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秀才家的俏长女 > 第七百二十五章 小心思

第七百二十五章 小心思

作者:隽眷叶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la ,最快更新秀才家的俏长女最新章节!

    郑大牛一家如期到达京城,快三年没见,郑大牛比当年精神多了,郑母看着也不再病歪歪的,显然调养得很不错。

    十二岁的郑小倩也渐渐长开,不再是那个瘦骨伶仃面黄肌瘦的小姑娘了,只是依然显得有些腼腆。

    郑大牛的新妻子是柳氏族里和离的归家女,名叫柳如眉,在苏云朵穿越之前就已经出嫁,她和离回归葛山村的时候,苏云朵一家已经来了京城,故而苏云朵对柳如眉还真没什么印象。

    不过柳如眉对苏云朵一家却记忆犹新,据说她还曾经跟着宁氏尝过几日绣活,而她当日出嫁时候的嫁衣还是宁氏教她绣的。

    苏云朵让府中大管家安排郑大牛一家人在镇国公府的后街暂时住了几日,一是让这一家老的老、小的小能够稍事缓缓长途跋涉的辛苦,二也是因为有事需要与郑大牛细谈,需要些时日。待她与郑大牛进行过交流,让郑大牛对她手中产业有个基本的了解,也好让她看看这几年来郑大牛的成长,才好给郑大牛做个定位,再安排这一家的去向。

    这个过程说起来并不难,却也让苏云朵动了许多脑筋。

    经过几日相处,苏云朵觉得郑大牛这三年的确长进不少,更让她欣喜的还在于去年她写信回去只是提了一些有关水上种植似是而非的理念,郑大牛和张忠就在葛山村的人工湖上琢磨着在水上种出了几种蔬菜,据说比在地里种出的蔬菜更水灵更鲜嫩。

    “因为没有经验,光能浮在水面上的那个浮床都试了许多种,期间闹了许多笑话,试了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才试成功浮床。

    在种植的时候又闹了不少笑话,最大的笑话就是直接将种子散浮床上,结果种子全漏进了湖里,后来用移栽的方式先在陆地育好苗,再次菜苗移到浮床。

    只是试了快一年也只试着在湖面的水床上种出了空心菜、水芹菜和慈菇。”说完郑大牛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虽说郑大牛说得风轻云淡,甚至时不时还嘿嘿地自嘲两声,苏云朵却明白期间必定吃不了不少辛苦。

    既然能在葛山村试种成功水上蔬菜,那么来这个相对可以算是南方的京城,水上种植的成功率应该更高。

    苏云朵这个水上种植可不仅仅只是蔬菜,还有花卉和药材,她心里已经有了些基本的思路,如今有了郑大牛的加持,成功的可能性就更高了。

    郑大牛被苏云朵如此这般点拨之后,顿时觉得茅塞顿开,只在城里住了几日就待不住了,主动向苏云朵提出要早日去庄子里。

    苏云朵倒也没有刻意挽留,毕竟她让郑大牛来京城为的就是忙合理利用好手中的资源。

    这次随郑大牛一同前来京城的还有两个十五六岁的小子,两人是堂兄弟,都是郑大牛的远房堂侄子,大些的那个叫郑幼斌,今年十七岁,一个叫郑海斌,今年十五岁。

    随着人口的增长,犀牛村的水面渐显不足,偏这两小子家里兄弟多,两人既不是长又不是幼,在家里上不上下不下的,最终只得被家人打发出去找事做。

    可是他们生在犀牛村长在犀牛村,从小接触的就是水和鱼,并不会做其他的农事,在外面跑了不少日子,最后连饱腹的活都找不到,最终还是家里长辈想到了在葛山村为苏家打理人工湖的郑大牛。

    郑大牛在葛山村虽说大小算是个管事,说白了也不过只是个长工,他手上的确也有些用人的权限,可是也仅仅只有偶尔请个短工的权力,像这种想要长期留下来做工的,郑大牛是没有权力的。

    郑大牛有些为难,最终还是新娶的媳妇柳如眉提了建议,让他直接去找孔老大夫问问,能成最好,不能成,他也算对村里人有个交待。

    郑母对柳如眉的建议十分赞同,若是村里其他人找上门来,郑母自是不会多这个嘴的。

    只是这两家在郑父病世,郑母病重之时,伸手帮过他们。

    于是郑大牛找到代苏家行使管理之责的孔老大夫,与孔老大夫说了这两小子的情况,只说这两小子想来在葛山村做事,却也没多说其他的话。

    苏家的这个人工湖一直比较缺人手,既然这两小子来自犀牛村,孔老大夫自是欢迎的,不过还是让张忠出面考察了这两小子。

    经过张忠的老家,发现这两小子虽说年龄不大,不但水性很好,对养鱼养虾也很有些想法,反正苏家的湖面也正需要人手,于是就将这两小子留了下来,跟在郑大牛身边养鱼种菜,还真是做了许多事帮了许多忙。

