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我要做阎罗 > 第203章:阴灵暴动(二)

第203章:阴灵暴动(二)

作者:厄夜怪客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la ,最快更新我要做阎罗最新章节!

    秦夜只感觉嘴巴发干。

    自己……太小看地府了。

    在这之前,自己曾以为阴灵暴动就是无数手无缚鸡之力的阴灵行尸走肉一样冲击鬼门关。这种阴灵,来多少他杀多少。

    至于心理负担?

    你在说笑?

    然而根本没想到,地府的阴灵暴动是这种模样。怒魊绝对达到了无常级别!

    这还仅仅是暴动……十万人次数的暴动,地府近几年必定扩张,必然会有更多阴灵感觉到地府的存在,下一次,又要来多少阴灵?

    一旦发生不测,暴乱……叛乱……又会是怎样的情况?

    阴曹地府,根本不能以人间常理度之。

    “放心,暴乱根本打不破鬼门关。”阿尔萨斯平静开口:“本宫说过,鬼门关是地府的第一道颜面,除非百万阴灵形成的暴乱,否则鬼门关铁通一般。但……一天不除去阴傀,那片区域就一天不能使用。”

    仿佛看穿了秦夜的想法,她微微一笑:“这还只是暴动,一旦达到暴乱等级,几十只判官级别的阴傀冲击鬼门关……否则你以为本宫说地府一千多判官是怎么来的?”

    “每一个省,都至少有十名以上的判官镇守,就是为了随时可能出现的暴乱。阴灵和人不同,他们不老不死,不吃不喝,道德准绳都和阳间不同,你根本无法判断他们会因为什么不满……你现在还觉得织田信长的一缕残魂无关紧要?”

    秦夜没有再开口了。

    如果织田信长在,今天甚至不需要他下来。他相信这位第六天魔王会非常喜欢这种游戏。

    “先解决它在说吧。”秦夜舒了口气,在地府他维持的是高冷人设,主动向前踏了一步,这才低声问道:“无常?”

    “无常初期。”阿尔萨斯扫了一眼退到鬼门关内,看着不断被砸的涟漪道道的光幕,脸色苍白的阴灵,稍微算了算:“你运气不错,起码还给你留了五万劳力。依附道标的大概十三万阴灵。起码没到人人喊打的地步。”

    “……我可以认为这是夸奖?”

    “猜?”阿尔萨斯朝着房顶微微一福:“明大人,准备开阵吧。”

    随着最后一个字落下,明世隐绽放万道光华。树下,鬼门关周围,所有惊恐的阴灵茫然看着天穹,那些保护他们的白色文字齐齐一闪,紧接着星辰一样飞快暗淡下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防御法阵要失效了?”“天啊!谁来救救我们!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会忽然出现这种怪物!”

    惊恐的尖叫声此起彼伏,不知道多少人失控地站了起来,忽然,秦夜的声音滚雷般响起:“肃静。”

    刷刷刷!顿时,无数惊魂未定的目光看救世主一样看向了他。他停顿了两秒,才缓缓道:“有人心存不满。却不知道,在地府,当欲望凝结到一个顶点,就会变成这种鬼都不是的阴傀。”

    “大人……”一位老者站都站不稳,颤声道:“他们……他们……”

    “都死了。”秦夜淡淡道:“所以,现在本官就去解决了这个东西。切勿惊慌。明先生,开阵。”

    嗡……整片空间齐齐一颤,那些漂浮的白色文字飞快地排列起来,竟然在中央留出了一条缝,下一秒,卡卡卡卡卡……石门打开的声音轰然响起,数之不尽的阴气,伴随着萤火虫一样漫天飘飞的鬼火,海啸一样冲了进来!

    “滋……”“呵……”一线天开,靠近门口附近的阴灵尖叫着朝人群中挤去,刹那间,随着阴风怒号,阴灵群潮水一样倒退。不到十秒,靠近门口的地方,就只剩下了秦夜一个人。

    卡啦啦啦啦……裂缝越来越大,阴风吹动秦夜头发都往后贴去,就在刚打开五米的时候,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十只惨白的手指咔哒一声扒在了缝隙上。下一秒,一只金色的眼睛,镶嵌在苍白的骨骼之中,燃烧着冲天绿火,从缝隙中直视秦夜。

    很大。

    秦夜大约就比这只眼睛大一点,普通人看到这一幕恐怕早吓得魂飞魄散。而怒魊往后缩了缩,随即一声怒吼,森白的牙齿正对秦夜,仿佛狼看到了最鲜美的肉,十指拼命拉扯着裂缝。

    “吼!!!”

    恐怖的咆哮带起巨大的音浪,吹得光幕之后的海黄树冠狂摇不已,秦夜一声冷笑,如同流星一样冲了出去!

    敢在阴司挑衅,杀无赦!

    刷啦!前冲之中,身形已经化为无数阴气缭绕,当冲出缝隙之时,漫天阴气将秦夜包裹为阴气之茧,随着一声“阴差拿人,闲杂退避”的怒喝响彻四野,无常阴差已从中一步踏出。

    一身白袍,头戴高帽,哭丧棒挥动中千百鬼哭,流星一样直斩怒魊头顶。

    “吼!!”怒魊的呼号声好似万人呼应,居然形成狂风,狂风之中,咆哮着一口咬向秦夜。

    “正好拿你试试无常的手……啊,不过阴差对于鬼物的天然压制,你估计走不过三招。”秦夜微微一笑,就在怒魊上下牙床当的一声合拢之际,人已经化为漫天阴风,出现在了对方头顶。

    哭丧棒用力往下一杵,那看似坚硬无比的怒魊天灵盖,居然被一击戳穿!

