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擒妻入怀:岑少别太坏 > 第一百五十四章 想要告诉的人

第一百五十四章 想要告诉的人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la ,最快更新擒妻入怀:岑少别太坏最新章节!

    还好夏纯认识咖啡店的老板,这才没把我们几个撵出去。

    夏纯哭哭啼啼的诉说冤屈,一脸受伤的看着苏遇。

    “我也不知道杜清雅接近我是为了报复如尘,我要是知道,我一定不会和她来往的。”

    夏纯受伤的表情和曾经被欺骗的赵幂一模一样,都是那么相信杜清雅,把她当朋友的人。

    可是到头来,杜清雅却辜负了她们的信任。

    而这里最难受的莫过于岑辞,虽然他面无表情,但是从他紧绷的嘴角不难看出他隐忍的情绪。

    苏遇深吸一口气,又重重的吐出来,看着夏纯,“夏大小姐,你别叫夏纯了,干脆叫夏蠢算了。”

    “苏遇,你别这么说话嘛。”夏纯无奈的开口。

    “好了。”我看着大家郁结的表情,咬了咬唇瓣道,“算了。谣言止于智者。”

    夏纯感激的看着我,苏遇却是一脸的不爽。

    岑辞看着窗外,嘴角的伤口还在流血,但是他已经无心去管了。

    反倒是蒋鸽欲言又止的,轻咳一声,望了望大家。

    “你们说完了?那轮到我来赎罪了。”

    我疑惑的看着蒋鸽,他在说什么?

    “这不是如尘和苏遇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医学院那帮孙子居然把如尘穿女装的视频传网上了,还弄了个男女装的比较,总之这谣言估计是越描越黑了。”蒋鸽一副已经做好挨打的准备。

    “我!”苏遇抬起拳头最后没打下去,直接锤在了桌子上,“我那天就说了不能,你还非不信,这下好了,别人要说如尘是个变态都无言以对。”

    “你放心,我已经叫全社的人去视频下面堆楼,努力解释整件事。”蒋鸽越说越无力。

    夏纯这个时候倒是脑袋开窍了,“要是学校追究起来怎么办?这算人身攻击了吧?”

    “学校总不至于吃饱了撑着,连谈恋爱都管吧?”蒋鸽指了指苏遇和我。

    夏纯立即哭丧着一张脸,“他们俩还真的是一对啊?”

    “不,不是,你别哭了,别人都看着呢。”我赶紧阻止夏纯哭下去。

    苏遇看了我一眼,我撇过脸不敢直视他。

    “有人可以帮我们。”苏遇目光依旧落在我身上。

    我想我知道苏遇说的那个人是谁了。

    言教授。

    果然,还没出半个小时,言教授的电话就来了,估计是和苏遇的事情闹得太大了。

    和言教授通完电话,我看了看苏遇,“言教授叫我和你去找他。”

    苏遇起身示意我跟着他走。

    我站起来的时候看了看岑辞,发现他也抬首看向了我,似乎很疑惑言教授对我这么好。

    我张嘴想解释,苏遇却拽着我直接离开了。

    走出咖啡店,透过玻璃窗,我回头盯着岑辞,发觉自己还有还多话想对他说。

    可是一想,岑辞还有个杜清雅,我收回了自己的目光,跟着苏遇离开。

    “如尘,别着急,总有机会说清楚的。”苏遇看着前面淡淡道。

    “你不介意我告诉岑辞我的身世?”我低头。

    “不想你告诉岑辞,是我的私心。但是我想经历这件事之后,岑辞会作出一个选择的。”

    “什么意思?”我猛地抬头。

    苏遇指了指自己的双眼,“岑辞的眼里有问题。”

    他说得很严肃,我虽然不知道岑辞的眼里有什么问题,但是我知道他眼里很难过。

    “苏遇,对不起,这件事给你添麻烦了。”我冲着苏遇道歉。

    苏遇没有回应我,径直向前,甚至超过了我几步。

    盯着苏遇的背影,我再也说不出话来。

    到了言教授家,师母一脸着急的看着我,一把拉过我的手,连声安慰我。

    “如尘,没事的。”

    言教授也不知道从哪里抽出来一把扫把,直接招呼苏遇过去。

    苏遇直接原地蹦跶了两下,“嘶!言教授,别,别,我错了还不行吗。”

    “你这臭小子,我早看出来你没安好心。”言教授追着苏遇绕着沙发跑了两圈。

    苏遇赶紧躲到师母背后,“言教授,这事和我们没关系,就是……”

    “苏遇!”我赶紧阻止苏遇说出岑辞和杜清雅的名字。

    言教授一直对岑辞颇有微词,要是这件事和岑辞的女朋友有关系,恐怕会更加为难岑辞。

    “就是隔壁医学院的人恶作剧。”苏遇直接把错误推到了那几个嘲讽我男扮女装的医学院学生身上。

    言教授扔了扫把,气愤不已的坐在沙发上。

    “好了,别气了。你爸爸去找了学校领导,解释了一下你的身份,可能需要个过度,等下个学期过来,就会把你的学籍性别和身份证都改过来。律师那里也来消息了,考虑到你爸爸的身份,最好是和解,钱肯定是少不了的,只要你妈妈愿意,我们多少钱都可以给,也会保留你妈妈的探视权,但是如果不能和解,我们也有把握。”

    师母缓和了一下气氛,说了一件让大家都高兴的事情。

    “真的?”我愣了半天才开口,“我可以不回岑家了?我可以留下了?”

