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擒妻入怀:岑少别太坏 > 第两百一十九章 为什么还要帮我

第两百一十九章 为什么还要帮我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la ,最快更新擒妻入怀:岑少别太坏最新章节!

    回到学校一个礼拜后,我在学校梧桐大道上看到了裹着黑色羽绒服的岑辞。

    我看着岑辞,隔着大道,岑辞步子放慢也看了我一眼。

    只是一眼,一丝一毫的犹豫也没有,直接走了过去。

    四点多钟的阳光,在冬日里显得微不足道,透过密密麻麻的枝丫,投在地上一片斑驳。

    岑辞看我的那一眼,脸上带着光斑,隐去了他大半的神色,我甚至连他的目光都没有看透,他已经离开老远。

    身边的宋一拉了拉我,“如尘,你看什么呢?吃饭去了。”

    “好。”

    我和岑辞就想偌大校园中擦肩而过的过客,曾经也只是曾经,往后也只是他和杜清雅的往后。

    坐在苏遇和蒋鸽越好的餐馆,宋一点了不少菜,这才发现蒋鸽还没到。

    “小鸽子今儿怎么这么慢?人老了就不中用了。”宋一调侃了两句。

    我坐在一旁,想岑辞回来,蒋鸽一定是去见他了。

    菜上齐了,蒋鸽才过了点跑进来,身后还跟了一个夏纯。

    夏纯一看到我就惊得挤在我身边,“你可算是回来,他们几个都找疯了。”

    “我没事。”千言万语到嘴就剩三个字。

    夏纯没多问,立即看着我,“岑辞回来了,你们知道吗?”

    蒋鸽打断她,“不是回来了,是来学校拿档案,明天下午的飞机,直接从这里的国际机场走。”

    蒋鸽说着扫了我一眼。

    夏纯撇嘴,“真没劲,好不容有个养眼的,结果还走了,听说是和杜清雅一起走的,要是我出了这事,我也得往外面跑,这里风言风语……不是,如尘你别介意,我肯定是相信你的,就是说……算了,我不说了。”

    夏纯总算是知道她说话是不过脑子的。

    蒋鸽举起筷子,“吃,吃,吃,别废话了。”

    宋一是北方人,还自小学跆拳道,她和苏遇共同点就是特招生,都属于运动这一块的。

    所以宋一性格比较粗,喝啤酒跟喝水一样。

    宋一点了不少啤酒,满上满上喊了几遍,苏遇和蒋鸽两个人都有点怕她。

    蒋鸽喝得急,但是一个劲猛灌自己,像是非要把自己灌醉一样。

    苏遇抬手压住蒋鸽的杯子,“你干嘛?背你回去,你以为很轻松啊?”

    “你别管我!我多喝点。”蒋鸽推开苏遇又灌了一杯。

    苏遇望了望我,我摇了摇头,从赵家回来,蒋鸽就不太对劲。

    蒋鸽如愿把自己灌趴下了,宋一还笑蒋鸽不行。

    蒋鸽是南方人,酒量算不错了,但是遇到宋一,真的是遇到克星了。

    末了,夏纯都看出了不对劲的地方,“你们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怎么一个个脸色都跟奔丧一样?”

    苏遇直接呛了一句,“夏纯,你要是不会说话,就闭嘴吃东西。”

    夏纯抿唇,低头继续吃东西。

    蒋鸽趴在桌上难受了半天,被苏遇扶起来还干呕了一下。

    结果蒋鸽没吐,我听到那干呕的声音,直接冲进了洗手间吐了起来,就连想到那酒气都吐得胃酸都出来了。

    宋一站在我身后拍了拍,“不至于吧?”

