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擒妻入怀:岑少别太坏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待不下去

第一百一十八章 待不下去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la ,最快更新擒妻入怀:岑少别太坏最新章节!

    后来,我才明白岑如雄为什么放着那么多漂亮的情人不要,找了带着女儿的方瑜。

    在大人的窃窃私语才了解,这个家的根已经坏透了。

    方瑜居然是岑如雄朋友的老婆,他朋友一死,方瑜一个女人继承不少家产,但是她不会打理,和岑如雄就这么好了。

    也有大人免不了嘴碎几句,“这两人这么要好,敢说以前没有一腿吗?季总死了不到大半年,这就嫁过来了,这女人也是薄情。”

    三言两语就不难听出大家对方瑜和岑如雄的关系之间的猜测。

    方瑜对岑如雄的亲昵,的确不像是一个刚死了丈夫的女人。

    最奇怪的就是季舒桐,亲生父亲死了没多久,妈妈改嫁,她改姓,难道不知道这对自己的父亲有多大的伤害吗?

    不,人死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这是墓园的老爷爷说的话。

    什么都不知道还真的是一个不错的解脱。

    我站在房间里待了很久,楼下的方瑜大喊了一声,“岑辞,如尘,吃饭了,爸爸回来了。”

    方瑜的语气转变的很快,一下子变得非常的友好。

    我和岑辞几乎是同时打开房门,岑辞径直下楼,我跟在他身后。

    看到楼下方瑜亲昵的替岑如雄接过外套。

    季舒桐乖巧的送上热茶,“爸爸,喝茶,这是我和妈妈刚刚沏好的,你尝尝怎么样?”

    岑如雄看到季舒桐就会露出特别会心的笑容,而一扫到我和岑辞身上,立即深蹙眉头,指了指饭桌。

    桌上,我坐的最远,以前就觉得融不进岑家,现在加上方瑜和季舒桐的欢声笑语,更加的融入不了。

    岑家的桌子很大很宽,长条桌型,差不多能做到十个人左右,坐在边上的我就只够得到面前的蔬菜,和一盘稍微用力才能够到的红烧排骨。

    “如尘哥,你很喜欢吃蔬菜,我给你换一下。”

    季舒桐甜甜一笑,把我唯一能吃到的排骨换成另一道蔬菜。

    岑如雄不悦的看着我,“妹妹这么向着你,嘴巴被黏住了?”

    “谢,谢谢。”我低着头对季舒桐说了一句。

    我才吃了两口饭,季舒桐突然尖叫一声。

    “我的红包呢?我放在口袋里的红包呢?”

    方瑜也着急了起来,“这么多钱,你可别丢了,本来你放在口袋里干什么?”

    “我放在裙子的口袋里准备出去存起来的,但是我忘了。”季舒桐嘟嘴十分懊恼。

    方瑜站起来,催促道,“快去找找。”

    她们两个站起来,岑如雄也站了起来,我也跟着站了起来,只有岑辞平静的事不关己继续吃。

    岑如雄不满的看着岑辞,一把夺下他手里的筷子,“少你一口饭了?给我起来帮妹妹找!”

    “我没有妹妹。”岑辞声音阴沉,放下碗筷,抽了一张纸巾擦了擦嘴。

    岑如雄举着筷子要挥下去,我立即上前抓住他的手,“我找,我来找。”

    季舒桐先是回了房间找了一遍什么也没有找到,然后和方瑜直接进了我的房间。

    看到这里,我的脸色煞白,立即明白了怎么回事,双眼发直的盯着自己的房门。

    季舒桐哭哭啼啼的走了出来,手里捏着红包袋子,委屈的望着我。

    “如尘哥,你怎么……”

    “我没有,我这一天都不在家里,我不可能。”我极力辩解,列举自己不在场证据。

    岑如雄手里的筷子狠狠的敲在了我的脑袋上,嗡的一声。

    “下贱!跟你那个妈一样!”岑如雄骂骂咧咧的。

    我捂着脑袋,咬着牙,“我没有!”

    “如尘哥,你是不是缺钱?要是缺钱,我把钱给你。”季舒桐伸出手,把手里的红包递了过来。

    岑如雄看到了我和季舒桐的反差,怒不可遏挥掌就上来。

    我闭上眼睛,却没有感觉到脸上或者哪里有疼痛感,睁开眼看到岑辞突然站了起来阻止了岑如雄的手。

    “你今天去许如尘房间干什么了?”岑辞看向季舒桐。

    季舒桐眼泪悬在眼角,像是吓住了假睫毛忽闪着,难以置信的看着岑辞。

    “我……我……”

    “我看到的。”岑辞继续开口。

    季舒桐说不出话来,方瑜解围笑道,“舒桐啊,是不是你去找如尘,把红包落在那里了?你这裙子口袋本来就不深,这也很正常的,你赶紧去道歉。”

    季舒桐红着眼走到我面前,一把抓住我的手,“如尘哥,对不起,我误会你了,一定是我弄错了。”

    我抿唇不肯说话。

    岑如雄甩开岑辞的手,拉了拉身上的衣服,双手撑着饭桌,“滚上去,饭也别吃了,哑巴吗?”

