢,但是我觉得你可能比我更适合一些,只有最后的选择,我可能会选择这条热情大方的裙子。”

    简心指了指性感露背的长礼服。

    我对着简心一笑,“既然如此,那我就选……另一条吧,正所谓君子不夺人所好。”

    简心脸一僵。

    赵幂站在后面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赵幂应该也看出来了简心故意给我设套想让我跟她争裙子,然后在显示大方让出这条不适合我的性感长裙。

    但是她还是不太了解我,我本身就不可能去喜欢暴露的长裙,所以这招对我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