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宠爱成瘾:萌妻不好惹 > 第486章 我会不会死

第486章 我会不会死

作者:两边之和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la ,最快更新宠爱成瘾:萌妻不好惹最新章节!

    “叶子姐?没弄错吗?”乐果橙惊讶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怎么会是她呢?果橙的脑子里很乱。

    姜别缓缓摇头,他也想是弄错的,但很可惜不是。

    乐果橙半天说不出话来,她怎么也无法将那个英气飒爽的朱叶和纵火犯联系起来,而且还是冲着她来的。

    “动机,她的动机是什么?”她们无冤无仇呀,而且还一起逛了两三次街了,对彼此的印象很好,怎么她就突然放火烧她家花店?而且听姜别的意思,朱叶是想烧死她的,只不过阴差阳错被她逃过一劫。

    姜别眉头紧锁,“这就是令人费解之处。”他也想不到她的动机是什么。

    虽然不知道朱叶的动机是什么,但乐果橙相信姜别,更相信他的判断,既然他说是朱叶,那朱叶肯定不无辜。“姜别哥哥,我会小心的。”

    她是真有些怕了,夏莞尔虽然疯狂,但疯狂在明处,好防备。朱叶却------一边跟她做朋友一边算计着要弄死她,她还一点端倪都没看出来,这心思隐藏的也太深了点!细思恐极!

    乐果橙一直觉得自己聪明,现在却产生了深深的怀疑,跟朱叶比,她这点小聪明根本就不够用啊!

    “别怕,我会保护好你的。”姜别摸着乐果橙的头发,十二分的宠溺,转而眼底却闪过冷光,无论什么原因,都不是她伤害乐果橙的理由!

    朱叶看着自己绑着白色绷带的右手腕,目光冷得像北极的冰山。天时地利她都算到了,唯独没算到人。她眸中闪过懊恼,半张脸隐在光影里,若隐若现。

    铃声就是在这时响起的,在寂静的室内显得格外突兀,朱叶看了眼上面的来电显示,还是接了电话,“喂,孟桥,这么晚了,有事?”语气平淡,还平常一样。

    孟桥靠在墙上,“叶子,你现在在哪?”

    朱叶,“在老家。”

    “你说谎,我刚给你家打过电话了,你哥说你并没有回家。”孟桥毫不客气的揭露。

    朱叶顿了一下,“在半路,还没到家,我想给他们一个惊喜,所以没告诉他们。”

    孟桥的脸上极快的闪过什么,咬牙,“叶子,你在帝都?我告诉你千万别做啥事,姜别------你真的要弄得咱们以后连面都不能见了吗?”一副很着急的样子。

    “什么帝都不帝都的,我怎么可能在帝都?你说的什么,我听不懂。”朱叶试图装傻。

    “叶子!”孟桥猛地提高了声音,“你怎么就不懂呢?姜别对你没有任何好感,就算你杀了乐果橙又怎么样?还会有张果橙李果橙,而且姜别那个人你还不了解吗?如果他知道是你,不会对你手下留情的。”

    朱叶看了眼自己的右手腕,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

    “------他若是喜欢你,早就下手了,当初他就坚持把你调出队,是我——”他顿了一下,“是我力保你的,可是你难道没有发现,那之后他就不怎么和大家一起执行任务了?他不喜欢你,对你没有任何男女之情。”虽然残忍,可是孟桥还是说了出来。

    “闭嘴,你闭嘴!”朱叶失声尖叫,“我他妈的不要你管,我他妈的让你闭嘴。”

    孟桥闭了闭眼,复又睁开,眼里闪过一抹痛苦,“叶子,收手吧!你不知道姜别------”他是多么恐怖的存在!

    虽然曾是队友,虽然曾经并肩作战,可是孟桥深知,姜别的武力值完虐他们所有人。对于他的底细,他所知道的也不过是冰山一角。

    诚然,这样强大又神秘的姜别是非常吸引人的,他也知道朱叶是为了姜别才拼命进小队的,虽然她的情绪控制的很好,但他还是一眼看出了她的爱慕。那眼神,那小女儿娇态,他能不熟悉吗?