    宋一也喝了酒,我站直身体漱口闻到她身上酒味,又吐了起来。

    “你这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怀孕了。”宋一开玩笑道。

    我握着她递来的杯子手一抖,砸在了马桶边缘,碎了一地。

    “你说什么?”我惊慌的表情连声音都在颤抖。

    宋一愣住,也没反应过来自己说错了哪一句,看我下脚要踩在碎渣上,立即拉开我。

    “你别动,我来给你扫扫。”

    我发懵的站在原地,不,不会的。

    以前和师母去医院,医生就说我的身体不好,连来月经都不准,有时候一个月,有时候两个多月才会来,断断续续的时长时短。

    后来师母带我喝了药才好一点,可是那药医生也说了要连续吃才有用,我这……

    我心急的站在马桶前,掰动手指,本来就乱,自己根本就算不清楚,也记不得上次来是什么时候。

    上个月肯定没来,可是本来就不准,我也没有放在心上。

    上上个月来了吗?我不记得了。

    最近事情太多了,我没有精力去记这些。

    “如尘,你发什么呆?还要吐吗?”宋一抬手在我眼前晃了晃。

    “不,不用了。”我光是想这个就觉得浑身发冷。

    走了一步,身体就虚弱的倚着墙。

    宋一见状,上来扶着我走了出去。

    到了外面呼吸了新鲜空气,我才觉得身体舒服一点。

    我们合力把蒋鸽送到了男生宿舍楼下,苏遇背着蒋鸽走出去两步又折了回来。

    “如尘,你放心,我上去劝劝蒋鸽。”苏遇眼神示意我放心。

    “劝什么?”我拽着苏遇的手臂,希望他别乱来。

    “当然是劝他说藏着的事情了。”苏遇晃了晃身上的人,“他肯定是怕说什么,才想到灌醉自己一了百了的,明天岑辞就走了,难不成还想压心里自己回味?”

    “别,他不肯说就别问了。”我摇头。

    宋一插嘴道,“问吧,我最讨厌这样藏着掖着了,做人不能豁达一点吗?”

    我看了看宋一,自己要是真的能像她这么豁达倒是也好,可是情况不允许我这样。

    “算了。”我坚持不问,直接说了一句就拉着宋一回女生宿舍了。

    宿舍里两个“粉丝”老三,老四正坐在一起看视频,看我回来了,立即拉我坐下一起看。

    老三握着鼠标道,“陪偶像一起复刷第九十九次BadThings,简直像做梦。”

    “啊?”我奇怪的被她们俩记着坐。

    电脑屏幕上放的是我最后一次拍的视频,这还是我第一次看这个视频。

    灯光打得很有感觉,落在我墨绿色的裙子上,有种说不出的光泽感。

    自己看视频里的自己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尤其是这次,我甚至能看到自己眼中的水雾。

    回想当时拍视频的心情,完全是当做告别。

    “到了!到了!啊!最后一个落幕垂首实在是太美了,不知道还以为学姐你真的哭了。”

    其实,我真的哭了。

    我想滑动鼠标,看看评论,但是老三一把压住鼠标为难的看着我。

    “怎么了?”

    “学姐,你也知道你后来出了点状况,底下的人说话真的不太好听,我劝你别看了,只要知道我们这些喜欢你的人一如既往支持你就好了。”老三笑了笑。

    老四也附和,“对,别理他们。不过,最近起了一波评论,碾压式的炮轰那些嘴碎的。”

    宋一喝着酸奶低头玩手机,“我查了一下,是有人买的水军,本来还想看看谁这么好心帮如尘,结果查到ip人家专业买卖,只谈生意不谈雇主,没得聊了。”

    我看看身边三人,才想起来我是在人家计算机系的宿舍,宋一虽然是特招生,但是这一块好像很厉害。

    可是,真的有人愿意花钱帮我吗?

    “贵吗?”我想了想问道。

    “要是以现在的形势看,这两波压下去,没个几万都见不到水花。”宋一分析道。

    宋一放下手机,一脸严肃的看着我。

    我盯着电脑屏幕,定格在我低头的画面上,逐渐暗下去的灯光只留下我一道侧影相伴。

    宋一对着手机快速发送完消息,我的手机在桌上响了起来。

    我起身回到自己的桌子,拿起手机发现是宋一发的消息。

    我看了看宋一,宋一只是点点头又低头继续玩手机了。

    疑惑的打开消息,宋一说她抓了人家几个小把柄逼人家说了个姓,她还强调姓比较特殊,后面特意另起一行发送。

    姓岑,两个字。

    看到岑姓,我还以为是岑如雄良心发现,想要帮我。

    但是两个字的名字,只有一个。

    岑辞。

    我盯着手机界面很久,久到觉得手发僵。

    晚上躺在床上,我望着头顶白墙,手贴着自己的小腹。

    很慌,很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