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王爷,我对你一见钟情 > 59、有心无力

59、有心无力

作者:九步天涯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la ,最快更新王爷,我对你一见钟情最新章节!

    蓝漓点点头,赞许的道:“千烟说的不错。”

    彩云啊了一声,“那如今叶静美和皇上颠鸾倒凤那么忙,这可怎么办……”

    蓝漓还没舒展的眉头立即紧锁,只觉头疼不已。

    一开始想到请叶静美帮忙,其实并未报多少希望,只想这能从白月川那里打开一些缺口争取些时间,可却没想到,叶静美这一下,似乎是刺激到了白月川还是什么,白月川对叶赫王隐隐施压,叶赫王也不知道与那明笑玉说了什么,竟然能心甘情愿的进宫去看自己以后入宫要住的宫殿,这么折腾下去,哪还有什么机会。

    彩云知道自己多了嘴,有些后悔的咬了咬唇,才小声道:“小姐,那现在怎么办?”

    蓝漓点着额头,“王爷呢?”

    一旁,战英回复道:“王爷还在寒月轩内。”

    蓝漓想了想,起身披衣朝着寒月轩走去。

    夜凉如水。

    蓝漓带着战英和彩云很快到了寒月轩门口。

    战狂守在院内,远远瞧见蓝漓到来,连忙打了灯笼过来迎接,一边在前引路一边道:“王爷在书房。”

    “嗯。”蓝漓进了寒月轩,白月笙正附在岸上看着什么东西,见蓝漓前来,倒也不意外,起身道:“怎么过来了,我这里还有些琐事,这便要忙完了,你且稍坐一下,等会儿一起回去。”

    蓝漓点点头。

    白月笙便又坐回了书案后面。

    他似乎是正在看着战阁各地传来的奏报,战坤跟在边上,主仆二人都是一言不发。

    蓝漓坐在一旁的凳子上,衣袖下的手无意识的搅着衣袖把玩。

    她来,其实是来与白月笙说明笑玉的事情的。

    本来,明笑玉便是如何也和他们没什么干系,但因为白月辰的关系,这明笑玉的事情么,白月笙必定不会坐视不理,只是如今圣旨在前,要想将明笑玉虎口拔牙,还得好好安排设计才是,可白月笙却忙着,而且似乎压根也不想与她说这件事情。

    是因为无计可施所以当真不管了,还是只不过是表面平静?

    蓝漓陷入沉思之中,以至于白月笙忙完之后唤了她好几声,她才反应过来。

    白月笙有些担忧的看着她:“你怎么了?有什么心事吗?”

    蓝漓摇摇头:“没,就是……”她想说明笑玉的事情,但还是咽了回去,“就是可能没睡好,有些累。”

    白月笙宽厚的指掌贴了贴蓝漓的额头,微微皱眉,“怎么有些烫?不会是发烧了吧?”他口气略带责备,“定是又在窗边坐着了,春天风大,窗口那里尤其,你啊……”

    说着,白月笙拉着蓝漓朝着水阁方向走去。

    蓝漓默了默,也没多说什么。

    到了水阁之后,蓝漓终究还是没忍住,“阿笙。”她慢慢开口,认真的看着白月笙,“明日便是花朝节了。”

    白月笙的动作滞了滞,“我知道。”

    “花朝节,是明笑玉封妃的日子。”蓝漓点出事实,又道:“虽说三哥和卫祁将军有过商议,但依我看,镇国将军为人严肃正直,若说是为了当年的定远将军边城之事出头倒也有可能,但这件事情毕竟没有证据,卫将军不可能为了这些模棱两可的事情就开罪皇上,最终在这件事情上也是作壁上观的,三哥……”

    蓝漓顿了顿,才又道:“三哥如今手上可用之人甚少,这件事情,不失为你和他修复关系的一次机会。”

    白月笙沉默良久,才道:“只怕三哥未必觉得这是机会,他对我……成见和误会颇深,我若贸然出手相助,最后非但修复不了关系,只会让我和三哥越走越远。”

