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擒妻入怀:岑少别太坏 > 第三百七十四章 熟悉的人

第三百七十四章 熟悉的人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la ,最快更新擒妻入怀:岑少别太坏最新章节!

    宋一发完消息以后,我的手机就没有停止响过,我只能将手机调到静音上,然后询问的看着在场的三个人。

    宋一塞了一个靠垫在腰部,煞有其事的开始解释,“我跟你说,那个楚盈黑料很多的,所以你放心,咱们不怕她。”

    我本来也没有怕楚盈,只是不知道他们做这些是为了什么。

    宋一打开电脑继续道,“我黑了楚盈的电脑,还记得咱们去的那家奢侈品店吗?我在那里登陆过无线网,有了这个,我有通过那里的网络,找到了楚盈带着她的金主去购物的画面,什么料都有,我一点一点的放,不怕她不吓到坐地上。”

    “这样就能断了楚盈这里的造谣生事。”蒋鸽附和一句,又说道,“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柯宇,上大学的时候还觉得他是一个挺有梦想的人,没想到最后变成了这样,他要是不帮着楚盈炒作,这件事绝对不会查到你身上。”

    说来说起,都是为了保护我。

    我感激的看着他们,“我觉得你们也把我想的太脆弱,不过……我觉得你们的办法也不错,可是这样的话,我不是就人尽皆知了?还是违背了我当初的想法,我不想出名的。”

    “现在你必须出名,还要很出名。”岑辞蹙眉加了一句,语气十分的略显着急。

    “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我看着岑辞,伸出手紧握住岑辞的手,竟然觉得他的手心有点凉意。

    宋一见没人回答我的问题,便替他们俩说了,“叶菲菲回来了,当年判刑之后,叶菲菲的爸爸到底是舍不得她吃苦的,找人替叶菲菲减刑,前后其实叶菲菲也就进去了两年的时间,出狱后就出国避风头去了,这次老夫人寿辰才知道她也来。”

    听到叶菲菲这个名字,我就想起了杜清雅,要不是杜清雅,叶菲菲绝对不会这么容易就出狱的。

    “叶菲菲这人本就难对付,你一出现,当初那些人肯定都会围攻过来,对付一个平常人他们肯定不会有所顾忌,但是要对付一个公众人物,他们就要花点心思了,这就是我们的目的,把你捧在高处,让他们没办法立即伤到你。”宋一着急的解释。

    我思忖着宋一的话,叶菲菲不是善茬,杜清雅也不是。

    我一旦站在岑辞身边,记忆里的人都不会轻而易举的放过我。

    手心一紧,岑辞的手反过来握住了我的手,稍稍用力,神色也紧绷,“怕吗?”

    我摇摇头,一笑,“我有金主罩着,反正也是暴风雨,大点小点没区别。”

    我发现,若是以前岑辞能像如今一样坦白感情,或许我也会什么都不怕的站在他身边。

    但是当初我们的顾忌太多了,总是担心对方会因为自己受到伤害,而忽略对方一颗拼命的心。

    现在我已经看明白了这些。

    周围的气氛因为我的话变得轻松了一些,大家相视一笑,都觉得提着的心放了下来。

    蒋鸽说道,“我已经联系了杂志的人,会一点一点把如尘的消息放出去,如尘这边就让宋一后台操作,你们俩继续该谈恋爱谈恋爱吧,就不浪费你们俩时间了。”

    我赞同蒋鸽的说法,但是有一件事我比较介意,“不要放抒恩的照片,他还小。”

    “知道了,我又不傻,干儿子是最后的王牌,哪能放?”蒋鸽笑了笑。

    说完,岑辞的手机响了起来。

    岑辞看了看上面的号码,脸色也轻松了一点,“怎么了?”

    那头的声音我听不见,所以只能从岑辞的脸上判断发生了什么事。

    末了,岑辞对着手机道,“那我晚上过去吃晚饭吧。”

    随即挂了电话。

    我目不转睛的看着岑辞,目光询问他在和谁通电话,竟然如此平和。

    岑辞不着急,只是淡淡道,“晚上带你去个地方。”

    下班后,我和岑辞去了幼儿园接抒恩。

    这个幼儿园好的地方就是考虑到一些上班忙的父母,即便是下午三点多放学后,依旧有一个可以安顿小孩的地方。

    这些小孩统一在一个教室,画画,看书,等于是个小兴趣班了,贵也是有道理。

    我拿出家长卡,保安才通知了老师把抒恩带出来。

    抒恩一看到岑辞来接他,直接忽略了我,飞奔扑进了岑辞的怀中。

    抒恩的手里还拎着一张画,絮絮叨叨的说着今天上学发生的事情,“隔壁的灵灵抢我的饼干,非要我喝她的牛奶,小小班有个小弟弟偷亲我还喊我姐姐,我打了他一顿……”

    “抒恩,你怎么可以打人?”我摆着脸看着抒恩。

    抒恩瘪嘴,“他怎么能喊我姐姐呢?我是男孩子!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喊我,哼!”

