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我要做阎罗 > 第179章:灵柩

第179章:灵柩

作者:厄夜怪客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la ,最快更新我要做阎罗最新章节!

    秦夜装作无力地回到了宿舍,躺在床上休息了起来。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半小时之后,他突然睁开了眼睛。

    杂乱的脚步声响起楼道,有些发红的眼睛看了看钟,五点半。

    咚咚咚!不等他多想,门马上被敲响了。他懒懒问了一声:“谁?”

    “是我。”苏锋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很低:“所有导师紧急集合,马上。陶教授的命令。”

    出事了么?

    秦夜翻身跳下床开门,和苏锋一起走了出去,边走边问:“什么事?”

    “又死人了。”苏锋的脸色非常难看:“和上次一样,没人感觉得到,这一次……死了足足五个人。都是被晨练的学生发现的,局面在控制中,还没有扩大,周主任正在监视全校,陶教授临时接管。”

    秦夜目光微动,什么都没说,跟着苏锋到了事故现场。

    五个事故点,他们去的是2栋322,没有封锁现场,然而大门紧闭。随着苏锋一把推开,屋里的人影立刻看了过来,汹涌的杀气在看清的瞬间消失。

    五点半,天空仍然一片漆黑,月光躲进了漆黑的云层,投射下迷蒙的光线。秦夜二话不说走到床边,一把掀开床单,一具苍白的尸体出现眼前。

    这是一个男生。

    然而,死状和上一次完全不同!

    明显努力挣扎过,衣服都撕破了,浑身布满血痕,但是没有一滴鲜血溢出。双目鼓起,保持着难以置信的神色。

    “死于刀伤。”秦夜看着对方胸口上的一道伤痕,穿透身体,是最致命的一刀。

    而且,对方脖子上有一排明显的牙印,秦夜刚摸到,身旁陶教授的声音就冷冷响起:“不用看了,是人类齿痕。”

    “这个学生……是被人活活砍死后,吸干了鲜血。秦导师,你昨晚守夜,有什么特殊情况?”

    秦夜目光顿了顿,若无其事地站起来:“我已经汇报给周主任了。”

    现场三位导师,一位教授。一位导师磨牙道:“到底这是怎么回事?上次紧急集合出了人命,还没弄清楚,今夜竟然一次死了五个学生!谁敢在周主任的眼皮底下放肆!”

    另一位导师寒声道:“其他尸体我也看过,凶手非常凶残,还有4栋一位同学伤口在咽喉,在洗手间里被咬断了喉管。但事先已经被割破。洗手间镜子上有对方的血液,现在已经送去化验了。”

    “看样子,第一修大里藏着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啊……”陶教授苍老的脸上也毫不掩饰杀意,目光看向黑沉沉的校园:“他最好祈祷,别被我们发现……各位,你们有什么想法?”

    没人回答,秦夜肯定不会再吸引目光,安静闭嘴。

    等了数秒,陶教授肃容道:“叫各位过来,只是让大家心里有数,毕竟这件事周主任都没有头绪。从现在开始,一,你们要注意每一个学生!所有今夜死去的同学,死状都和这具尸体没什么差别,这……是人为。如果是阴灵,他们根本做不到搏斗这么久!”

    他目光看过所有人,寒声道:“咱们学生之间,躲着好几个杀人狂魔。你们看好任何一位学生,有一点异状,马上报告!”

    “是!”

    “二,学校原本是打算培养同学的互助团队精神,但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合适,你们准备好,在古先生停灵之后,所有学生分开住。每一系同学和老师混住。每一层都必须有导师监管。”

    “三!古先生的灵柩半小时前已经从市政府出发,预计还有二十分钟到达第一修大。这件事全都给我闭上嘴。以后我们找机会公开。不能在省市各级机关面前丢脸!”

    “明白!”所有人拱手道。

    陶教授这才舒了口气,疲惫地挥了挥手:“多事之秋……任何事情新立,总有各种预料不到的状况。第一修大也是如此……去吧,尽好各自职责,今天不允许出一丝差错!”

    所有人都离开了,秦夜没有回宿舍,沿着人工湖缓缓踱步,目光已经越来越玩味,最后,嘴角竟然浮现出一抹冷笑。

    这些阴差,已经穷途末路。

    第一修大,古青的灵魂就是马前的胡萝卜,勾引着各方阴差的目光,但……他们真的吃得到?

    这些学生的死,出自阴差的手笔。

    陶教授他们不知道昨晚发生的一切,他们也没有想到,今天的尸体和上次的尸体,其实是有相似之处的。

    比如……血全都被抽干。

    只不过上一次更像是灵异现象,因为那时候,对方游刃有余,自信无人可以发现他们。就在全校眼皮底下吸干了一位学生的血——那是因为在七星宝库中受到了阿尔萨斯的重击。

    现在的情况如出一辙。

    刀伤……他已经可以确定,这很大可能是日本阴差动的手!