    “是的。”师母抬手擦了擦我眼角。

    这时,我才发现自己居然落泪了。

    我一把抱紧师母,“谢谢你……妈,妈妈,妈妈……”

    师母眼眶也红了,指着言教授,“都是你爸爸托人找关系,虽然我们理解你长这么大不容易,但是他心里一直都在等你开口。”

    我咬了咬唇瓣,走到言教授面前,原本想蹲下的身体,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跪了下来。

    爸爸两个字对我来说实在是太沉重和艰难了。

    但是如果爸爸是言教授,再艰难都是值得的。

    “……爸,爸爸。”

    “如尘。”言教授推了推眼镜,憔悴的眼角顿时也含笑染湿。

    我突然之间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全部,真的以为是老天想弥补我曾经受过的所有伤。

    我又怕又喜,直到言教授握住我的双手,我才有种真实的感触。

    从无声的落泪,变成了低沉的哭声,我声音压得很低不敢破坏了此刻的喜悦。

    过了很久我才缓过神,言教授和师母商量我不适合住校了,便让我搬出来住。

    苏遇先是一愣,然后也赞同了提议。

    我知道苏遇想和我保持距离。

    师母特意询问我,“如尘,你有没有特别想通知的人?趁着还有时间,好好和人家解释,别等到了下个学期来学校,人家生气了。”

    “解释?”

    我捏着手机,还真的不少,但是心里莫名的把某个人排在了第一位。

    思考了很久,我还是放下了手机,这件事始终要当面说才好。

    “明天我去学校接你,买一些要买的东西回来。”师母喜上眉梢,拉着我说了好多话。

    我心不在焉的点头,今天还是要回宿舍收拾东西。

    和苏遇从言教授家出来,言教授追了出来对着苏遇一通警告。

    “苏遇!你给我安分点。”

    “言教授,你就一句话,我都听厌了。”苏遇点点头笑了笑。

    我的心还是有些没办法平静,站在外面深吸好几口气才跟着苏遇往学校走去。

    站在站台等车的时候,我和苏遇的手机同时震动,应该是音乐社群里的消息。

    我和苏遇掏出手机看了一下。

    是蒋鸽发的消息,好像挺激动的。

    “普天同庆,恭喜我们岑大校草恢复单身!我现在的心情恨不得上去亲他两口,脑袋终于恢复正常了!”

    蒋鸽依旧是搞笑担当,发个消息这么多符号。

    我握着手机手都在发抖,抬起另一只手才捏住了手机。

    单身?

    岑辞和杜清雅分手了?

    我难以置信的看着苏遇,苏遇也很诧异。

    我觉得苏遇真的可以做神算子了,他说岑辞会做出选择,还真的被他猜中了。

    消息刷得很快,大家都是放鞭炮的图片,还有人安慰岑辞天涯何处无芳草。

    但是也有人提出了质疑。

    “你又耍我们吧?杜清雅和岑辞也闹了好几回分手了,哪回不是又回头来找岑辞?”

    蒋鸽立即回复,“这次是岑辞自己提的,我和夏纯就坐旁边,干净利落,岑辞的性子你们还不明白吗?说了就是八百匹马都拽不回的那种。有空的赶紧出来,我请客,庆祝岑辞解脱。”

    大家又闹腾了一会儿,却始终不见岑辞说一句话。

    等我上了公车,我直勾勾的盯着屏幕,就等岑辞开口,哪怕是一句话也行,只要能证明蒋鸽的话是真是假就行了。

    也有人和我一样的想法,一直都在喊岑辞出现。

    过了好久,岑辞才扔了一个系统自带的闭嘴的图片。

    这是默认吗?还是嫌吵?

    蒋鸽发了请客的店门图片,就在学校附近。

    一下子下面的人都喊着要去,只有我和苏遇两个没有开口。

    我关闭屏幕,侧首看了看苏遇。

    发现苏遇一早就把关了手机,目光看着窗外。

    “如尘,我陪你多久了?”苏遇声音低哑。

    “七个月零七天。”我害怕的看着苏遇。

    “我以为我能陪你道最后的,陪你哭,陪你笑,想做你的灯塔陪你走到光里,但是我……我不是你想分享喜悦的那个人。”苏遇哑然却还笑着。

    我摇头,我想告诉苏遇,他就是那个带着我走入光里的人。

    苏遇抬手捧住我的脸颊,拇指压住我的双唇,艰难的维持着笑容。

    “如尘,我发现咱们就像坐公车,想要到的目的地不一样,我能陪你一路,却陪不到你想要的终点。”

    公车上的灯让我觉得眼前的苏遇都是灰暗的,即便能够感觉到他手中的温度,却觉得他在一点一点的远离我。

    苏遇小心的搂过我,温柔的在我耳边低语。

    “如尘,我喜欢你,真的,真的。”

    “苏遇,对不起……”我哽咽道说不出下面的话。

    苏遇却推着我起身,对着前面司机大喊一声,“师傅,这一站下车。”

    仅剩我和苏遇的公车缓缓停下,我捏着座椅不肯动。

    苏遇对着我潇洒的挥手,“去吧。”

    司机师傅催了一声,我才跑着下车,站在站台上看着车上的苏遇把头伏在了双臂上。

    “苏遇!苏遇!”

    我大喊着他的名字,却只能目送他离开。

    我望着这一条路很久,直到下一辆公车对着我摁喇叭,我才回神看清了路牌上的名字。

    是学校前一站的商业街,也是蒋鸽说请客的地方。

    一想,苏遇这个名字更加刺痛着我。

    但是心底却只有对不起三个字。

    苏遇,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