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神殿霸宠:妖妃欠收拾 > 第一三零章 天后心魔(一更)

第一三零章 天后心魔(一更)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la ,最快更新神殿霸宠:妖妃欠收拾最新章节!

    凡人在六界之中,无疑是最弱的存在。

    但也正是因为这群知足常乐的凡人,凡间才成了六界之中最为热闹,最有人情味的地方。

    容忌拉着我,穿梭在往来人群中,我们打扮朴素,像极了凡间里头为柴米油盐奔走的小夫妻。

    他拉着我的手,挡在前头,为我在摩肩接踵的集市中开辟了一条出路。

    我望着他的后脑勺,心下生出几分希冀。倘若有一天,神界的诅咒被解除,我定要同他来凡间走一遭。

    容忌带着我,走到了摊贩前,指着一排幼小的雏鸡说道,“歌儿,你来挑吧!”

    我即刻会意,随意挑了一只,捧在怀里,“你确定,这样有用吗?”

    容忌沉眸,“母后一生顺遂,心智不够坚定,希望有用吧。”

    我点点头,将雏鸡抱在怀里,就像抱着且大那样,薅着它短短的毛发,魂不守舍地上了九重天。

    容忌在琼华宫门口设了十面埋伏阵,将雏鸡放置阵法中央,拉着我藏匿于菩提树中。

    坐在菩提老伯的躯干上,我透过半是枯黄半是新绿的叶子看着琼华宫门口。

    夜色浓稠,月华入练,天后悄然一人出了琼华宫。

    她瞥了一眼十面埋伏阵,犹豫不前。

    阵法中央的雏鸡发出低鸣,天后此刻已经心猿意马。

    她不顾一切地闯入阵法,细长的指甲深嵌如雏鸡上不丰满的羽翼中,抓起小小的雏鸡,往嘴里塞着。

    雏鸡发出一声哀嚎就断了气,天后的嘴被塞得鼓鼓的,嘴角处还挂着鸡毛。

    天帝慢悠悠地走入阵法之中,蹲下身,为天后剔去嘴边的鸡毛,“还想吃吗?”

    天后错愕地看着天帝,沾染着血迹的双唇微微发颤,“容渊,你听我解释,我就是饿了,这雏鸡实在太过诱人。”

    “你吃掉了忌儿和歌儿的三只鸡。”天帝坐在天后身边,“以前,我总吃忌儿的醋。觉得你爱他甚于爱我。你记不记得你怎么说的?”

    天后费劲地将雏鸡咽下肚,精神恍惚地摇摇头,“那么久远的事了,我怎么记得?”

    “那时候,你说你爱他是因为你爱我,爱屋及乌。”天帝叹了一口气,道,“忌儿和歌儿情比金坚,你应当试着去接受歌儿,而不是处处找她麻烦。”

    天后突然勃然大怒,将天帝推倒在地,“你闭嘴!她抢走了我的儿子,我凭什么去接受她?”

    天帝痛心地看着她,“我对你从未有过任何要求。现在,我请求你心智坚定一些,战胜你的心魔,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和你同在。”

    “心魔?”天后冷笑,“你以为我疯了?我告诉你,我正常得很,我十分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天帝起身,兀自走出十面埋伏阵,顺带改了生门,将天后困在阵法之中,自己则在阵法外,一直注视着天后,“我会在此一直陪着你。”

    “容渊!你放我出去!”天后尖叫着,面容狰狞。

    我看天后近乎癫狂的样子,心中生出几分担忧,“母后不会出事吧?”

    容忌久久没有回应,我转头一看,才发现他趴在我肩头,沉沉睡了过去。

    他看上去很疲惫,长长的睫毛耷拉着,眼下一片阴影。

    我伸出手轻轻触摸着他的脸,不成想他的脸烫得惊人。

    难道他受风寒了?不可能啊,好歹他也是个神,怎么可能会受风寒!

    我轻轻晃了晃他,“容忌?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容忌未睁眼,将我放在他腿上,低着头在我胸口找了个位置,静静埋着,“你的胸,很软很舒服。”

    还能耍贫嘴,应当是没什么事!

    我见天后和天帝两人对峙着,一言不发毫无进展,也就阖眼小憩了片刻。

    “容渊,你放我出去,再不吃鸡,我会死的。我难过地要死了…”天后的声音带着明显的哭腔,听起来似乎濒临崩溃的边缘。

    我迷迷糊糊睁开眼,发现容忌早已睡醒,但依旧没将头挪开,静静趴我身上,餍足地笑着,“歌儿,你的味道真令人着迷。”

    我将他的头挪一边去,但当手心触及到他的脸时,才发现他脸上的温度越来越高,肤色也呈现出不自然的潮红。

    我捧着他的脸,担忧地看向他,“你怎么这么烫?”

    容忌不以为意,“大概是歌儿在怀,我把控不住自己了吧。”

    而此时,天后已经用头撞着地面,看上去极为痛苦,“容渊,你放我出去,你放我出去!”

    天帝蹲在阵法前,用匕首划开自己的手臂,“你看着我,你必须坚强些。我知道你很痛苦,所以我也会陪着你一起痛苦。”

    天后抬眸,看着天帝将自己的手臂划了数十道,渐渐闭了嘴,咬牙自己扛着心魔噬心的苦痛。

    破晓时分,不知从何处冒出了一声鸡鸣声,稍稍平复了心情准备和心魔抵抗到底的天后,又完全丧失了理智。

    这次,她疯狂地闯着十面埋伏阵,触发了多重机关,风雨雷电尽数打到她身上,毒蛇顺着她的腿往上攀着,猛兽步步逼近,天后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境地。

    她跪在地上,痛苦不已,“容渊,你是想看我死了,才甘心?”

    天帝面不改色,将匕首扎进了自己的心窝,“你若死了,我陪你就是。”

    天后抬起眸,看着单膝跪地,胸口被血迹染红的天帝,终于恢复了神智。

    她急匆匆地冲出了十面埋伏阵的死门,双手搁在天帝胸前的匕首上,痛哭流涕,“是我错了,是我错了。你可千万不要有事。”

    而天后,慌不择路中,触发了十面埋伏阵的死门,差点因为内丹爆裂而死。

    好在,天帝用尽全力,保住了天后的内丹。

    但两人均受了重伤,倒在血泊中,双双昏睡过去。

    天后背后,突然升腾出一股黑烟。

    黑烟化作了稚童的样貌,我能清楚地看到他微微勾起的唇角,笑容十分诡异。

    “又是稚童!”我低咒着,正想冲上前,黑烟已经随风而逝,什么都没留下。

    ------题外话------

    题外话无能呀~就祝大家2020年新年快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