    这次苏云朵写信回葛山村要人,郑大牛索性就将他们一起带来了京城。

    至于葛山村那边,有张忠在,又有今年刚从犀牛村招的人手,倒也不会缺人手。

    在将郑大牛一家送去“荷园”安置之前,苏云朵与郑大牛、郑幼斌还有郑海斌重新签订用工合约,这次三人签订的都是长达十年的合约。

    双方签订合约之前,郑大牛看着苏云朵数次欲言又止,想必是有些自己的小心思。

    苏云朵将郑大牛这一番欲言又止看在眼里,心里对郑大牛的小心思也有些猜测,想必多半与柳如眉和郑小倩有关,于是特地将郑大牛的合约放在最后。

    果然待郑幼斌和郑海斌签好合约离开之后,郑大牛很有些忐忑地看着苏云朵道:“苏姑……哦,大太太……大太太,小的有个不请之情,想替小倩在大太太身边谋个差事。”

    郑大牛终于将自己的小心思说出口,倒是让苏云朵松了口气,在此之前苏云朵想过如何安置郑小倩,留在她身边侍候只怕有些不可能,毕竟她身边侍候的人都是卖了身的奴婢,但是她手中的产业多,要给郑小倩安排个合适的差事并不难。

    但是如果郑大牛不提,那么她也只能遗憾地让郑小倩跟着郑大牛去“荷园”安置。

    既然郑大牛提出来,苏云朵略作沉吟道:“在我身边侍候只怕不妥,我身边都是卖了身的,总不能让小倩落入奴籍,倒是可以让她跟着紫苏去‘云裳’当差,不知你们可愿意?”

    郑大牛微微一愣,他自然是认得紫苏的,那可是苏云朵身边最早也是最受苏云朵重用的婢女,让郑小倩跟着紫苏当差也算是对得起郑小倩。

    可是紫苏到底只是个婢女,郑小倩跟着她真能学到他们希望郑小倩学的东西吗?

    倒不是郑大牛心太大,既然一家人背井离乡来京城奔前程,自然希望儿女都有个好归宿。

    只是郑小倩已经十二岁了,能给她学习的时间并不多,想要谋个好姻缘,跟在苏云朵身边自是再好不过的事。

    他在葛山村的时候就听说过紫苏原本就是镇国公府的家生子,为何成了苏云朵的婢女,却并不是十分清楚,但是紫苏能成为苏云朵面前的第一得用的人,最终被苏云朵委以重任,必有她可取之处,可是比起苏云朵来,别说是郑大牛,任谁也明白这两人之间的差距。

    可是苏云朵已经明确说明她身边侍候的婢女都是奴籍,难道就因为让郑小倩跟在苏云朵身边就让郑小倩落入奴籍不成?

    可是让郑小倩跟在紫苏身边当差,郑大牛的心里还真是有些不甘心。

    苏云朵自是看出郑大牛心里的纠结,对于郑大牛的小心思她也并反感。

    若是郑大牛一点儿都不为郑小倩考虑,那她还真对郑大牛有些失望呢,对于郑大牛的纠结,她也能理解,自然也就不会催促郑大牛马上做出决定,反正郑大牛他们明日才会动身去“荷园”,倒不如让他回去与老娘女儿商量再做决定。

    苏云朵以为郑大牛一家至少也要考虑商量一两个时辰,没想到她刚回到啸风苑没多久,郑小倩在郑母和柳如眉的陪同下来到啸风苑,表示愿意跟在紫苏身边当差。

    郑母和柳如眉的眉宇之间似还有些迟疑,小姑娘的态度却十分坚定。

    看来这小姑娘看似柔弱腼腆,骨子里却很有几分决绝,倒是让苏云朵高看了她两分,而紫苏则拉着郑小倩去一旁说话了。

    这两人自是认识的,虽说在葛山村时相处的时日不多,说起来郑小倩刚到葛山村的时候,紫苏也是提点过她几次的。

    既然郑小倩有了决定,苏云朵自然乐见其成,将一份早就拟好的合约交给郑小倩:“既然小倩想好了,那咱们就这样决定了。来,你们一起看看这份用工合约。若是没问题小倩就在这里签字画押按手印。