    咚!一圈漆黑的阴气被拉扯为肉眼可见的气浪,“滋!!!”怒魊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天灵盖处,头骨蛛网纹一样裂开,下一秒,缺口处无数的阴灵居然喷泉一样喷了出来!形成一道阴灵龙卷。剧痛之中,怒魊双手一合,同时拍向头顶。

    啪!就像人拍蚊子那样,秦夜对比起阴傀来小的可怜。

    “啊!”“这、大人被抓住了?”“大人怎么不躲?!”

    就在其他阴灵惊恐的目光中,怒魊这一击居然稳稳抓住了秦夜,巨大的白骨手掌在头顶迅速聚拢成拳,猛然合拢。

    “原来阴傀就这点本事啊……”还不等阴灵们惊呼完毕,秦夜失笑的声音响起空中:“我还以为有多大能耐呢……就你们也敢对地府心存不满?”

    这是秀。

    实力秀。

    让活着的阴灵再一次,又一次,无数次的认清现实,摆正姿态。

    “也不记得,是谁在你们死后给了一个容身之处。”

    卡卡卡……怒魊两只金色的眼睛,瞳孔一左一右分开看向头顶,而聚拢的拳头,居然被不知道什么东西缓缓撑开。

    “滋……滋!!”它不甘地尖叫着,双手骨骸都在颤抖,全身鬼火明灭不定,然而,两只手却再也无法合拢。

    “也不记得,本官说过,地府新建,多加体谅……对你们的怠工,对你们的无所事事,本官都忍了。果然,人啊……就不能太过满足。”

    “满足到,你们如今还想奢求更多的地步。”

    轰!

    怒魊双手炸开,凄惨的叫声中化为白骨碎片飞溅。秦夜手都没动,仍然放在哭丧棒上,只是体外一层阴气如同实质缭绕。

    官威。

    无常官威。

    他那根小小的哭丧棒,对比整个怒魊是如此渺小,但偏偏定海神针一样,将这只巨大的骷髅钉得动弹不得,怒魊尖叫着,却仿佛被捏住七寸的蛇,无法动弹分毫。

    这一幕,让所有阴灵齐齐吞了口唾沫。

    阴风怒号,若惊涛拍岸,鬼火连天,似黑夜繁星。明明是一幅地狱的场景,这个安静踏在阴傀上的人,却好似地狱之主。

    不……这就是地狱之主。

    阴气浓黑如墨,吹动哭丧棒哗啦作响,秦夜轻轻抚摸着哭丧棒顶端,淡淡道:“在本官这里,不知足……就去死。”

    下一秒,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响彻整个地府。

    “滋!!!”

    哭丧棒下端直接刺破了怒魊的天灵盖,白骨碎片轰然飞溅,卡啦啦啦……一道道裂痕肉眼在所有阴灵震撼的目光中,从头顶上蔓延下来,越来越多,越来越密,最后……整个五十米大的阴傀身上,不到十秒,如同瓷器一样布满裂痕!

    哗啦……连绵的脆响,阴傀尖叫都没有发出就轰然倒塌,下落过程中,化为漫天飘飞的鬼火,直飞鬼门关而去。最后落入那些雕塑手中,身上,一盏盏绿油油的冥灯悄然点亮。一时之间,鬼门关内绿光大盛。

    “我靠……”一位躲在树下的老年阴灵深吸一口气,紧紧靠着树,大张着嘴,毫无意识地站了起来。

    敬畏。

    这些天来,他不是不知道,随着阴灵越来越多而无所事事,不知道多少阴灵都在背后议论“见过管事儿的吗?”“见过,一小屁孩儿,心狠手辣着呢。”“管他心不心狠?我们没事儿干啊!不通电不通网的,他不知道给我们找点事儿啊?”“嘘,小声点,我跟你说,你们来之前他杀了不知道多少鬼。”

    “那又怎么样?难道把我们都杀光?”“对!问他去,每天不干事让我去投胎啊!在这儿陪他演大秦帝国吗?”“还是算了吧……我听说他很厉害。”“怂逼!”

    这样的声音越来越多,但他牢牢记得,前两次发出这样不臣声音的阴灵都怎么样了。

    他目光呆呆地看着从空中飘下的秦夜,对方身处阴灵喷泉的中心,却仿佛行走在繁花似锦的大道。

    自然,平静。有一种……独属于阴司的美。

    此刻,他再次回忆起了被死亡支配的恐怖。

    第二个人也站起来了,接着第三个……第十个……一百,一千,一万……五万!

    全都无声地看着这一幕,铭记心中。

    秦夜缓缓走了回来,所过之处,无人敢靠近十米。哪怕离得已经够远,却仍然浑身一抖,躲得更远。

    不知道谁先开口:“阎罗大人……威武……”

    很可笑,现代人谁喊这个?

    然而,此刻没人笑得出来。

    反而不知道谁跟着:“阎罗大人……威武!”

    “大人威武……”“阎罗威武!”“秦大人威武!”

    随着秦夜走过,阎罗威武的声音从小到大,最后若排山倒海,响彻地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