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我的老千之路 > 第239章 绝对遵从

第239章 绝对遵从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la ,最快更新我的老千之路最新章节!

    第239章  绝对遵从

    揣好了手机,望着车窗外快速倒退的街景,思绪也跟着翻涌起来。

    一路上,我不断地想着今晚的赌局,想着今晚发生的一切……

    我不知道今晚的残忍场面会在我的脑海中盘旋多久,可我知道,以后当我回忆起我走过的老千之路,今晚都必定是我无法磨灭的一段梦魇……

    通过今晚的局,我也更加深刻的体会到了一直坚信的道理,这个社会,看实力,靠自己,不能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别人的身上。

    车子最后停在了一家巴蜀味的火锅店外面。

    下车的时候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了,不过看火锅店外面停的车还有里面的喧闹声,生意还是很火爆。

    我们一行人走进去,有一个黑衣男人从里面迎出来,道:“小姐,已经订好了包间了……”

    “嗯……”

    站在店门口就闻到一股浓烈的火锅味道,此时我的胃都开始叫唤了,心想不管今晚的饭局安全不安全,先把胃填饱了才是最重要的。

    不过在进去之后,上了二楼,侯天巧就指着一个包间道:“你跟我去那儿……至于你的保镖,就让他们去另一个包间……”

    侯天巧这么一说我立马有些警惕起来。

    要知道我现在身边就这么一个田开明,而侯天巧身边就说不准还藏着多少人了。

    之前来这里的时候也没有跟吴南交涉,早知道应该跟吴南说一声……现在想想还有些后悔。

    “怎么,你难道连我一个女生都怕?林峰,你做事儿这么谨慎的么?”侯天巧见我正在犹豫,笑着调侃了一句。

    我沉吟了一声,拉过田开明,低声在他耳边道:“包间门不要关,摔杯为号,要是听到动静,立马过来……”

    “好的,林峰!”

    田开明点点头答应了,虽然我让他叫我林峰,可他一口一个林峰,还是让我心里有那么一些……说不出来的不自在感。

    “去吧!”

    田开明跟着几个黑衣人去了隔壁的包间,而侯天巧带着我去了眼前的包间。

    进入包间,才发现锅底,盘菜都是已经准备好的,坐下就可以直接开整。

    我没有把门关死,留了一道缝,能随时让里面的动静更精确地让田开明听到。

    侯天巧坐在了靠窗的位置,见我坐下,就开始动筷子了。

    可我刚准备动筷子,门被人推开了。

    回头一看,居然是田开明。

    “林峰,你能出来一下吗?”田开明面色有些奇怪地看着我。

    我心想难不成隔壁的包间有什么不对劲被田开明发现了?

    我没有在意侯天巧的目光,起身就出了包间。

    田开明把我拉到了一边,低声问道:“今晚你跟这个侯千金是不是敌对的?今晚真的会有情况发生么?”

    田开明一番话让我摸不着头脑,我相信他虽然一直不说话,但今晚的情况还是能看出来的。

    可是他问出来就让我觉得有些奇怪了。

    “为什么这么问?”我问了一句。

    田开明面色有些尴尬地道:“那几个哥们叫我吃东西……我想要是你跟这个侯千金今晚要敌对,我就不动筷子了,要是你们仅仅只是吃个火锅,那我想跟他们喝两杯……”

    田开明舔了舔嘴唇,我估计肯定是侯天巧在另一个包间里准备了好酒,让田开明按捺不住了。

    不过对于田开明这个想法,我真是有些哭笑不得……

    “东西可以吃,但是……我只说一句,喝酒误事……你自己斟酌吧!”我拍了拍田开明的肩膀。

    田开明点点头,又走进了包间。

    不过田开明的态度让我非常满意,他对我越遵从,我就越是觉得我的钱花得值,就算再多花一半的钱我都心甘情愿,这样绝对服从的保镖,身手又那么变态,是真的不好找啊。

    回到了包间,见侯天巧一个人吃得热火朝天了。

    她不停地用手扇着嘴边上,大口呼气,还开了一罐王老吉咕噜噜往嘴里灌。

    “辣死了,辣死了……你们四川的人,怎么都喜欢吃这种东西?”

    “四川的?你怎么知道我是四川的?”

    听起来简单的一句吐槽,可我却觉得有些不对劲。

    按理说在我没见到侯天巧之前,侯天巧也不知道今晚跟她赌的是什么人,而且我跟她从来没有过交集,她怎么知道我是四川的?

    再说,我说话有川普的口音么?绝对没有!

    我不得不警惕起来,难不成有人给侯天巧透露了什么?

    侯天巧愣了一下,笑道:“你说你想吃火锅,难道你不是四川的么?”

    “谁说只有四川的才喜欢吃火锅?”我笑了笑,意味深长地看了侯天巧一眼:“有些话……我就不明说了……”

    我知道就算问,也肯定问不出来,索性就故作深沉地跟她说一句,让她也摸不准,让她感觉我已经知道是谁给她透露的一样。

    果不其然,侯天巧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惊讶,然后笑道:“我觉得你们四川的应该很喜欢吃这种口味,你试试……”

    侯天巧指了指沸腾的锅里,我拿起筷子,开始夹菜。

    一边夹菜我一边道:“侯小姐还是挺个性的,一个小女生,槟榔加烟,会喝酒么?”

    既来之,则安之,我不知道侯天巧找我来吃饭的目的是什么,但我还是表现出一副轻松的姿态。

    侯天巧嘿嘿一笑,不知道从哪儿直接摸出了一把槟榔,噼里啪啦就往桌上一放,道:“这绝对是好东西啊……尤其是上赌局的时候,它能让你无比放松,你没吃过么?”

    我摇了摇头,夹了一块毛肚放嘴里。

    毛肚一吞下,我才道:“侯小姐只是单纯地想请我吃顿饭么?还是有什么其他的事儿要说?要不你就开门见山吧,真的,大家的时间都挺宝贵的……”

    侯天巧嗯了一声,道:“林峰,我怎么总感觉你的防备心那么重呢?”

    “侯小姐的防备心难道不重吗?不重的话怎么会让我朋友去隔壁的包间?”

    侯天巧道:“只是有些话不想让别人听到而已……”

    “那是什么话?”我又一次问道。

    侯天巧直勾勾地盯着我,气氛变得沉寂压抑起来。

    许久,她才开口道:“你认不认识……侯天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