    他们昨晚一番搏斗,自己打烂了不知名阴差的结界,而那两位阴差临走前打烂了其他阴差的结界。交手中对方绝对有伤在身,不得不回到附身的身体。周先龙现在监视整个学校,他们根本不敢再冒险阴差化,然而受伤的身体又需要休养,怎么做?

    “那……就只能以人类的躯体去动手了……”他用石头打了个水漂,嗤笑道:“所以,这次死去的同学,身上才有搏斗的痕迹。才有伤痕,因为动手的……就是身边的同学啊……而不是像上次那样,来无影去无踪。”

    “你们已经被逼到了这种地步了吗……那……今夜,我能看到多少‘老朋友’呢?”

    就在这时,一个电话忽然打了过来,他拿起来看了看,是陶教授的。

    “你跑哪儿去了?五分钟后,学校门口集合,准备迎接古先生的灵柩。”

    终于到了……

    挂了电话,秦夜深吸一口气,抹了抹脸,朝着校门口走去。

    从古青死亡开始,他身侧就不知道有多少外域阴差紧盯着对方的灵魂。一直跟到了宝安市,甚至利用第一修大开学,潜入了第一修大准备,连续数天的夜战,无声的各方杀戮……这出大戏,终于到了揭幕的时候。

    不知道多少眼睛在盯着这里,他也不在意去看了。还有十八个小时,今夜十二点,这幕演出就会瞬间达到最/高潮!该做的已经做了,多虑只会让自己自乱阵脚。

    学校门口,几乎所有导师都站在了这里。平时庄严肃穆的大门,此刻已经挂上了白幡黑布。“恭迎古青同志魂归故里”的横幅迎风招展,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对方的遗照,放在正中央。

    秦夜看了一眼,对方长得很和善,微胖,满面红光,头顶银丝,照的很不错。

    天还未亮,各位导师都保持着肃穆的神色。五分钟后,道路的尽头终于出现了一排车辆的灯光。

    来了……

    秦夜本以为自己已经平静,然而这一刻,心仍然不受控制得狂跳起来。血液一瞬间冲到了头顶。手习惯性地放在腰间,又放松了下来。

    随着古青灵柩的来到,周围宁静的晨风,也仿佛狂舞着呼啸。

    同一时间,各栋宿舍楼中,数道目光同时射了过来。一双双躲藏在窗帘后的眼睛,死死盯着学校大门。

    来了……终于来了……

    这片几乎无人敢触碰的地府,如今,他们居然可以站在这里!

    “何百年ぶりに、私は……。ついにまた華国の土地を踏んだ。/时隔数百年,我……终于又踏上了华国的土地!”3栋,322,窗帘之后,两位学生胸口起伏地站在那里。手中的窗帘都被捏的死紧,指节发白。

    “この伝説の中で最も強い土地は、これほど簡単に入られているのか。/这个传说中最强大的地府,也被如此轻易进入了么。”

    身边的同学轻轻闭上了眼睛,颤声道:“成功すれば、自分が帰った後に身を張っているだけでなく、徹底的に証明しました。華国は自分の陰霊を守る資格がない!/一旦成功,不仅自己回去之后荣耀加身,也彻底证明了……华国根本没有保护自己阴灵的资格!”

    他睁开眼,两人目光交接,眼中只剩下一片决绝:“霊を守ることができない地府は、地府と呼ばれるものではないが……。古青の魂を持ち帰るなら冥府議会は中国進出の議案を再開するが……。私たちの先輩の偉業はできません!/不能保护阴灵的地府,不配叫地府……只要能带回古青的灵魂,想必……冥府议会会再次开启进军华国的议案……尽我们先辈没有做完的伟业!”

    “私たちは退けない……。絶対!伊邪あの美大人は私たちを愛顧しています!/我们不会退却……绝不!伊邪那美大人眷顾着我们!”

    1栋111,一位女同学脸上带着鲜血,目光看向校门的方向,手已经握着染血的床单,死死拽紧。

    在她身后,三位女同学闭目躺在床上,神色安宁。如同盛放在献血中的玫瑰。

    许久,她才用蹩脚的中文喃喃道:“当年……被你们一路打到鲁卜哈利沙漠的耻辱……今天……我会竭尽全力还给你们……”

    “就算死,我的命,也会带着古青的灵魂,刻印着华国地府的孱弱,放到阿努比斯大人的黄金柜台上!告诉所有冥府,你们的不堪一击!而圣甲虫的军队会在百年之后联合其他地府为我雪恨!我发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