    在叶子痴恋着姜别的同时,他何尝不是暗恋着她?看着自己心爱的姑娘追随着别的男人的身影,他心里能好受吗?

    孟桥还想再劝,那边朱叶却挂了电话,孟桥看着被挂断的电话苦笑不已,他在想:要不要给姜别打个电话?脑中两个小人激烈的作着斗争,最终颓然的垂下了手臂。

    而朱叶则刷的一下拉开窗户,狠狠的吸了一大口气。

    窃听了整个对话的姜别和秦征对视一眼,怎么也没想到原因居然是这个。

    别说姜别了,就是旁观者秦征都觉得莫名其妙,别说产生感情了,姜别和朱叶连话都没说过几次好么?他仔细回想,那个时候的姜别是什么样子的?他像一把冷峭的剑,锋利是对着敌人也是对着自己的。

    一张冷脸,拒人千里之外的姿态,别说是女孩子了,心理稍差的男人都不敢和他说话。总之是一个和现在完全不同的姜别。

    “你有什么打算?”迟疑了一下,秦征仍是问。

    姜别没有说话,半天才开口,“朱叶不会那么容易就离开帝都的,你找人看死她,直到她离开为止。”当然为了稳妥起见,他也是会让人盯着她的,“若是她再------你知道该怎么办吧?”他看向秦征。

    秦征点头,“我知道。”

    当天晚上,乐果橙又做噩梦了,她被姜别叫醒,发现自己的睡衣都湿透了。整个人仰望着天花板,眼睛半天都不眨一下。

    “乖宝!”姜别担心坏了。

    “姜别哥哥!”乐果橙的声音里似乎还残留着梦里的惊骇,“叶子姐,朱叶,她的左手拇指上是不是曾戴着一枚戒指?四叶草造型的。”不过后来听说丢了。

    姜别皱着眉头,“是,很久前见她戴过。”察觉到她的情绪不对,“怎么了?”

    乐果橙打了个冷战,“我看到撞我的人是谁了,她戴着墨镜和口罩,我看不到她的脸,可我看到她握着方向盘的左手拇指上戴着一枚戒指,四叶草造型的。”四叶草又称幸运草。

    “梦里那个开车撞你的人?”姜别问。这个梦乐小橙已经说过一次了,她说她梦见自己被人开车撞死了,他以为那是因为夏莞尔,现在看来应该不是,这应该不仅仅是个梦,而是一种警示。

    不然怎么解释那枚四叶草造型的戒指?

    “姜别哥哥,我要是死了怎么办?”乐果橙突然问。

    问的姜别一怔,问的他整个神情都为之一变,“不会的,你不会死。”只要有他在,谁也别想动她一根汗毛。

    “哦!”乐果橙随口应了一声,显然没走心,也没当一回事。

    姜别心烦意乱,强调说:“你会好好的!”他扳过她的肩膀,看着她的眼睛,认真而坚定的说。

    乐果橙像从梦中醒来一般,茫然的眼神落在姜别的脸上,然后整张脸都贴在他的胸前,“姜别哥哥!”

    她在想:上辈子除了那一次,她和姜别根本就没有交集,更加不认识朱叶,而且已经落魄至斯了,哪里又值得朱叶冒险开车撞死她的呢?

    究竟是为了什么?她一直以为是程雅找人撞死她的,现在看来不是。原来上辈子居然有那么多的谜团啊!

    姜别抱着这样的乐小橙,心疼坏了,也满心的戾气。他的乐小橙应该是爱笑无忧快乐的孩子,谁让乐小橙不开心了,他就要谁的命。

    可是很快秦征就被打脸了,他只不过是慢了半步,朱叶就退房消失了。帝都说大不大,说小也不算小,朱叶有心要躲,就算是他,一时半会也找不到的。气得他猛捶桌子,却无济于事。

    姜别并没怪他,而是一边调人手,一边加强对乐果橙的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