    我知道岑如雄是要我接受季舒桐的道歉,但是我办不到。

    为什么别人的错误,总要我轻而易举的原谅?甚至要被迫接受?

    我没有错,明明就一点错误都没有。

    不理会他们,我直接上了楼,走过岑辞的面前,发现岑辞的眼中又一点错愕。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岑辞也跟着上了楼。

    听到岑如雄放软语气安慰哭啼的季舒桐时,我和岑辞同时在楼梯中间一顿。

    岑如雄,让我恶心了。

    关上房门,才发现房间里都被那对母女翻乱了,我小心翼翼的又收拾了一遍。

    楼下的三个人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继续说笑吃饭。

    等夜色渐深的时候,我肚子开始咕咕的叫了出来,翻出包里的冷水和饼干,不由得叹气。

    当我拆开饼干,房间的灯突然啪嗒一声灭了。

    我打开房门查看,发现除了我的间房,其余都安然无恙。

    方瑜不急不慢的走了上来,当着岑如雄的面前解释道,“好像是这条线老化了,别的房间堆着我和舒桐的行礼还没来得及收拾,要不然如尘,你就先将就一下吧。”

    岑如雄直接替我回答了,“一个晚上有什么关系?”

    方瑜对着我笑笑,嗯了一声,然后挽着岑如雄回房间了。

    我去客房看了一眼,全是打包箱和行李箱,还有一些行李箱已经打开,但是还没来得及收拾。

    方瑜和季舒桐搬进来已经是事实了。

    我回到房间,关上房门,没电没空调没暖气,床上只有一条薄被子。

    脑海里都是方瑜刚才对我展露的笑意,带着三分警告。

    才过了一会儿,我在房间里呼出的气都沾着白气,搓了搓手裹紧被子,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塞了一块饼干进嘴里,喝了一口冷水,呛了半天。

    我盯着手里的饼干,裹着被子,抱着书包小声的拉开了房门,楼上楼下都静悄悄的,看来都睡了。

    我站在岑辞的门口,抬起手又放下,脚贴着地板蹭了蹭,冻得快要站不稳一样。

    犹犹豫豫之下,我立即转身准备回去,但是岑辞的房门却开了,留了一条缝,里面暖灯灯光倾泻而出。

    我左右看了看,确定没有人看到,才把书包里的饼干全部掏了出来,然后从门缝里塞了进去。

    岑辞刚才也没有吃饭,我都这么饿了,一个男生应该更容易饿。

    塞完,我就打算回房间。

    因为我没忘记,岑辞的房间我不能进去。

    “进来吧。”岑辞的声音冷冷清清的传了出来,好像只为了让我听到而已。

    我在门外磨蹭了很久,确定是岑辞喊我进去,才敢推开门小心翼翼走了进去。

    看到岑辞的桌上放了不少吃的,我低头看看脚边的银色袋子的饼干,弯腰全部捡起来塞回了书包。

    这些便宜的饼干自然比不上他桌上的东西。

    岑辞的房间很暖和,热气从脚底漫上来,让人舍得离开。

    但是我和岑辞之间总有一道若有似乎的分界线,让我即便是走进了他的房间都觉得不真实。

    岑辞望了我一眼,将桌上的吃的塞进了我的怀里。

    “我不用,我吃饱了。”

    恰巧说完,我的肚子就咕咕咕叫了起来。

    岑辞沉默不语坐在床边,半躺着,顺手就拿了一本书翻开遮挡了自己的脸颊。

    我坐在地板上,吃起了东西。

    岑辞给的是面包,有种特别的奶香味,很好吃。

    不敢在岑辞面前狼吞虎咽,我只能撕下大大的一口猛地塞进嘴里,然后捂着嘴用力的嚼。

    我这一天都没有吃到一口饭,这种奶香味让我像是犯了毒瘾一样,想细嚼慢咽也办不到。

    抬眸看向岑辞,发现他的书本挪动了一下,好像从书本的边角探出一眼,又迅速被遮挡。

    我揉了揉眼睛,盯着眼前的岑辞,并没有一点慌乱,应该是我饿得眼睛发花了。

    等我吃完手里的面包,再看岑辞,发现他的书伏在胸口,双眼紧闭已经睡着了。

    我趴着爬到床边,伏在床头望着岑辞,俊美深邃的五官静静的像一幅画,头发静躺在枕头上,犹如点墨晕染一般,睡着的时候他最好看。

    替岑辞拉好被子,我才收回目光,裹着自己的杯子躺在地板上。

    “睡床上。”岑辞闭着眼突然开口。

    我身形一怔,有一刻是想点头的,但是下一刻我挪动身体,离那张床更远一些。

    杜清雅在这张床和岑辞……声音我还记得。

    我不想。

    “不用,这样已经很暖和了。”

    岑辞翻了一个身背对着我,冷冷道,“随你。”

    我拉过自己身上的被子,一直盖过头顶。

    我刚才那样看着岑辞,岑辞不会知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