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擒妻入怀:岑少别太坏 > 第五十五章 林曦

第五十五章 林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la ,最快更新擒妻入怀:岑少别太坏最新章节!

    对于集体活动,我没有任何概念。

    习惯了独来独往,第一次看到与我走在一起的人变成了成群结队。

    我还是特别小心的走在他们的后面,看着前面的人说笑,笑声在这一条道上都特别的响亮。

    然后我的目光从蒋鸽的身上渐渐转移,最后落在了岑辞的背影上。

    我很诧异岑辞会答应一起来,毕竟有我的地方岑辞几乎都不愿意待。

    十月底的天气已经开始转冷,我裹紧身上的薄外套。

    用力吸了吸鼻子,少了厚重头发的遮掩,这种凉意更加的明显。

    苏遇为了让我不感到孤独,就和我走在后面。

    “冷啊?”

    我不好意思的点头,“这里好像比我们昼夜温差大很多,我也没有这么晚还在外面过,都不知道会这么冷。”

    苏遇简单的应了一声,然后让我等一下,一转眼就不见了。

    两分钟后,苏遇再一次走到了我的身边,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塑料袋子,里面裹了一个冒着热气的红薯。

    “你先吃点,待会儿蒋鸽肯定要灌你酒,他们那的人都好这一口,你不喝也不好意思的。”

    “我不会喝酒。”

    我和他们还是不一样的,我是个假男生。

    以前我的确想过要隐藏一切成为妈妈心目中的好儿子。

    可是时间越久,我就越发现,自己根本就不喜欢做男孩子,我的内心无比的渴望就是穿裙子光明正大的做一个女生。

    “没事,待会儿你要是不会喝,我帮你挡,你拿这个先暖和一下吧。”苏遇把袋子塞进我手里。

    红薯滚烫的温度立即温热着我的手心。

    “谢谢。”

    蒋鸽请客的地方就在学校附近,一个聚集了好多学生的餐厅。

    十个人刚好围坐一桌。

    桌上唯一的女孩子就是林曦,她挨着岑辞坐,替岑辞拆碗筷然后冲洗,她对岑辞的喜欢从来没有掩饰过。

    而大家也心知肚明这一点,虽然起哄,但是一看岑辞的目光后瞬间焉了。

    林曦的脸色因为岑辞的目光变得有些尴尬,但是很快就又恢复她牙尖嘴利的一面。

    我很佩服林曦的回复能力,好像女中豪杰什么都不怕。

    而我,作为一个男生似乎都没有林曦的这样的胆量。

    我微微抬头观察着别人,却发现别人也正在观察我。

    我习惯性的低下头,难道是我又做错了什么?

    “你们一个个眼睛跟看直了一样,干什么?都是男生,有什么好看的?”

    蒋鸽用力拍手,吸引了大家的目光。

    “这头发一剪,我觉得我们的社花要让位了,林曦你的地位不保。”

    “滚!”林曦干脆利落的反击。

    林曦没有任何恶意,但是我忍不住的多看了两眼林曦,这个女生说话真的很凶也很冲。

    “看着我干什么?我心有所属了啊。”

    林曦开玩笑似的开口,目光却不自觉的投向岑辞。

    我也顺着她的目光看想岑辞,感觉林曦像是怀揣着希望凝望着岑辞。

    岑辞却只是淡淡抿唇,一言不发。

    不是拒绝让人接受不了,而是那个人冷漠的像是寒冬,却又沉默不语,一身热情瞬间冻成冰块碎成一地的渣子。

    林曦倒了一点啤酒,对着岑辞举起,“恭喜你啊,拒绝我第九十九次。”

    “我只拒绝过你一次,剩下的九十八次是你自己听不进第一次的话而已。”

    岑辞有条不紊的分析着,明知道林曦要的不是数据,却还是给了她最致命的一击。

    蒋鸽看气氛都快僵了,赶紧起来和苏遇斗几句嘴,超热气愤。

    “你别什么都带上我呀。”苏遇对蒋鸽的热情有点吃不消,“又不是找搭档唱二人转。”

    大家笑了笑,总算是从林曦的告白里出来了。

    林曦就坐在我的左手边,正好将我和岑辞隔开,我不敢看岑辞的表情,却发觉林曦比较随性。

    林曦被岑辞拒绝不哭不闹,吃两口就灌啤酒。

    坐在她旁边的我都能清楚的闻到她身上的酒气,原本化了妆的脸颊开始发红,一双眼睛都开始充血。

    我看着她鼻翼鼓动,双唇微颤,即便如此她的眼角也只带着三分醉意的湿润,连一滴成型的眼泪都没有。

    我经常哭,所以知道林曦在忍耐自己哭的冲动。

    看到林曦这样,我就越觉得自己没有用。

    林曦明明难过的要死,却不愿再喜欢的人面前流一滴眼泪,她宁愿一次又一次的撞墙,头破血流,却从不流泪。

    林曦倔强,其实心里更希望得到别人的怜惜。

    “别喝了。”我压住了林曦的手。

    林曦望了望我,眼中湿润渐浓,嘴角却扯着笑容,“那你帮我喝?”

    “喝一点点可以吗?”

    我把她的酒分了一点到自己的被子里,闻了闻有点不适应,喝下去冰凉一片,嘴里一直都发苦。

    林曦看我整张脸都皱在了一起,她滚烫的手指就抚了抚我的眉头,“别皱,皱了就不好看了,你说我要是你这么好看,是不是就……”

    林曦干呕了一声,我吓了一跳,手扶着她,“她,她这是要干嘛?”

    “快,快扶洗手间。”蒋鸽直接立了起来。

    我想扶起林曦,但是我根本没有什么力气,刚扶起来,差点连自己都摔出去。

    坐一旁的岑辞蹙眉起身单手就拽着林曦去了洗手间。

    林曦和岑辞去了很久,我第三次张望的时候,心里有点说不出来的别扭。

    碗里苏遇夹得菜都堆了起来,但是吃两口,就没有食欲了。

    “我去洗手间。”

    我起身跑了出去,在门外喘了一口气,然后慢悠悠的走到洗手间。

    在进来之前,我想了好多说辞,就是怕遇到岑辞。

    但是面前只有空荡的洗手台,两边的男女洗手间也静悄悄的。

    身后过道服务员还在高喊着菜名和包厢号,其中夹杂着一声嘤嘤的哭声。

    循声走到洗手间旁边的安全梯,透过玻璃窗看到岑辞和林曦面对面站着。

    方才坚强的林曦此时奔溃的一塌糊涂,她说话的时候脖子上的血管暴起。

    原本只是脸颊发红,现在整张脸都通红。

    双眸充血,眼泪一遍一遍的冲刷着,真怕她下一刻就会留下血泪。

    原来人站在喜欢的人面前真的会一败涂地。

    更不知反抗。

    林曦不知道说了什么一把抱住了岑辞。

    岑辞没动。

    我却忍不住往后退了两步,捂住了自己快要尖叫的嘴巴。

    脑海里翻滚的都是岑辞一遍一遍推开我叫我滚的画面。

    比较之后,我的心又开始发慌乱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