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我的老千之路 > 第024章 错怪

第024章 错怪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la ,最快更新我的老千之路最新章节!

    第024章  错怪

    傅无意笑道:“有多少人想要这一个亿呢……”

    一番意味深长的话说完,傅无意起身就离开了。

    我不知道傅无意怎么会突然跟我说这些,给人的感觉就好像要发生什么大事儿一样,傅无意在对我进行教导和暗示。

    “喂,那你到底答不答应呀……”我对着傅无意喊了一句。

    傅无意背对着我摆摆手:“医院不要大呼小叫的,你看看自己的黑眼圈,回病房好好睡一觉吧……”

    傅无意没有拒绝,我就当她是默认了。

    我没有去找莎莎的病房,因为这一松懈下来,感觉脑袋都是晕乎乎的。

    手腕儿上已经上了药但还在烧呼呼的,不过这并不能影响到我现在极致的困乏。

    我拿着几张票据去找了护士,护士给我安排了一张床位。

    又跟田开明嘱咐了几句,让他先带他家人去找个酒店住下,一切等我睡醒再说。

    田开明虽然一直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但最后还是没多说什么。

    我知道田开明很纠结之前我跟他说的,让他的家人交给我来安排,让他切断和家人的联系,可我必须这么做,为了我的安全,也为了田开明家人的安全。

    倒在病床上,感觉都要和世界脱离了。

    闭上眼就觉得自己迷迷糊糊的,很快就睡了过去。

    睡到中午的时候,我自己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感觉鼻子里都塞着什么东西一样,而且我能迷迷糊糊听到自己打鼾的声音。

    这是一种非常奇妙的体验,只有人困乏到了极点的时候才会这样。

    我不知道我多久没有睡过一次安稳觉了,但很奇怪的是在医院这一次,我睡得非常安稳。

    我还没睡醒就被人推了一下,努力睁开眼一看,来的人让我大吃了一惊。

    我没想到……居然是侯天白。

    一看到侯天白,我感觉瞌睡立马醒了一大半。

    我清楚地记得昨晚我找他求助,他是一副怎么样的态度。

    他找我的时候,我尊敬他是前辈,尊敬他是慕哥的朋友,所以才会出手帮忙……

    现在,呵呵……

    侯天白把一袋水果放在病床边上,然后拉过一张椅子坐了下来。

    我蹭起身,一句话也没说,冷冷地扫了侯天白一眼。

    下意识用左手去口袋里摸出香烟,侯天白淡淡说了一句:“医院里是禁烟的……”

    我冷笑道:“禁烟也不是你该管的,你是这儿的人么?”

    侯天白沉默。

    我自顾自点燃了一根香烟,没有顾忌到病房里还有其他病人。

    我看到那些病人都用一种忌惮的眼神看着我,这才发现这个病房的人不是老人就是女孩子,都是胆小不敢说话的。

    我咬了咬牙,刚刚点燃的烟,赶紧又掐灭了。

    侯天白望着我,沉声说了一句:“我知道你觉得我昨晚没有出手,你很生气……”

    我冷冷说道:“我也知道你这种过河拆桥的行为,让我心里很不舒服……”

    侯天白忽然笑了:“过河倒是过了,但我可没拆桥……不然你觉得为什么昨晚三更半夜在一个木材厂会有警察出现?”

    侯天白的话让我一愣:“什么?那……那帮警察……”

    侯天白沉吟了一声:“所以还需要我多做解释么?我只想告诉你,我确实有不能见巧儿的理由……”

    这一刻我忽然觉得自己是错怪侯天白了,不,确实是错怪侯天白了,没想到他果然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

    我就说昨晚怎么那么不对劲,半夜三更会有警察去木材厂搜什么东西,原来这一切都是侯天白的杰作。

    他不能见侯天巧,所以才会想到这个法子来帮我。

    不过也确实是侯天白帮了大忙,要不是那帮警察及时出现,那我输给侯天巧就是迟早的事儿……

    一旦真的输了,后果不堪设想。

    “白哥……我……”

    一瞬间,肚子里憋着许多话,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一刻感觉自己的脸有些发烫,觉得自己有时候是不是嘴太快了,态度表现得太明确了?

    侯天白摆了摆手,看着我的手腕儿,问道:“你的伤,是烫伤的?”

    我嗯了一声。

    “是巧儿干的?”

    我又嗯了一声。

    “那这伤是你赌输给她的,还是……”

    侯天白的话没问完,但我也知道他想问什么。

    我把昨晚的事儿详细地告诉了侯天白,侯天白听完之后眉头一皱。

    侯天白忽然沉默了,我看到他一只手习惯性地想伸到口袋里拿烟,但摸到口袋的时候估计想起了这是在医院,又缩了回来。

    侯天白叹道:“没想到时光荏苒,连巧儿也变了……”

    其实我很想问问侯天白,到底有侯家有什么恩怨情仇,为什么会离开侯家,又为什么不能和侯天巧见面……

    可我这个人就有这样一个毛病,心里很好奇的事儿,却不喜欢去刨根问底,我觉得人家想说的肯定都会告诉我,不想说的问了也没用,还容易引起别人的反感。

    侯天白忽然站起身,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好好休息,尽快离开牡丹江吧,我也要走了,后会有期!”

    “白哥!”

    侯天白刚准备离开的时候,我忽然叫住他。

    侯天白站定脚步,回头望了我一眼。

    我深吸了一口气,问道:“这一次,慕哥来了吗?”

    侯天白愣了一下,然后十分果断地摇摇头:“我几乎不会骗人的,他没有来!”

    说完,侯天白也不想多说什么,快步离开了病房。

    我的心里很乱,我有一种严重的预感,在薄荷茶楼的赌局,慕哥一定是参与了的,只是我没有证据,也根本不知道当时如果慕哥真的在场,他伪装的人是谁……

    我也忘了问傅无意,到底是发现了什么细节才会觉得我和慕哥联手骗她?

    忽然觉得烟瘾犯了,蹭起身,下了病床,然后走到安全通道的楼道里准备点烟。

    这个时候,习惯性地点燃香烟,掏出手机,才看到手机居然有四五个未接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