    “这……”蓝漓怔了一下,不得不说,白月笙说的也是极有道理,“但若真的不管,明笑玉一旦入了宫,除非……除非是想造反,否则她绝无自由可能。”蓝漓没有说,即便是造了反,只怕也未必能恢复成她没入宫之前的样子去。

    二人再次陷入沉默之中,半晌,白月笙才道:“我已想办法让萧明谦明日乘机将明笑玉带走,好了,太晚了,咱们且先不说这件事情,你也不舒服,早些休息,嗯?”

    蓝漓知他心情复杂,也是无奈叹息一声,“好吧,休息。”只是这样的情况,又如何能睡得好?

    ……

    沁阳王府

    无法入睡的,又何止蓝漓一人而已?

    落梅居内,润福管家站在厢房的门口瞧着屋内,坐在书案小几之前沉思的白月辰,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自从梅若华故去之后,白月辰便成了这落梅居的常客,心情抑郁之时,便来此处坐上一坐,睹物思人,尤其是前些时日,和白月笙因为误会产生嫌隙之后,在此处的事情是越发的多了起来,今日从下朝便坐在此处一坐就是一整日,到现在都未曾用过一口饭喝过一口水。

    润福管家自小伺候白月辰,哪能见得他这般糟践自己身子?在外站了这么一阵,终究也是忍不住了,欠身上前道:“主子,老奴让厨房准备了南瓜粥,还请主子多少用一些,无论如何,身子要紧。”

    白月辰低垂着眼眸,“什么粥?”

    “南瓜粥……是王妃以前最喜欢的。”

    白月辰手指微微蜷了一下,然后道:“端来吧。”

    “是。”润福管家一喜,就知道,说是梅若华喜欢的,主子必定动容。

    南瓜粥送上,白月辰接过。

    或许是真的饿了,或许是那粥的确美味,也或许是为了什么别的缘故,那碗粥很快见了底。

    润福管家瞧着,提起的一颗心总算放回了肚子里。

    白月辰放下碗,问道:“宫中如何了?”

    “这……不久前,明姑娘入宫去看了披霞殿,据说是太后请去的……叶赫王也不知道和明姑娘说了什么,明日便是花朝节了……”

    白月辰垂着眼眸,让人瞧不出他的神色。

    屋内静的有些窒息,润福管家忍不住道:“咱们其实可以在出国宾馆到皇宫这一段路上,将明姑娘偷梁换柱。”

    “哪那么容易?”

    “以咱们现在的人手,的确不太可能,但若是……”润福管家低声道:“若是动用长青舍和飞花阁在京中的人手,未必——”

    “别说了。”白月辰声音有些冷,“那两处,一处是阿笙的,一处是若华的,我说不会动,便是不会动。”

    润福管家无奈,心中也是狠狠一叹,不动却要纠结这些,以他们现在的能耐和培植的人手,自保尚且不足,如何与皇上太后以及叶赫王斗?

    那萧明谦虽说是北狄凌王,但处处被叶赫王掣肘,在这件事情上终归能出的力极少,可恨自己当日没能及时拦住萧明谦找上主子,否则哪来今日烦恼?

    即便是日后主子看到了明笑玉的样貌,她也早已是后宫妃子,主子惋惜却不会如今日这般为难,有心无力。

    润福管家悄然退了出去。

    春日的夜,风有些冷,一股迎面而来,冻得他激灵了一下,他忍不住裹了一下袖子,下意识的回头瞧了一眼白月辰。

    白月辰依旧坐在书岸边上,背脊微微弯曲,整个人看起来萧索而灰败,没有半点生机,连番打击,已经让他不堪负荷,可若要他放,他却又放不下。

    润福管家眸中一抹心疼闪过,花白的眉毛微微皱起,等眼眸垂下的时候,一缕幽光从中迸射,一闪即逝,快的让人无法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