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擒妻入怀:岑少别太坏 > 第三百三十五章 喊妈妈

第三百三十五章 喊妈妈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la ,最快更新擒妻入怀:岑少别太坏最新章节!

    要想陪伴一个人,就需要一个身份。

    如今我的身份只能让我陪伴着赵亦辰,却连看岑辞一眼都没有权利。

    而让我恨意满满的杜清雅,却可以用岑辞妻子的身份陪伴在岑辞左右。

    缓过神的杜清雅带着三分得意走了进去。

    我深吸一口气,假装镇定的回神扶着赵亦辰向外走去。

    赵亦辰不放心自己的公司,所以我们几个又辗转回到了公司。

    当我看到眼前的画面时,不由得有些心惊肉跳。

    设计感很强的玻璃门已经被砸碎了,地上除了玻璃渣子就是被踩烂的绿植,还有一些血迹。

    我站在电梯门口,一步都不敢动。

    怎么会这样?

    好在赵亦辰几个反抗及时,没有让妈妈和大姨一家冲进去,不然的话,这里肯定不止这点损失。

    但是看到这遍地的狼藉,我便知道一定来了不少人。

    姨夫认识的那些人,认钱不认人,走街串巷的追打别人那都是常有的事情。

    而赵亦辰他们与流氓是截然不同的人,他们不会轻易动手,讲道理永远是放在第一位的。

    奈何和妈妈这样的人,最不应该的就是讲道理。

    我贴着墙站着,一步都不敢往前。

    赵亦辰走到我面前,搀扶着我,“别怕,没事了。”

    “对不起,都是因为我才会变成这样的。”我双手捂住脸,根本没脸再见赵亦辰。

    赵亦辰伸腿将地上的玻璃渣子扫到了一旁,让我们走了进去。

    瞬间大家都有些安静,每个人手里都攥紧了倒满热水的杯子,出神的思考着什么。

    奈何我手心被烫红了都没有一点感觉。

    赵亦辰伸出手握住我的手,“如尘,你别担心。”

    蒋鸽也插了一句嘴,“赵哥,我劝你们赶紧走吧,这也是为了如尘好。”

    我看了看赵亦辰和蒋鸽,两人脸上都透着疲倦的灰暗,事实摆在眼前,我们的挣扎也是无用的。

    妈妈这个人我太了解了,不达目的不会罢休的。

    “我们离开吧。”我对着赵亦辰开口,也显得十分的无奈,“或许我离开了,就能换你们的宁静了。”

    蒋鸽看我难过,立即开口解释,“如尘,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怕你再收到伤害。”

    “我懂。”我点点头。

    赵亦辰赞同了我的决定,原本我们两个还要等大半个月离开,现在不得不把时间往上提,但是这件事除了在场的我们几个知道之外,赵亦辰决定谁也不告诉。

    “谁也不能说,免得再出事。”赵亦辰叮嘱蒋鸽,目光不得又加深。

    蒋鸽微微发愣,立即明白了赵亦辰的意思,点头道,“好,我明白了。”

    我也明白了,赵亦辰是让蒋鸽连岑辞都不许说罢了。

    我望了望身侧的师母,师母忧心忡忡的已经好一会儿没有说话了。

    师母开口道,“就这样吧,花钱加急无所谓,一定要尽快。”

    师母心疼的望着我,又说道,“如尘现在不能等了,我不希望她再受到一点伤。”

    赵亦辰再三保证道,“师母,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如尘受伤的。”

    师母笑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我们在赵亦辰的公司稍微收拾了一下,赵亦辰也接到了医院来的电话,说岑辞已经醒了,人也没事了。

    蒋鸽明显松了一口气。

    蒋鸽站在我身边挥动着扫把,步子像是刻意的向我挪动着。

    “蒋鸽,你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说?”我询问蒋鸽。

    从刚才开始蒋鸽就若有似无的看着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蒋鸽低下头,依旧扫着地上的玻璃渣子,但是明显动作放慢了很多。

    我想蒋鸽是在思考怎么对我开口。

    我也不着急,捏着手里的抹布擦了擦前台上的血迹,虽然只是零星一点,但是我依旧不敢想这是谁的血。

    蒋鸽蹭到我身侧,盯着被擦得反光的前台,“如尘,我知道现在我说这些都没用了,但是我还是希望你别太恨岑辞。”

    “哦。”我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

    蒋鸽立即蹙眉,捏紧了手里的扫把,“我觉得你心里也明白的,你妈妈要找的是赵哥,但是我们这么多人受伤最重的却是岑辞,我不信你不懂。”

    “不懂。”我又平静的回答,但是手里的抹布却攥得更紧了。

    “岑辞都是替赵哥受的伤,他觉得他是愧疚,他不想赵哥也受伤,这样就没人照顾你了,所以他干干脆脆就挡在了赵哥前面。”蒋鸽压着声音解释着。

    “蒋鸽,赵亦辰是岑辞的表哥,岑辞替他挡伤,也很正常,毕竟是亲戚,这种话不要再说了,别人听到了会误解的。”我低声劝告蒋鸽。

    蒋鸽唉声叹气,“要这样想也没有错,我又能说什么呢?反正我就知道,岑辞不止是因为赵哥是他哥才往上冲的,他就是……”

    “你们俩说什么呢,这么起劲?”赵亦辰打完电话走了出来。

    “没什么,就是聊聊以后见不着了该怎么办。”我一笑而过。

    蒋鸽立即闭上嘴,苦涩一笑。

    赵亦辰接过我手里的抹布,捂了捂我的手,“这么凉?你去歇着吧,大致弄一下就行了。我刚才已经打电话催了一下,机票就定在下周六。”

    我一愣,这么快?今天是周五,算起来也就一周的时间。

    “怎么了?”赵亦辰察觉到我的不适,立即询问。

    “没事,那就下周六吧。”我说完就看了看一旁的师母。

    蒋鸽随即接话,“那我赶紧打电话给宋一,让她请好假提前来。”

    我笑着点头,心里却越来越不安。

    师母见赵亦辰和蒋鸽还有事要处理,便带着我和赵橙橙先走。

    路上师母没有急着打车回去,而是像散步一样陪着我走走。

    赵橙橙走在前面,隔了三步,精神已经好了许多。

    师母神色凝重,这几日都没有睡好一样,整个人都有些憔悴。

    “如尘,你想好了吗?”

    “想好了,我跟师母你走,就下周六去机场后转机,我也正好跟赵亦辰说清楚。”

    我想的无比的明白,赵亦辰对我太好了,不管他是否看得清自己对我真正的感情,他都是一个好人。

    所以我不该一而再再而三的连累他。

    师母破涕为笑,“好,好,以后咱们就是母女两个,管它这里发生天大的事情,咱们就安安稳稳的过日子。”

    “好,谢谢师母。”

    “别喊我师母,我还是喜欢你喊我妈妈,如尘,我觉得你就是老天看我失去女儿太痛苦,所以让你来我身边的,我认你的,一直都认。”师母强忍着抹了两把泪。

    我也像她一样笑着笑着就流泪,“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