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我的老千之路 > 第053章 琛哥

第053章 琛哥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la ,最快更新我的老千之路最新章节!

    第053章  琛哥

    开赌场,麻将馆,茶馆这个事儿,怎么说呢,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这个中年男人看起来挺可怜的,但是究其原因,还是他自己要赌。

    我在老家的时候也经常听说一些赌博让人倾家荡产的事例,但最大的原因还是赌徒控制不住他自己的心魔。

    不管有再多的理由,愿赌服输,自己要赌能怪谁?

    我暗叹了一口气,说道:“只是可怜了那个无辜的小女孩儿了!”

    玲姐也有些惋惜:“谁说不是呢,所以啊,小林,你在这里上班你可以看到很多这样的例子,但是姐姐劝你一句,千万不要去沾惹,离赌远一点!”

    “我知道!”

    对于玲姐的劝诫,我很感激,虽然她可能也只是随口那么一说,但这种油然而生一种亲切感。

    我和玲姐就在厨房吃了面,吃完之后,她就和我一起去外面大厅,早上冷清,没什么人,我就坐在大厅里无所事事。

    忽然听到角落里的纹身男叫了我一声:“新来的小子,你过来一下!”

    刚刚我亲眼见识到这个纹身男的阴狠,对于这样的人,我心里还是有些害怕的,所以不敢有什么违拗,赶紧走过去:“琛哥,有什么吩咐?”

    琛哥,我也是听那个大熊这么叫的。

    我站在他面前,桌子边其他三个男人的目光也投在了我的身上。

    琛哥叼着烟,上下打量了我一眼:“新来的,叫什么名字?”

    我急忙道:“李……林峰,我叫林峰!”

    紧张之下,我差点说出了原名。

    “林峰是吧?小子……来,我和你玩儿一把!”琛哥洗了洗手里的牌。

    我有些惊讶,和我玩儿一把?一时间,我心里害怕,不会是看我是新来的,就想坑我的钱吧?

    我急忙说道:“不了,不了,琛哥,我没钱!”

    其他几个男人都笑了笑,琛哥却好像没听到我的解释一样:“玩儿法很简单,咱们一人抽一张,要是你输了,你去给我买包烟,我输了,我请你抽一包!”

    我心里松了口气,原来只是想贪一包烟钱啊,我是新来的,和这里的人打好关系是必须的,于是我道:“不了不了,琛哥,您抽什么烟,我去买一包就是,算我请你的!”

    琛哥听完笑了,旁边的刀疤脸也是笑道:“看来,这新来的小子挺上道啊,比黄家乐那小子好多了!”

    这时,我才注意到,在刀疤脸旁边的其中一个男人,好像就是刚刚把黄家乐扶着出去的其中一个。

    琛哥却摆摆手:“那怎么行,来,咱们一人抽一张!”

    说着,琛哥把一副牌递到我面前,我愣了一下,心想,无所谓,就算输了也不过是一包烟钱,就当我和这些人拉拢关系了。

    我伸出手,抽了一张,翻过来,是张K。

    琛哥也快速抽了一张,是张10,他二话不说从口袋里掏出一百出来:“你赢了,小子,买两包芙蓉王,一包是老子请你的,一包是帮我买的!”

    一时间我有些惊讶,虽然一包烟钱不是很多,但我没想到这个琛哥这么爽快,说一不二,真的要请我。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敢接过他手里的钱,想要安稳的在这里待一个月,这点眼力劲还是必须有的。

    我必须要讨好这些人,万一遇到什么事儿,说不定还有需要帮忙的地方。

    我摆摆手,十分恭敬地对琛哥说道:“琛哥,今天是小弟来这里上班的第一天,以后说不定还有很多需要各位哥哥教我的,今天算我请各位哥了!”

    以前的我,说不定很心疼这些钱,可是我现在才真的知道,想要在这个喧闹的都市生存下去,关系,实力,真的很重要。

    我说完快步走到吧台,问玲姐有没有烟,玲姐说有,我就在吧台买了四包芙蓉王,给了那几个哥一人一包。

    四包烟散发出去,四个人脸上都是有些满意,刀疤脸点头道:“不错,不错,小子很上道!”

    因为四包烟的缘故,我也是胆子大了起来,站在一边看他们玩儿牌。

    他们并没有筹码,只是四个人随便玩玩儿。

    一开始那个刀疤脸没有参与,是其他三个人在斗地主,后来刀疤脸也加入了,四个人玩儿起了干瞪眼。

    我也通过他们之间的彼此交谈,了解了那个刀疤脸叫刀子,刀疤脸边上那个叫强子,强子对面的那个男人叫杜三。

    这几个好像都是麻将馆的人,不过……在我的认知里,麻将馆只需要服务员和吧台收银就行了,这些人在麻将馆里是负责哪一方面的?

    难道是木鱼哥养的打手,就是生怕有人闹事儿?

    一上午的无聊时光过去,他们玩儿了一上午,我也看了一上午。

    玲姐一直在吧台玩儿手机,我也时不时走过去跟她随便说两句。

    直到中午的时候,玲姐让对面木桶饭给我们送吃的来,每人一份木桶饭,虽然只是木桶饭,但绝对是我来城里之后吃过最好的一顿了。

    午饭过后,麻将馆开始陆陆续续来客人了。

    那四个人也是分别在不同的牌桌上,陪着一些客人玩儿牌。

    而我,则是在玲姐的吩咐下给客人们端茶递水,时不时还去外面跑腿儿。

    下午两点多,太阳火辣辣的,可麻将馆忽然走进来一个穿着非常奇怪的人。

    其实他的穿着并不算奇怪,只是在这毒辣的太阳之下就显得奇怪了。

    这是一个三十五岁上下的中年男人,戴着一顶爵士帽,帽檐下搭着一副墨镜,穿着一身黑西装,左手杵着黑色拐杖,右手提着个银色的大皮箱。

    这么热的天,他穿一身黑,还这么厚,不热么?

    黑衣男人走进来之后,把帽子直接放在吧台上,一个干练的大背头,往吧台边不远的一张小桌子上一坐。

    玲姐刚刚招呼完一桌客人,回来就看到这个男人,直接对我道:“小林,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去给刘先生泡茶!”

    我赶紧跑去泡茶,转身的时候就听到那男人淡淡问道:“新来的?”

    玲姐十分客气地道:“是啊,今天才来的!”

    男人只是嗯了一声,没说话了。

    我感觉这个男人是常客,而且……他的穿着和说话方式,这绝对不是一般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