    明日放小倩一日假,先送家人去‘荷园’安置,也认认新家的门,从后日开始跟在紫苏身边当差,每旬一日假,每月可以聚在一起歇息,具体的歇息时间需紫苏认可。”

    郑小倩连连点头,这份合约她倒是认认真真一字一句地读给郑母和柳如眉听,这两人都是不识字的。

    待郑小倩读完这份合约,郑母的眼里已经涌上了泪花,而柳如眉看向苏云朵的眼里满满都是感谢。

    这虽说只是份五年的用工合约,只要郑小倩不犯错,五年合约到期,可以优先续签。

    也就是说五年后,郑小倩若愿意继续留在“云裳”,苏云朵依然会给郑小倩提供工作机会。

    “请主子放心,我定然好好跟着紫苏姐姐学习,绝不会让主子失望。”待签下自己的名字按下手印,郑小倩郑重其事地看着苏云朵表决心。

    苏云朵嫣然一笑,伸手摸了摸郑小倩的脑袋,让她们三人先回去收拾,明日一早她亲自带他们去“荷园”安置。

    郑大牛一行到达“荷园”,瞬间被“荷园”给震住了,他们原先只以为在京城近郊就算是湖,最多也不过只是个塘,也许都没有葛山村那个人工湖一半那么大,却没想到这个湖与葛山村的人工湖比起来似乎更大,风光也更美。

    苏云朵今日过来,除了安置郑大牛一行,还要往蔬菜庄去一趟,故而她没让郑大牛几个有太多的时间来震惊,先将一行人带到住处,让随她同来的白葵、紫月帮着郑母和柳如眉归置行李,她自己则带着郑大牛、郑幼斌、郑海斌三人与这个庄子的庄头与各处管事碰头。

    这个庄子不缺会养鱼的人,可是此前这个庄子养的多是观赏鱼,比起郑大牛叔侄三人要精致是多,对苏云朵来说并没有太大的用处。

    在来“荷园”之前,苏云朵自是与郑大牛进行过必要的沟通,这次的碰面说起来就是一场阳春白雪与下里巴人之间的碰撞,自然是火花四溅。

    郑大牛叔侄虽说是初来乍到,却因为深知苏云朵对这个庄子的期待,处处都与苏云朵的理念相契合,就算一时间没能彻底压倒原来的这些管事,可是他们在水上管理方面的丰富经验,丝毫不显下风,甚至还有稳压一头的趋势。

    虽说如此,苏云朵作为主子自然要出来表明立场。

    只见她冷冷地扫了大家一眼,缓缓开口道:“我与世子前些日子过来的时候,已经与各位交待过此事,可是让人失望的是,你们并没有深刻领会。

    今日我再重申一次,‘荷园’不再是以前的那个赏荷庄子,你们也不再是大长公主府的奴才。

    今日我再给所有人半个时辰的考虑时间。

    从严庄头起无论是谁,若不愿意留在这里继续当差,半个时辰之内来这里与我说,拿了各自的卖身契即刻离开。

    若是继续留在这里的,就请大家牢牢记住,以后就是我与世子的奴才,自当顺应我和世子的意思,听从我和世子的安排。

    今日过后若再有人拿之前大长公主府的行事方式行说嘴事,自当严惩不贷,届时可就别怪我与世子心狠手辣直接将人发卖去矿场当苦力。

    严庄头,你且去让人通知下去。只有半个时辰,大家各自考虑清楚!”

    苏云朵的话让所有的人面面相觑,这些人此前都与苏云朵打过交道,一直以为苏云朵比陆瑾康好相与,如今方知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半个时辰过去了,却不见一个人前来辞工,倒是让苏云朵有些惊讶了。

    她心里明白得很,这会没人辞工并不等于个个心服口服,不过除非他们一直收敛着他们的小心思,否则狐狸就会露出尾巴,总有杀鸡儆猴的机会!

    在离开“荷园”之前,苏云朵郑重地向严庄头和各位管事宣布:“郑大牛是水面养殖方面的专家,以后就是水面养殖的总管事,将受我与世子的直接管理,水面养殖方面的事全权听从郑大牛指挥。”

    说罢目光沉沉地扫了所有人一眼,令包括严庄头在内的所有人心里不由颤了颤,就算还有什么小心思,这会儿也纷纷收了起来,这个新主子虽说年轻还真不是个好忽悠的人。