    “你可以和他好好说的,他比你还小。”我哭笑不得。

    抒恩长得很好看,这个年纪的孩子若是好看一些就容易分不清性别,所以我一直给抒恩头发剪得比较短,就是怕别人误认为他是女孩子。

    “小弟弟是个傻子,打了他还傻兮兮的叫我姐姐,哼!”抒恩有哼了一声。

    我不开心的盯着抒恩,抒恩立即不敢乱说话了,在儿童椅上扭了扭身体,讨好似的看着我,“尘尘,你别生气,别不开心。”

    “我不喜欢你打人,还打比你小的人。”我依旧摆着生气的脸。

    “那我明天去给小弟弟道歉,尘尘,你别不理我。”抒恩双眸忽闪着。

    被抒恩这双眼睛盯着求饶,我不由得笑场,“拉钩,明天一定去道歉,而且不能打架知道吗?”

    抒恩立即勾住我的手指,“尘尘,我一定去。”

    开车的岑辞在等红灯的时候,回头看了看抒恩,脸色一冷。

    抒恩吓得表情都僵了,“爸爸,我已经答应尘尘去道歉了。”

    “应该道歉的,但是你为什么还要喊妈妈尘尘?”岑辞蹙眉,生气的却是这个。

    抒恩眨眨眼,对着我甜甜的喊了一声,“妈妈。”

    我看着抒恩,又看了看岑辞,一点都生不起气来。

    转身盯着窗外的时候,发现车子已经驶入了我熟悉的地方,我立即转首看着岑辞。

    “岑辞,这里是……”

    “嗯,到了,下来吧。”岑辞停好车。

    我却紧张的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办?

    一下车,我双手搓了搓,目不转睛的看着抱着抒恩的岑辞。

    “我是不是应该买一些什么再来?我这个样子可以吗?”我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总担心现在看上去不够好。

    岑辞什么也没有手,抓住我的手往前走。

    我盯着那扇大门,想起了曾经冬日午后阳光下的欢声笑语。

    这些年,我都想念着师母和言教授,却又不敢来看他们。

    当自己切实的站在这里后,那种多年不见焦急又害怕的心情一下子更加的复杂。

    岑辞放下了抒恩,抒恩乖巧的牵着我的手。

    岑辞像是有意为我先做个铺垫一样,挡在了我前面。

    门铃响起,里面的人很快就走了出来。

    铁门打开,脸颊和头顶已经染了风霜的言教授站在了门口,他看着岑辞,声音却十分的严厉,“这事我正要找你,你怎么能在外面乱来呢?要不是今天几个老朋友说起来,你是不是打算瞒着我?”

    言教授并没有发现我,依旧词句凿凿,“你不喜欢杜清雅可以离婚,但是不能做这种事情,男人是要有责任心的。”

    言教授看岑辞不说话,唉声叹气的。

    岑辞这才开口,“我带你看个人。”

    岑辞让了一步,我和抒恩便站在了言教授面前。

    言教授愣住,双腿撑得笔直,指着岑辞的手还僵硬在半空。

    言教授立即推开眼镜擦了擦眼睛,这才惊讶的开口,“如尘!如尘你回来了?”

    看到言教授这么激动,我都没敢说自己这几年都在他们眼皮底下。

    言教授又看到了我身边的抒恩,目光在我和抒恩的脸上来回的扫视着,更加激动的盯着抒恩,“你和赵亦辰的孩子都这么大了。”

    岑辞的脸黑了一半,直接把抒恩抱了起来,“我的。”

    我噗嗤一声笑了,言教授对当时的事情不太了解,我走得时候也不知道我怀孕了,只知道我是跟着赵亦辰走的。

    岑辞应该没有告诉言教授我一直不在英国的事情,估计是怕言教授担心,所以言教授会这样想也是情有可原的。

    岑辞又加重语气,指了指抒恩,“我的儿子。”

    抒恩咧嘴笑着,在岑辞的指引下,对着言教授喊了一声,“爷爷。”

    爷爷言教授一直没有缓过来,似乎还在理清楚其中关系。

    等言教授回过神来,立即抱着抒恩左看看右看看,长相上实在是看不出什么,但是言教授还是喜欢得不得了。

    进了房子,我看到了餐桌边坐着轮椅的人,睁着空洞的双眼,鼻下还装着管子吸氧,旁边还站了一个阿姨在喂吃的。

    我红着眼眶蹲在轮一旁,握紧了师母的手,“妈妈,你看看我,我是如尘,我回来了。”

    轮椅上的师母没有什么反应,眼珠子都不动一下,我心里更加的难受,不由得用力的将她的手贴在我脸上,眼泪滚在她手心,湿意一片。

    阿姨见状安慰我道,“现在好多了,醒过来就好,胃管也拔了,已经能吃点稀得东西了,去检查,医生也说有好转,会好的。”

    “是的,如尘你别担心,你师母她一定能完全清醒的,她现在只是脑子糊涂,你是她最挂念的人,你回来了她一定很快就能恢复的。”言教授松了一口气。

    听闻,我擦了擦眼泪,把抒恩拉到了师母面前,“妈妈,这是我儿子,当初走的时候,你不是说要和我一起抚养他吗?我带他来看你了,你一定要好起来。”

    抒恩走到师母面前,握住师母的手,甜甜的喊了一声,“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